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迷情之老婆是科研大佬》小说更新最快,李小英宋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双生迷情之老婆是科研大佬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落落小鳳

角色:李小英宋离

简介:时锦莫名其妙失忆三个月,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还是双胞胎;禹嘉禾一直在找一个女人, 一个早就死了的女人!时锦是天才少女,学霸级女神,清大高材生,行事低调的科研大佬;禹嘉禾是傲娇的上市公司总裁。时锦有心伤过往,人格分裂;禹嘉禾表面风光无限,内心孤独苍凉。爱情,不过是一场无法控制的化学反应… …来不来电?–苯乙胺!坠入爱河–多巴胺!爱的轰轰烈烈–去甲肾上腺素!

书评专区

双生迷情之老婆是科研大佬

《双生迷情之老婆是科研大佬》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时锦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她梦到了时绣,一声声温柔地呼唤她,“姐姐!姐姐!… …”

时锦蹙眉,呼吸急促,额头上渗出密密的汗珠,她猛地睁开眼,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足足有五分钟才反应过来,这是在A城的家里。

时锦扭头看向窗外,阳光正好,穿透薄纱窗帘照进卧室,热浪-逼人!

她感觉脸上有湿意,用手摸了一下脸,濡湿一片,每次只要梦到时绣,她都会哭醒。

她有刹那的怔忡,“我是怎么回来的?”

A城的三月就这么炎热么?她起身打开窗户朝外一看,阳光刺眼,好热!今年天气太反常了。

时锦不记得昨晚是怎么回来的,她四天前的下午接到养心疗养院的电话,母亲割腕自-杀了,她拦了个出租车匆匆赶去C城,幸亏管理员发现及时,把母亲救了回来。

当时母亲住的房间里全是血,血迹已经干了,仍然红得触目惊心,她晕倒了!

时锦见怪不怪,如果受到刺-激,她偶尔会出现短暂的失忆,医生说是重大创伤后应激症。

她去C城时告诉了研究院的黄院长,说请几天假,现在她该回去工作了。

时锦翻出清凉的夏装穿上,拿上挂在门口的车钥匙,拎着垃圾袋,闻到臭味,她有点恶心,强忍了一下咽下一口酸水,然后打开公寓门。

旁边那户门也开了,邻居史阿姨手上也拎了个垃圾袋,“吆!小时,好久没看到你了,得有… …三个多月了吧,你出国了吗?”

时锦顿时愣在门口,脸色惨白,冷汗盈盈,如坠深渊。

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说,“史阿姨,好久不见!我去国外了。”

史阿姨说,“难怪!”

时锦挤出一个微笑,“史阿姨,我落东西了,回屋拿一下。”

“好,小时,有空来我家,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嗯,好的,史阿姨,谢谢你。”时锦匆匆把门关上,她的手抖得厉害,脚步虚浮,找出遥控器打开电视。

“2019年6月17日!!!”时锦软绵绵地歪倒在沙发旁,不是2019年3月?炎热的夏天,时锦如坠冰窖。

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她没有任何记忆。她在哪里?干了什么?为什么没回来?一片空白。

时锦哆嗦得厉害,她按下一串数字,是宋离的电话,她的高中同学,闺蜜,在一家贸易公司工作,电话那边接起了电话。

时锦说:“是我!”随即激动的声音立马进入她的耳膜,“时锦,你个臭丫头,你到底去哪了?我还以为你出意外了,到处找不到你,我和简燃差点把A城翻烂了。”。”

时锦艰涩地开口,“离离,我没事,你在哪?”

“我在去公司的路上,你在哪?”

“家里。”

“等着!我去你家。”

时锦急忙说:“离离,我刚回来,研究院的事特别多,等忙过这两天,我再找你。”

“好吧。”宋离问。

时锦沉默了一下,“时家… …怎么样?我这段时间没联系过他们。”

宋离重重地哼了一声,愤然道:“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时家的女儿,你消失的这段时间,我和简燃次次去打听,都说不知道,他们压根就没去找过你。你就算死在外面,那帮孙子也没有一个会为你流一滴眼泪。”

时锦神情淡漠,时家人对她的冷漠,在她的意料之中。

挂掉宋离的电话前时锦再三交代她不要把自己回来的事告诉简燃。

打完电话,时锦环顾了一下公寓,阳台上晾着的衣服还是春款,所以,这个公寓她已经很久没回来过了!

地砖上铺了厚厚的灰尘,她拍了拍沙发,灰尘呛了她一下,她觉得恶心,去厨房干呕了一阵。

时锦把阳台上的衣服放进洗衣机,她在洗手间里找到一件碎花连身裙,一套黑色蕾丝边内衣,这是昨天她穿回来的?

时锦的脑袋迅速运转起来,作为一个理科女,这种情况匪夷所思,一定不能慌,最大可能是:她!失!忆!了!

现在最关键的是:要为这三个月的消失编一个合理的借口和故事,不能让更多的慌乱加入进来,她再慢慢去寻找真相。

时锦拿出包来,这是一款gucci拎包,是一年前她和宋离一起去香港买的,她里外翻了一遍,没有发现异常,里面放的是她常用的物品。

时锦在公寓里到处翻找,终于在书房的角落里找到一个款式很普通的女士双肩包,上面没有LOGO,这种包地摊上随处可见。

时锦把包里的东西倒在沙发上。

一个化妆包,里面有一些护肤品,兰蔻的,钱包里面有两千多块现金,插着一张建行卡,一个充电器,一个移动电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东西。

时锦把看着手上的手机,和她以前用的手机外观很像,但不是一个品牌,她翻了一下通讯录,只有养心疗养院的电话。

她打电话到养心疗养院找李小英,“你好,哪位?”李小英的声音。

“我是时锦,我妈怎么样?”

“时小姐啊!你妈挺好得,最近她的情况很稳定,你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

“钱还够不够?”

“够的,你上次交了二十万。”

时锦说:“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交的了,你帮我查一下。”

过了两分钟,李小英的声音传来,“时小姐,你是5月20号的时候交的,二十万。”

“是现金交的还是刷卡交的?”

“你当时是刷卡,是建银卡。”

“请帮我查一下卡-号,报给我。”

李小英马上报过来,时锦记在笔记本上,挂完电话,时锦从双肩包里翻出钱包,与刚才的号码一致。

对这张卡,时锦没有任何印象。

这会是谁的呢?时锦感觉自己好像走在浓雾里。

时锦记得,当天下午她接到电话就急匆匆地从研究院出来,忘记带包,手上只有一个手机,她在C城的所有支付都是手机银行操作的。

这张卡不可能是自己失忆的时候办的?

时锦去物业管理处问自己昨晚是怎么回来的,物业经理说她昨晚一个人回来,背着个双肩包,说钥匙丢了,请物业帮忙开锁。

是物业找人帮她开锁进的公寓!

时锦颓然坐在沙发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告诉她,这三个月里,她做了什么?

除非她自己想起来!

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 …

上一篇 2022年3月17日 pm2:08
下一篇 2022年3月17日 pm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