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夫人震惊全城最新章节(苏晚傅璟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权臣夫人震惊全城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楚玥
主角:苏晚傅璟琛
简介: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小说叫做《权臣夫人震惊全城》,是作者楚玥的小说,主角为苏晚傅璟琛。本书精彩片段:  苏晚一愣,忙抬手碰了碰自己的脸,有些心虚地说:“可能是马车里太热了。”
听得她的回答,傅珍珍忽然噗哧笑出声来,“我骗你的,你的脸根本不红。”
苏晚:“……”
她这才反应过来,她是被套路了。
不等她说什么,傅珍珍突然凑近过来,挤眉弄眼地说,“跟我哥共乘一辆马车,是什么感受啊?”
苏晚瞥了她一眼,忽然便镇定了下来,“想知道啊?”
“当然想啊,快说嘛。”傅珍珍摇着她的手,央求道。
苏晚凑近她耳朵,一字一字道:“回去的时候,你去与你哥共乘,不就知道了?”
这下轮到傅…

书评专区
五星好评,吐槽搞笑,剧情有新意,脑洞可以,文笔还不错。主角算是有勇有谋,情节幽默,很欢乐。
朝春日走去:这本书看过不下七八遍,情节都背下来了。
海边记叙心事:好久没看到喜欢的书了,没想到一天就看完,作者大大更新哦

权臣夫人震惊全城最新章节(苏晚傅璟琛)全文免费阅读

《权臣夫人震惊全城》全文在线阅读

第八章 丫鬟不简单

看到苏晚进来,屋内的笑声停了下来。

王氏正要招呼她过去坐,那姑娘却先一步迎了过去。

“碧盈见过夫人。”

她举止语气都甚为恭敬,但眼睛却悄悄打量着苏晚。

在看到苏晚那张不俗的脸时,眉头不易察觉地蹙了下。

没想到,这来自乡下的村妇,竟有此等颜色。

“不必多礼,起来吧。”
苏晚自然察觉了她打量的举动,笑眯眯地看着她。

碧盈愣了下,反应过来,直起身道:“多谢夫人,夫人这边请坐。”

“好。”
苏晚颔首,然后落落大方地在位置上落座。

傅珍珍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眸中难掩惊讶。

想不到苏丫丫这个女人初来乍到,一点也不露怯。

看那举止和作派,倒像是本就出自大户人家的千金一样。

傅珍珍心里忍不住感到疑惑。

这里虽然是哥哥的府邸,可她毕竟一直生活在三里屯,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只是镇上而已。

因此她初到丞相府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感到拘谨,但是苏丫丫却好像不会。

明明大家都是一样的,都是自小生活在三里屯,没见过什么世面。

可这次,苏丫丫病过一场后,便变得不一样了。

明明还是那个人,可性子和行事,又分明与从前大相径庭……

“夫人,大人还要一会儿才会过来,您先喝杯茶,润润嗓。”

碧盈端来一杯茶,放到苏晚面前,轻言细语地说。

苏晚瞥了她一眼。

这丫鬟对她貌似恭敬,但她隐约觉得,对方是在暗示她什么。

她称呼傅璟琛的时候,语气明显熟稔,像在告诉别人,她与傅璟琛关系不一般。

这个丫鬟,该不会是在对她这个丞相正妻下马威吧?

苏晚眸内划过一丝玩味,伸手接过,“有劳碧盈姑娘了。”

碧盈含笑摇头,退到一旁。

不多时,傅璟琛过来了。

他一进来,苏晚便注意到一直安静站着的碧盈,飞快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神情含羞带怯,似是二人真有什么。

但苏晚可是看过剧本的人,知道傅璟琛清心寡欲,对女人没有兴趣,那只是碧盈一厢情愿罢了。

她暗暗摇了摇头。

这碧盈注定要错付了。

呈如苏晚想的那般,傅璟琛看都没看碧盈一眼,他先是向王氏问候了一句,然后将目光投向了苏晚。

有别于昨日的狼狈,清洗干净后的苏晚,一张白净的瓜子脸,尤为漂亮。

但是受了伤的关系,她面色稍显苍白,给人一种娇弱的感觉。

让人怎么也无法联想到,就在昨日,她手刃了那些匪徒……

苏晚见他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想了想,起身朝他行礼,“妾身见过夫君。”

傅璟琛怔了怔,“夫人不必多礼。”

苏晚闻言,顺势直起身来。

傅珍珍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苏晚轻咳一声,故意一脸纠结地说:“夫君,你是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的,平日在乡下自在惯了,你看以后这礼可以免了么?”

傅珍珍闻言,心里松了口气。

看来苏丫丫还是苏丫丫,刚刚只是装的。

她就说嘛,苏丫丫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懂礼了。

“嗯。”
傅璟琛颔首,顿了顿,补充,“不过只限在家里。”

苏晚连忙道:“我知道的,在外面该如何还是如何……”

傅璟琛未再说什么,转头吩咐下人摆膳。

苏晚暗暗叹气,很是头疼。

她并非原主,她不想做这个什么傅夫人。

她暗暗思索着和离的可能性。

因为有心事,这顿饭,苏晚吃得如同嚼蜡。

饭毕,苏晚想尽快回自己住的院子,因为她担心再与傅璟琛多待一刻,自己便会无所遁形,被他看穿。

然而她刚要起身,身旁坐着的男人,却忽然侧头朝她看来,“刚刚忘了问你,伤可好些了?”

苏晚讶异地看了他一眼,“已经好多了,劳夫君记挂了。”

“你哪里受伤了?”
王氏和傅珍珍异口同声问道。

苏晚一怔,忙道:“没事、没事,不过是擦破了一点皮……”

傅璟琛闻言,忍不住瞥了她一眼。

昨夜林中,疼得都差点掉泪了,难道她忘了?

王氏想到昨天的险境,自然不信苏晚只擦破了一点皮。

她心里自责又愧疚,竟然都不知道她受了伤。

“受了伤,可别自己生受着,况且你前天还发了烧,这身子可耽误不得……”王氏急声道,又吩咐儿子,“阿琛,你快让人去请个郎中来给丫丫看看吧。”

苏晚见状,连忙制止,“娘,不用了,我真的没事……”

话未说完,坐在她另一侧的傅珍珍,迟疑了下,将手搭在她左肩上,拍了拍,语气有些别扭地问:“可你面色确实不好看,真的没事吗?”

苏晚忍了忍,没忍住,突然惨叫出声。

“啊——”

傅珍珍被吓得僵在那里,“你、你叫什么?”

王氏也被吓到了,一叠连声地问:“怎么了、怎么了?”

苏晚疼得小脸发白,说不出话来。

她肩上的伤,被傅珍珍无意中的一碰,顿时疼得她冷汗涔涔。

“你、你快松手……”

她疼得声音都变了调。

傅珍珍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挪开了她的手。

“哥?”
傅珍珍惊讶地看着自家兄长。

“她肩上有伤。”
傅璟琛淡淡道。

闻言,傅珍珍这才明白过来,刚刚自己是压到苏晚肩上的伤了。

看着疼得面色发白的苏晚,她心虚极了,小声道:“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苏晚有气无力。

王氏又气又急,“你这孩子,都疼成这样了,还说没事。
阿琛,快让人请郎中来。”

傅珍珍插了一句嘴,“娘您忘了,哥就是最好的郎中啊。
让哥给丫丫看看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王氏连忙道:“对啊,我怎么给忘了?
阿琛,那你快带丫丫回屋去看看,可别落下什么病根才好。”

“好。”
傅璟琛目光落在苏晚身上。

苏晚对上男人深沉难测的目光,连忙拒绝,“不、不用……”

傅璟琛已经站起身来,黑眸淡淡瞥了她一眼,“夫人不用拘谨,还是让我替你看看为好,万一扯到了伤口,也好及时处理。”

“我……”

“走吧。”
傅璟琛不容置疑地看了她一眼,率先往外走去。

“快去、快去。”
王氏想到什么,忍不住笑着催促了一句。

苏晚总觉得她的笑容有些突兀,似乎藏着什么。

她蹙着眉,慢吞吞地起身跟了出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评论列表(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