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沮丧的相机

微信公众号,就那么半死不活的经营着。既然建了,就要对它负责。所以,有些不太适合长篇大论的写博文的内容,我记录在博客上,最后攒到一定时间,将之发布在微信公众号上。微信公众号有无限的发布相片的可能,对于每一段记录的文字,我读要配上几幅图的。 继续阅读

《读书年代》摘录

《启蒙:书和床》

每天入睡前,我必须看会儿书,这种“毒瘾”根深蒂固——哪怕已经是凌晨四点了,不给我来点儿是睡不着的,于是再翻上几页。我的左眼总是比右眼先抵达疲劳的极限,就睁着眼继续看,直到精疲力尽。 继续阅读

即逝的幻影

北方的冬天就是如此,入冬之后,就全然失了绿色,天地之间一片苍茫。望着窗外天地一色的精致,慢慢就会感觉疲惫,想着可以沉沉睡去,却不知从何时开始,上车就会睡得天昏地暗的习惯一改全无,思来想去终不得始终,也便随它去了,也许是因为车快了,人快了,快的连让人的期待也加速起来。

以往的绿皮,就这样颠愰颠愰的,第一眼看窗外是这样的,熬不住日子,只能跟别人天南地北的海扯,等扯完一通,往窗外看,好像还是一样的地方,不曾远去多少,就这样磨着期待,磨着性子,磨到最后前后左右似乎相识了几百年一样。

而现在呢,眼睛顶着飞闪即逝的幻影,没看见是什么,再回头,却怎么也望不见是什么。

——小北 继续阅读

循环使用的课本

新学期报到,孩子有一个科目的课本没有发。我以为是暂时没来。孩子说,这个课本是循环使用的,这个年级用完了,收起来再发给下一个学期的学生使用。而孩子的上个年纪没有收起来,这个学期的一个班就没得用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