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一种修行吗?

一个陌生人从微信里给我发来一条信息,问我是否喜欢学习。我见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愣住了,这是一个什么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的背后一定还有“可以延伸的话题”。我回答,我喜欢学习。这次,得到了一个即将展开的清晰的谈话主题了,对方问我是否想要学习写作。 继续阅读

我的12.23元收入

从昨天下午开始,微信公众号里的一篇文章,莫名其妙的在不断增加阅读量。这篇文章只发了一张图片,看着不断增加的阅读量,我心里很不踏实,是不是我在后台误点了什么按钮而做了推广的业务呢?文章的内容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这是最闹心的地方。 继续阅读

当微信公众号有了收入

运营微信公众号,在后台有个“流量主”的连接,只要粉丝达到了500,就可以在文章里夹带广告了。恰好,我的微信公众号也达到了要求,试着通过了“底部广告”,第一天,赚了一分钱。钱虽少,可这也是一个突破。后面,每天陆续的有几块钱的进账,我粗略的算了一下,微信公众号的收入,足够抵消掉我每年的购书费用了。 继续阅读

长途大巴的记忆

翻一本书,在书页里夹着一张名片,那是以前乘坐大巴车时司机给的,上面有联系电话和车次时间信息。之所以会存着这张卡片,是因为我经常要乘大巴车到某地,那里没有其它的交通,只有大巴。有了这张卡片,提前打电话联系司机(中途上车,不用去车站)。 继续阅读

点赞的存在感

在一家新开的店里,只要发一个广告就可以送一条红烧鲤鱼,点赞数必须达到58个。老板说,鱼先吃着,等回家攒够了攒,发给她就行。结果,不到10分钟,集了80多个赞。给老板看,老板说你的人气真不错。 继续阅读

写毛笔字的意义

在新华书店的文房四宝格子间店里,我听店家在跟一个想练书法的小姑娘说,她遇到一个来买毛笔的顾客,在与其交谈的时候,发现这个顾客脾气暴躁,虽然也想练毛笔字,但店家觉得这个人根本就沉不下心来练,即使将文房四宝买回家,也练不了几天就会放弃的。 继续阅读

微信公众号的“流量主”限定条件降低了

维护微信公众号,可以通过流量主的方式来盈利。可是,要想成为流量主,首要的条件是拥有5000的粉丝。5000的粉丝是一个大级别的受众群体,想要达到这要求很不容易。一些刷流量的公司,趁着这个条件,给一些公众号作者推销广告,只要粉丝数量达到5000人,不管是不是僵尸粉,都可以挂广告了。 继续阅读

被美食诱惑的一路

晚上加了个班,出了单位的门,已经九点多了。

单位门口有两个卖小吃的小推车,一个卖煎饼果子,一个卖铁板鱿鱼。小推车的旁边围着几个人,在等待制作食物。随着小吃推车的小老板将油洒在热锅上,一阵油香随即飘散开来,本就饥肠辘辘,这下更饿了。 继续阅读

马扎子烤肉

孩子上辅导班,晚上六点才下课。这个点儿,正是饥肠辘辘的时候。在我与孩子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个被叫做“马扎子烤肉”的烧烤店。夏天的时候,马扎子烤肉在店外布置了一个消夏的夜市,食客们坐在露天里吃烤肉喝扎啤。 继续阅读

一家书店的死路——谢绝自带饮品食品_燧石读书沙龙

当我从书店路过的时候,看到书店的外墙上贴着“谢绝自带饮品食品”。书店里不是不让吃喝,而是读者自己的吃喝物什不允许带进书店里了。书店正式的脱掉外衣,成了休闲小店了,与众多的奶茶店、蛋糕店归于一类,只是里面多出了书。

继续阅读

青岛美狄丝女子篮球队激战男队

周五的晚上,受青岛美狄丝女子篮球队的邀请,去为她们晚上的一场比赛进行拍摄。我的相机是一个初级单反,弱光拍摄的效果不是很好,不知道能否完成她们的要求。但我还为夜拍备足了器材。拍摄第一张相片的时候,我即发现,球馆里的光线很暗,已经达到相机的极限之外了,只能用相机的内置闪光灯拍摄了几张。 继续阅读

如何帮助男女朋友交流融洽

昨天,我在《介绍男女朋友,如何寻找共同话题》中谈到男女朋友在初次见面时,对“没有共同话题”的一个借口。其实,我们可以用反例来证明这个说法的错误,那就是,现实中有那么多美满的夫妻,难道他们的幸福都是建立在“有共同话题”上吗?所以说,婚姻就是做生意,卖什么东西并不重要,关键是要有经营的头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