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娶妻》顾寒霜胡雪银全集在线阅读_顾寒霜胡雪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狐娶妻》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顾寒霜胡雪银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南岳”,喜欢悬疑惊悚文的网友闭眼入:山中太阳雨,林中狐娶妻,活人回避
传闻狐娶妻被人撞见了,这门亲事便黄了,很可能导致他们终身不能娶妻,撞见这事的人会被疯狂报复,直至家破人亡才肯罢休
顾寒霜遇见这事大病一场,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的男子不断闯入她的梦中,让她赔他媳妇,还说十年后要下山来找她
顾寒霜开始早早谋划,只等他出现,想干掉他
可是真正交手后,她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根本打不过呀!
还有不是说要被报复吗?为什么和传说中有点不太一样?

小说:狐娶妻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南岳

角色:顾寒霜胡雪银

作者“南岳”的热门新书《狐娶妻》火爆上线,是一本悬疑惊悚分类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我跪在地上,声音坚定的说道:“李婆婆,我想跟你学点本事,请你帮帮我。”“丫头,十年前虽是受人之托但已救过你,而你奶奶的事,我也算是尽力了,咱们之间因果算了,你这次招惹的东西,老婆子也没法帮你…….”我招惹上的狐雪银有这么恐怖的吗?李婆婆还没说完,一阵狂风刮起,她屋子内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后,好似有一阵阵尖锐刺耳喊叫声传了出来,她脸色一变,马上跪在地上:“我教,我教,还不成吗?”起初李婆婆并未教我什么,只是让我盘腿打坐,织布做一些针线活,然后每天要围着整个村子跑十圈。她说我太心急了,就什么都学不会。所以第一年,我一直在给她做活,后面才慢慢给我说一些道道,而我还发现了一件事,就是李婆婆这里只有她一人,从未见过其他弟子。我问她关于弟子的事,她脸色非常不好看,怒气冲冲的告诉我:“学这些是要向善为乐,万不可助纣为虐,会遭天谴……

评论专区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像评论一位姐妹说的那样,小学生腐女写文,摸清楚低龄腐女的口味就行了。实在是不知道哪来的高分。

妖神记:情节略显拖沓、文笔略白、配角智商堪忧、干粮吧、

法海戒色记:因为TJ的太久,已经忘了写的什么内容了。然而能被我记住书名的书,寥寥几部肯定都是精品。看了下好像最近作者出宫了,然而刚出宫又被河蟹了。

狐娶妻

《狐娶妻》在线阅读

第5章 小狐狸

我跪在地上,声音坚定的说道:“李婆婆,我想跟你学点本事,请你帮帮我。”

“丫头,十年前虽是受人之托但已救过你,而你奶奶的事,我也算是尽力了,咱们之间因果算了,你这次招惹的东西,老婆子也没法帮你…….”

我招惹上的狐雪银有这么恐怖的吗?

李婆婆还没说完,一阵狂风刮起,她屋子内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后,好似有一阵阵尖锐刺耳喊叫声传了出来,她脸色一变,马上跪在地上:“我教,我教,还不成吗?”

起初李婆婆并未教我什么,只是让我盘腿打坐,织布做一些针线活,然后每天要围着整个村子跑十圈。

她说我太心急了,就什么都学不会。

所以第一年,我一直在给她做活,后面才慢慢给我说一些道道,而我还发现了一件事,就是李婆婆这里只有她一人,从未见过其他弟子。

我问她关于弟子的事,她脸色非常不好看,怒气冲冲的告诉我:“学这些是要向善为乐,万不可助纣为虐,会遭天谴。”

她的确有个弟子,后来被她发现心术不正,赶出去了。

时间一晃过去了好多年,狐雪银像是消失了一般,没再出现过。

只是每次看到腿上的图案,还有奶奶的坟墓,我对他的恨,从未随着时间淡去。

偶去山林,会有一只小狐狸,远远的跟着我,起初我抱有想要弄死它的心思,但等走近后我发现竟是曾经那个阻止我采蘑菇的赤色小狐狸,现在想来,它当时想阻止我的。

念及此,我便由着它了。

时光飞逝,关于曾经那个些噩梦已经很少出现,但我还是常常梦见奶奶,每一次醒来,枕头都**一大片。

我长时间在山林往返,打算寻找下,看看有没有一只黑色的狐狸,都是无功而返。

而那只赤色小狐狸却经常围着我打转。

偶尔我会看到些不好的东西,李婆婆便给了我一枚红布包起来的玉坠子让我戴在身上,让我暂时不要打开,说来也怪,我后来再也没有看到那些诡异的画面。

在婆婆这里,我感觉自己学到很多东西,身体体能也变得很强,我想和她一起出去看看现场,但是她不让,说时机没到。

高考过后,我已经十八岁了,辞别爷爷和李婆婆,离开狐子岭来到安市。

都市的繁华让我这个深山乡野出来的孩子大为震撼,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我爸开着车带着我一路前行,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会把他当做我的父亲,只是当我无意提起我妈的时候,他整个人的神态会迅速暗了下来,不再说话。

他带我来到一个极度冷清的小区,说给我在这里买了套房子,已经装修好,周末的时候不住学校,可以回来。

屋子是独栋的,上下两层,很大,装修得很豪华,但是爸爸不住这里,我一个人,屋子太过空洞,不适合住,会被屋子吸了人气。

爸爸把钥匙给我后,又给了我一张卡和一叠厚厚的现金,让我在学校想买啥,就买,千万不要委屈自己。

我拿过现金,这些钱已经足够学费和生活费了,卡我没打算要。

“就放在身上,有需要的时候方便些。”

我接了,看着他气色红润,整个人容光焕发,正处于事业的巅峰期,便提醒他要谨慎低调行事。

爸爸笑呵呵的点着头,说我长大了。

一个人的大运只有十年,从面相上看,我爸的大运少说有十五年,但是额间隐隐有一丝灰气,怕他最近会招惹上小人,便提醒他一下。

我没有直接说,是因为有些事就算避开了,但该发生的却还是会从别的角度切入进来,事情可能会变得更严重。

别墅有些空荡荡的,人气不足,我很少回来。

除了上课,我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研究那些玄学,准备找机会来点实操,所以我向来是独来独往。

学校里面的最近感觉也不是很好,我们寝室是四人间,里面有一位自诩大富人家的千金小姐的林安音,觉得和我这个从深山来穿得普普通通的野丫头住一个寝室感到丢人,就因为我在室外温度30以上还穿着长裤,就对外宣称我有毛病,成天裹得跟个蛆一样令人作呕。

因此她很少来寝室,每次来,就是一顿阴阳怪气。

而我,的确对于小腿上的狐狸图案很是介意,也不想被其他人看到。

当然我并不会为她的话感到生气,因为我能看出来,她在最近会有大麻烦,所以每次看她的眼神,都充满了同情。

让我头疼的是最近每到午夜时分,我总是会听到寝室里面有爬动的声音。

第二天醒来后,便能看到整个屋子上面留下一层淡淡的水渍。

这种熟悉的感觉让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在什么都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只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从我踏入这所学校开始,就能感觉得出来,这里阴气挺重的,若不是有学生朝阳之气压制,想必地底下热闹非凡的场面一定会凸出到地表上来。

我回了趟别墅,把整个屋子的灯全部打开,电视声音开得大大的,便进房间开始准备。

说实话,我很兴奋,想要一展身手,试试这些年的所学有没有成效。

我画了两张驱邪符,又准备了些糯米和香灰,便听到楼下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通过监控,我看到一个笔直的背影站在门前口,他一头栗色还未到肩的发丝正轻轻的拂动着。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翻过别墅门口高高的围栏进来的,但还是打开了门。

看到我的时候,他好像愣了一下,随后抬手看了看手表。

“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浑厚,充满磁性。

“几点?”

我看向他,身形有些单薄,一双星眸眼尾上挑,好似带着无限风情荡漾其中,令人恍惚。

他脸色有些过份的白,最为明显的是,他唇角一动,浅浅的梨涡便显露出来,煞是好看。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am10:07
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am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