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我!傻柱他哥,开局要房》何安何雨柱全本小说大结局阅读

《四合院:我!傻柱他哥,开局要房》何安何雨柱全本小说大结局阅读
第4章 棒梗动粗,一招撂倒

慷慨、慷慨……慷他人之慨,这就是四合院中的为人处道的方式。
吸完傻柱,在利用傻柱吸娄晓娥,最后这个混账东西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管,老子都不孝顺,反而为他们养老送终。

是不是有点讽刺。

很抱歉!

还想这样肆无忌惮的吸血,先问问我答不答应。

“你就算不看在左邻右舍的情分上,也要顾及下你弟弟的颜面,说到底你们也是自家人。”
想了半天,刘海中才憋出这一句话。

何安笑了:“请问他们家和我老何家是什么关系?”

“秦淮茹是你们老何家的媳妇,也是你的弟媳。
你这样把她子女的东西全部丢出去,是不是有点不妥当?”刘海中说着,他感觉有戏。

何安反问:“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结婚证呢,拿出来给我看一下,如果有我可以考虑考虑。”

“这……”刘海中愣住了。

主要是他们没有结婚,你让我从什么地方弄结婚证过来?贾张氏难受到极致,感觉吃了无数苍蝇。

“那就是没有了,既然没有你在这里唧唧歪歪说个什么。
别说没有结婚证,就算有结婚证又会如何,这房子是我老何家的房子和秦怀如两个女儿有什么关系?”何安反问。

目光环视众人:“你们倒是评评理,他们和我老何家有血缘关系吗?”

“贾张氏!还是那句话,要么我把东西丢出去,要么你把东西搬出去,至于是否撞死与我无关。”
何安对着地上撒泼的贾张氏说着。

贾张氏质问:“什么没有关系,是你逼着我的,你要赔命,你要偿命。”

“我什么时候逼过你,是不是在开玩笑?我只是在收回我的房子,听到了没有?我们老何家的房子。”
何安走过去对着她说着。

贾张氏不讲道理的大喊:“反正是你逼的,就是你逼的……”

“一把年纪还在这里撒泼,也不怕让人笑话。
众目睽睽之下你说是我逼的,拿出证据来。”
何安反问。

贾张氏把心一横:“所有人都能成为证人,你摔的每一样东西也都是证据。
你还说没有证据,还说没有逼我吗?”

“是吗?那我给你加一点证据。”
说完抱着床上的垫絮,对着外面就丢过去。

贾张氏急了连忙爬起来拦着:“大家都过来帮忙啊,何家大小子犯浑了。
我不活了,不活了……”

“住手!”

愤怒的声音响起,有人从前面急吼吼的冲过来,他抡起拳头对着房间里面的人狠狠的打了过去。

完了!是棒梗!他不老老实实在后院待业?瞎胡闹什么。
刘海中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本就已经非常棘手,这一下更是难以挽回。

“哪里来的强盗,不准欺负我奶奶!我打死你……”话音还没完全落下,拳头就已经到了。
他双目通红,手臂上一根根青筋爆起,显然已经怒到了极致。

“嘭!”

一拳到肉,何安条件反射似的回击。
神级选择系统给自己带来的不仅只有钳工技术,还有高水准格斗能力。

“棒梗!”贾张氏看着被打在地上的孙子,一颗心都碎了,声嘶力竭的大喊。
她可以不在乎秦淮茹,也可以不在乎两个孙女,唯独不能不在乎贾氏唯一的血脉。

怒火中烧的棒梗爬了起来,继续抡起拳头打过去:“我打死你,死!死!死……”

“嘭!嘭!嘭……”一连五拳,每一拳都能让棒梗倒在地上。
他用手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一丝血迹,在想起来还手的时候发现没有力气了。

四周的人看呆了,一些年纪较大的,甚至还打起了哆嗦。
眼前的景象,像极了十几年前纵横整个院子,无法无天的大魔王。

“小子!要不要继续啊……”何安询问,挑衅的看向他。
真以为仗着一点力气,就能无法无天了。

“你……”棒梗心里火冒三丈,双目通红的看向他。

刘海中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如果说刚才还有一丝可能,让何家大小子放弃。
那么现在经过棒梗这么一闹,唯一的机会也没了。

“棒梗,是奶奶害了你,是奶奶害了你呀!”贾张氏后悔极了,一大爷说的没错,这事情就不应该由自己跳出来。

只是不管换成谁,看到别人把自家的东西从房子里丢出来,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他!何家大小子,真的太欺负人了。

“没死呢!干嚎什么。”
何安回复,伸手把最后一件东西丢了出去。
随后看了眼贾张氏,最后移到棒梗身上:“这里是我家的地,别弄脏了,滚远点。”

“都散了吧,有什么好看的,回自己家去。”
听着何安这句话,刘海中险些被噎死,嘴唇动了动却无话可说。

事情到这个份上,他确实没有什么办法。

“何老大!你等着,这事情没完。”
贾张氏怒气冲冲大喊,丢我家东西已经跋扈到极致,还打我家棒梗,这口气咽不下。

何安用手掏了掏耳朵,故意询问:“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你!”贾张氏气的直哆嗦,恨不得一口把何安给吞了。

棒梗反而一句话不说死死看着,脸上几乎写满了恨字。
这事情没完,绝对没完。
想要房子,不是那么简单的。

“还说不说,不说就拜拜了您……”说完看了眼已经走出去的棒梗和贾张氏,顺手把房间的大门合了起来。

“咯吱……”

“砰!”

随着房间大门合上,所有人都有种感觉,从此刻开始他们进不去了。
想要从何老大的手中,把房子弄过来,注定难如登天。

“走、我们走着瞧!我就不信没有天理,没有公道,傻柱和淮茹不会让他得偿所愿的。”
贾张氏恶狠狠的说着。

连忙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往自己家搬。
然而当目光看向房的时候,更大的怒火出现,小当和槐花挤得下吗?

该死的何老大,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你想收回房子绝不可能!

你没有这个资格。

你没有这个能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评论列表(1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