吃火锅

天变的越来越短,看着原来的表,稍不注意,天就黑下来,随之而来的是降温。也许是气温引起的味蕾变化,每到这个时候,最想吃一次火锅。

虽然每个季节都能吃到火锅,可都不如冬天的火锅透,那是一种由内带到外的大汗淋漓,火锅吃到高潮,再优雅的人也忍不住去抹一把额头的汗水。

现在的火锅店越来越讲究,高案明几,处处透着装潢的高档,一样样的菜品精致的放在盘子里,似是满汉全席,吃火锅的感觉也荡然无存,吃不出那种火锅的烟火味儿,还有菜食混杂后的饱满味儿。

吃火锅的最佳地点是街巷深处的油腻小店,不讲究环境的优雅,只有菜量的实在,木炭在铜锅里发出亮黄的光,煮熟了锅里的羊下水,也温暖着围锅而坐的人。

高雅的火锅店,四座、八坐的桌子如谈判的桌子,推杯换盏如来往的条件和盟约,没有油腻小店里的温情,更不会有木炭铜锅旁的推心置腹。请知心的朋友吃饭,意在情而非食物的档高档低。

街巷深处的铜质火锅店已难寻,被电磁炉冲淡了生意,朋友的真情没处去温存,只能用电磁炉去将就,索然的汤,索然的料。

火锅也带上了时代的特征,电磁炉和不锈钢锅便成了火锅的锅,没有了烟熏,也没有了炭火的热;未来,如果火锅依然健在的话,会换成什么样的炉和锅?

眼前,还能找到一两个吃火锅的地方,没有大宴席的排场,却有三量知己的位子,桌小,却不易寻得一起吃火锅的知己,有锅里的羊肉,也有二两小瓶的白酒,酒肉各自下肚,心怀各自的心事,吐一字犹豫半天,出一言,思量许久,没有你一言我一语的畅快淋漓,更没有了畅言的爽快。原来,也有火炭融不了的心事。

与一人的餐相比,火锅的排场还是太大,没有一人一锅清新淡雅。倒不如小炉煮茶,享受水的温与柔,也享受着胸怀里的小舟扁扁。

茶,并不是一个习惯,是经事到一定程度自然出现的陪伴,有火锅的温情,却省却了火锅的热闹,留给人的是片刻的安宁。初品,微涩;再品,味甘生津,原来,心静了。

泡何茶?有帕莎的臻浩御普洱生茶。

吃火锅》上有4条评论

  1. wys

    现在流行“旋转火锅”,和自助火锅,吃过几次,价格不菲。捧场确实比较大,餐具也现代化(电磁炉为主),菜量上确实赶不上传统小店。但是人们的收入数字看上去很大,所以也不怎么心疼这个钱,可以理解为“通货膨胀”吧。

    回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