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里》郭娟许思麦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怀里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述城

角色:郭娟许思麦

简介:适当的远离是为了更好的靠近,从青涩懵懂到勇敢奔赴,少年不负青春也难凉热血。——风可以凌冽刺骨,少年的心永远热血难凉。——“白日有太阳,夜晚有月亮,我躲进日月都照不到的地方,你最明亮。”食用tips:本文有点细水长流,群像不少,战线很长,甜的都在后头~

书评专区

懒羊羊:这本书,我只有一个感受,就是感同身受,因为今年的我也是初中刚毕业,而文里的郭娟老师也很像我的初中班主任。总之,这篇文写的很棒,作者大大继续加油啊!

木知心兮:故事最开始的地方是在初中,初中时的情感,大多数都是青涩懵懂的。这一部作品,就很好的体现了少年时的情感。这本书中的友谊,暧昧正是少年时期所拥有的。真的值得任何一个人心动。

小螺好吃:感觉文风偏真实,期待男女主角的成长

怀里

《怀里》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你,拿着书,出去背。”

许思麦正来回翻着试卷发愁,头顶忽然一个声音,抬头就是郭娟一张凑近了的大脸,表情里正带着一丝不耐烦。

许思麦些许纳闷,自己一没迟到二没睡觉,就算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也不能逮人就撒火呀?

“那请问我能问一下吗,为什么要我出去上早自习呀?”

许思麦紧张地眼睛直眨,却又壮着胆子跟郭娟对视。她又想起昨天郭娟开班会期间来来回回温柔地重复,“你们要把我当朋友一样相处,这样咱们才能共同进步呀”,复又觉得自己语气太过尊敬,权衡了一下,说,“我的意思是,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进来。”

此句一出,郭娟脸上那一丝不耐烦肉眼可见地也没了,郭娟用食指来回戳她的肩膀,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反问道:“你也不看看你英语考了几分啊?整个倒数第一拉了班级多少平均分你清不清楚?让你出去读书是想让你的脑子给我清醒清醒,至于你什么时候能进来上早自习,那取决于你什么时候不考倒数第一。现在,马上,给我出去!”

许思麦动作敏捷地从桌子上抽了几本书,几乎是落荒而逃。

唉,难得一回来早还被赶了出来。

于是她就站在楼梯口的那一小块露天平台上三心二意地读着书,每来一个相熟的同学就要悲惨地解释一番缘由,直到早读铃响,才结束“迎宾”的业务。

十来分钟后,郭娟双手插兜走到她面前,端着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气势汹汹地问道,“许思麦,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总在最后一排对着我翻白眼,如果我做了什么事特别让你生气的话,你直接来跟我说行吧?你知不知道每次上课我看到你那副表情,我连课都要上不下去?!”

许思麦被质问到大脑一片空白,但仍本能地辩解,“我没有啊……”

于是,郭娟更加恼怒了,双手从兜里掏出来,在空气中摆来摆去,说:“我知道你跟罗老师关系挺好的,但是他因为自己那点破事,说辞职就辞职,说走就走了,你以为我特别乐意收拾烂摊子吗?也不看看他把你们的成绩都带成什么样了。我有话直说,这个班我要带三年,你要是看不上我,你就直接给我回家别上了,我们班不缺你一个学生,如果你还想上,你最好收起你那副令人心情不好的表情,我看了烦,听懂了没?”

许思麦直接被她一番轰炸,人怔愣地点点头,连连道歉:“对不起,我知道了”。

原来郭娟也不完全是因为她英语考了全班倒数第一才让她在冷风中上早读,也算带有一点点的报复心。

罗老师,是许思麦的上一任班主任,不过只带了一个月,月考前交代了一下就再不见人影了,大家都往好的方向纷纷猜测他只是有急事请假,而且历史老头也只说郭娟暂代两个星期,但现在郭娟说罗老师辞职了?

其实许思麦早就猜到了,郭娟的话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想。

月考完她偷偷跑到办公室门口观察过,罗老师的办公位早已清理干净,这个时候郭娟暂代,想来是既定的事实。

但许思麦和罗老师的关系颇好,一时接受不了,特别是郭娟讲的英语课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恍若天文,本来就讨厌她,又小孩子想法,认为是郭娟抢了罗老师的位置,心里不由得憋着一团气,上英语课总是控制不住地叹气翻白眼,谁能想到郭娟站讲台上,次次都能看见最后一排的许思麦嘴角一瘪眼皮子一闭,那模样能给她气的头顶冒烟。

郭娟刚走没一会儿,楼梯口就拐上来一个人,早读还有二十分钟就结束了,许思麦暗自感叹,小伙子真有魄力哈,郭娟的天下也敢造次。

来人很自觉地背着书包走到了许思麦身边主动罚站,他端起书包哗啦啦翻了好一会,才把破破烂烂的语文书拿了出来,歪着一头睡炸了的头发笑嘻嘻地看着她,开始自来熟地问候:“你是不是迟到被郭娟轰出来的,哈哈哈哈,她肯定骂你了吧?嗨呀,多大点事哪,就这你就哭啦?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许思麦无语,倔强道,“胡说,我没哭!”

我也不是因为迟到!!!

方才郭娟回班以后,许思麦懵掉的大脑才稍稍恢复了运转,但一想到上课自以为无人注意地翻白眼结果被老师逮个正着,一边尴尬到无地自容,一边又想到罗老师是真的不来了,忽然悲从中来,唧吧唧吧不知道怎么掉了几颗眼泪,呼哧呼哧用袖子蹭了干净,接着这人就从容不迫地拐了上来。

许思麦在大脑中搜索了几秒,才终于把他的脸和名字对上号,开学一个多月了,有些人还是分不清。

“我的天,谁大早上顶着俩红眼在班门口背书,鼻子还一抽一抽的,瞎子都能看出来,不就被骂了两句嘛,你这脆弱了、脆弱了啊!人要坚强才能顽强地活下去呀……”

林闯说完还点了点头,结尾还不忘语重心长地安慰她要坚强。

许思麦漠然无语,但身旁突然无声地出现一道身影,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就又炸开了魔鬼般的声音:“林闯!!!算我麻烦你睁开你那没睡醒的眼睛,仔细给我看看班里墙上的钟,几点了?你怎么不直接等天黑了再来?知道自己考了几分吗,来,我看你不太清醒,我来给你念念吧。语文八十七,连及格都没及格,亏你说了十几年的中国话!英语考个九十九,你再错一个单项选择就直接能夺走你身边这位倒数第一的头衔了,不过现在稳坐倒数第二,呵,比她还稍微好一点。”

许思麦听得一愣一愣的,突然又被吼到自己,人傻了傻,光站着,不说话,也中枪???

“你犯什么愣?书拿着给谁做样子?你听听班里别人背书的声音,你是在干什么?在给我表演沉默是金?”郭娟转脸瞪她,许思麦被吓得手一抖,书差点掉在地上。

许思麦吸吸鼻子,连忙结结巴巴地背英语短文,生疏又笨拙。

早读下课铃响后,郭娟才对林闯甩下一句“写一份五百字检讨,准备好下次班会上站讲台念”,背着手,处置满意地回了办公室。

林闯手里拿着刚才郭娟塞给他的成绩条,黑亮亮的眼睛眨巴眨巴,无辜又茫然。

许思麦些许同情地想:看,又是一个被吼懵掉的小朋友,不过他一点都不无辜。

不过联想到自己以后,不仅觉得自己不无辜,甚至觉得死有余辜。

考了个倒数第一还不尊重老师,早晚难逃一死。

许思麦合上书,吸吸鼻子,声情并茂、抑扬顿挫地说:“同学,不就被骂了两句吗,你这、你这脆弱了、脆弱了啊!人要坚强才能顽强地活下去啊!!!”,转头大步迈进了教室。

“啊啊啊啊啊啊!!!罗老师真不来了?!”

“天啊,我的希希老师,呜呜呜……”

“我人傻了,历史老头不是说郭娟只是暂代两个星期吗?日了狗了,感情遭骗了!!”

“你没听错吧?真让郭娟接了这班主任的担子???完了完了,往后的日子肯定没一天好过的了,直接杀了我算了……”

……

许思麦话还没说全,后面两三排都沸腾起来了,你一言我一嘴的,早自习都没这显得热闹,前面四五排同学只见着后面闹哄哄地,也都围过来听个热闹,了解清楚后,又是七嘴八舌地一通哀嚎,这场面,就差没拉过来一条白绫哭丧了。

“能不能别叫了,不就换个班主任吗?!我看她就挺好的,你们要是不喜欢她,有本事联名上书去给她搞下来,如果没本事那就安静点,打扰我写作业了。”只见第一排中间站起一个男生,表情看起来恨不得拿桌上的草稿纸把他们的嘴都一个一个塞上。

“徐律,就您那成绩,写不写作业也就那样了吧,我闭着眼考,数学都比你高,哈哈哈哈哈哈。”

陈彦杰笑得起劲,引起一阵哄笑,有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男生还附和道:“对啊对啊!”、“有人就是笨,学了也就那样吧哈哈哈”,只见徐律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脸色难看至极,一副忍不住要开口骂人的架势。

“干嘛干嘛,课间本来就是自由活动时间,你也没资格要求我们大家都安静吧?再说了,罗老师走了,你不难过也就算了,何必还向着郭老师讲话,这不是典型地讨骂吗?”

“你才真的是欠骂!你知道什么呀知道,你就只知道郭老师当了我们班主任,觉得是她抢了罗老师的位置是吧?呵,你也就这脑子吧。”

徐律这声冷哼实实在在地惹毛了陈彦杰,陈彦杰二话不说就要拨开人群往前走:”你他妈骂谁没脑子呢?!不服干一架行吗!“

几个男生十分及时地拦住陈彦杰,劝他千万别冲动。

“我没骂你,我就是说一下事实。”徐律倒是表情自若,坦坦荡荡。

几个男生又十分及时地全力绊住陈彦杰,但他没被堵住的嘴仍旧骂骂咧咧。

“好了好了别吵了!!!上课了!!!老乔要来了!”许思麦瞅着墙上的钟,时间掐准,吼了一声,吼完了,铃就响了,乔文启的身影果然如约而至地掠过教室后门。

见状,围在许思麦面前的好几层人墙瞬间逃散,几秒前还架着陈彦杰的人直接原地消失,只剩陈彦杰还黑着脸站在位置上,和第一排的徐律遥遥相瞪。

许思麦扶额,戳戳陈彦杰,他咎然不动,转头向徐律上下摆手,轻声喊他坐下坐下,徐律也视若无睹。她眼看着乔文启走进来了,只能摊开数学卷子,紧闭着嘴巴,心道,这我管不了了管不了了。

“上课铃都响了,你们两个还深情地杵在那对望,是在专门等我请二位坐下吗?”乔文启把手里的试卷放到讲桌上,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淡淡地说,“我第一节课就说过,我的课上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浪费一分一秒,这都是对其他同学造成的损失,你们两个不知道吗?”

徐律这才转过身,沉声道:“知道!”

“那陈彦杰同学,你知道吗?”

“知道。”陈彦杰漫不经心地回答。

“到底知不知道?!!!!”乔文启眉毛拧到一起,陈彦杰的态度明显惹得他很不高兴。

“知道!!!”

许思麦暗笑,果然谁在老乔面前都拽不过三秒。

“那你过来,老规矩,互打五个板子,打完了,我们再讲卷子。”

班里同学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情态,这俩人刚刚才吵完一架,这戒尺这个时候递上去,简直就是去充当泄愤工具的啊!陈彦杰看起来可比瘦瘦小小的徐律有劲多了,虽然只是五个板子,但若陈彦杰存心报复,也真够他受的。

陈彦杰从乔文启手里接过戒尺,小表情里些许得意,心想为罗老师报仇的时候到了,让你替郭娟说话,还骂老子没脑子,越想越气,使了狠劲啪啪啪地连敲了徐律五个手心。

许思麦微微别过头以示同情,打的真狠,徐律的脸憋得有些泛红,但仍倔强地抻平着手掌。

陈彦杰向徐律挑了挑眉,戒尺一端停在徐律红透了的手心里,语气里透露出一点儿挑衅地说:“该你了,使点劲。”

徐律盯着他,左手握紧了戒尺一端,在陈彦杰摊平了的左手心儿上不痛不痒地拍了五下,淡淡地说:“我手疼,没劲。”

陈彦杰的表情何止是震惊,简直是完全不能理解对方的想法,你他妈搁这给我表演菩萨如何渡化凡人呢?

“这跟想象中的有点儿不一样啊……”,杨成用胳膊肘戳戳许思麦,端着点评的姿态,眉飞色舞地比划道:“嘿我说,看不出来徐律竟然是一个不跟人计较的人哈哈哈,手心都被陈彦杰打肿了,竟然没想着报仇,如果是我啊,我一定使出吃奶的劲儿,欻欻欻欻!蹦起来打他!”

许思麦睨他一眼:“就你话多,再说话被逮住了,老乔让你自己打自己,你最好也蹦起来打。”

“……”

虽然徐律看起来吃亏了,但实际陈彦杰才应该要被气炸了。陈彦杰因为一点儿口舌之争就使了狠心要给徐律一些颜色看看,但是人家却表现得心生大度,慈悲为怀,只看着你像一个疯狗一样跳脚,你咬我我却不咬你。旁人也觉得这陈彦杰也太睚眦必报了,也不看看人家徐律,就算吃了亏也不跟小人计较。

许思麦看着陈彦杰咬紧后槽牙愤愤的表情,只心道:完了,这梁子真结下来了。

上一篇 2022年3月18日 pm12:06
下一篇 2022年3月18日 pm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