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寞谢子商)世子难过美人关完整版阅读_世子难过美人关全章节免费阅读

网文大咖“弱水一瓢”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世子难过美人关》,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穿越重生,苏寞谢子商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便被塞进了大红花轿,好不容易理清了脑袋中混乱的记忆,苏寞才后知

小说:世子难过美人关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弱水一瓢

角色:苏寞谢子商

热门网文大神“弱水一瓢”的新书《世子难过美人关》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梳妆台前,苏寞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不得不说这张脸生的够美。皮肤白嫩光滑,宛若凝脂,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眼眸清亮如宝石,流光溢彩。苏寞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脑子里闪过原主这半个月来的遭遇,苏寞都唏嘘,简直比坐过山车还刺激。她不过是跟渣男分手时崴了下脚的功夫转眼就变成成了。是的,她穿越了!她倒霉相亲认错人,遇到了个混蛋,高跟鞋崴脚从台阶上滚了下去,再睁开眼,就成了要去给靖南王府大少爷冲喜的新娘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姑娘……

评论专区

我在异界活了三十年:感觉作者写的越来越水,无论是剧情还是文风都在逐渐下降,一开始我还能体会到满满的异界风格,现在只剩下主角的口嗨

绝代名师:从恐慌沸腾到这本,我不知道作者经历了什么,恐慌沸腾之后也就一本英雄信条勉强能看一点点了

太虚幻境:本文纯真又热情。文笔流畅,煽情动人。

世子难过美人关

《世子难过美人关》精彩片段

第1章 穿越

梳妆台前,苏寞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不得不说这张脸生的够美。
皮肤白嫩光滑,宛若凝脂,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眼眸清亮如宝石,流光溢彩。
苏寞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脑子里闪过原主这半个月来的遭遇,苏寞都唏嘘,简直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她不过是跟渣男分手时崴了下脚的功夫转眼就变成成了。
是的,她穿越了!
她倒霉相亲认错人,遇到了个混蛋,高跟鞋崴脚从台阶上滚了下去,再睁开眼,就成了要去给靖南王府大少爷冲喜的新娘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姑娘。
本来嫁人这“好事也轮不到她,可因为她爹 苏鸿山,原主他爹半月前接到信王府管事带来的消息,说信王府遭逢巨变,没了继承人,要接回当今皇叔信老王爷遗落在外的私生子也就是苏鸿山。
这对苏家可以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苏家一夕之间从偏远小镇白丁摇身一变成当朝皇叔仅剩的爵位继承人。
仅剩……意味着只要保住小命就能躺赢。
苏鸿山连夜收拾了行装,连出门会友未归的儿子都顾不上,当即就带着妻女回京。
进京路上,连番遭遇刺杀,几次死里逃生且不说了,好歹最后有惊无险的进了信王府,想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然而事情注定不会这么顺遂。
信王府三房阻挠苏鸿山认祖归宗,寻死觅活不让信老王爷立苏鸿山为继承人。
三天前,因为认祖归宗一事,苏寞和三房嫡女云葭在花园湖边起了争执,吵的不可开交之时,云葭推了苏寞一把,苏寞气不过,就回了一下,结果云葭顺势往湖里一跳。
当时湖边只有苏寞和云葭两个人,连个丫鬟都没有,苏寞就顺理成章的成了推云葭落水导致她昏迷不醒的罪魁祸首了。
云葭和靖南王府大少爷早有婚约,在苏寞进京之前,太后就命钦天监择了吉日,也就是今日出嫁。
而靖南王府大少爷身患奇症,动不得气,稍一动怒,轻则晕眩,重则吐血晕倒。
按说云葭出事的消息该死死的瞒住靖南王府大少爷才是,可第一时间就传到了他耳中。
结果可想而知,靖南王府大少爷怒急攻心,当时就一口血喷出来,人昏死过去。
而且这回比以往更严重,至今人都没醒,据说太医已经委婉的提醒靖南王府准备后事了。
突发意外,信老王爷要推迟婚期,靖南王府不同意,这也难怪,靖南王府本就指着冲喜管用,这会儿更是迫在眉睫,不把婚期提前就算不错了,哪肯延期。
只是云葭昏迷,上不了花轿,靖南王府也没法逼迫,总不能为了自己儿子就不顾别人的死活。
也不知道靖南王府到底怎么想的,可能靖南王府大少爷真的已经病到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地步了,为了冲喜,竟然连人都不挑了,要苏寞这个罪魁祸首替云葭上花轿。
甚至怕再生意外,还特意进宫求了圣旨。
只是苏寞哪肯啊,这摆明了就是算计她,推她入火坑。
她没有享受过信王府一天的荣华富贵,实不甘心替人去遭这份罪。
哭、闹、挣扎…… 可惜。
谁也帮不了她,因为皇命难违。
原主只当没人信她是无辜的,包括爹娘在内,心灰意冷之下,选择了用生命来替自己辩白。
真是有够傻的。
想到醒来时,原主的母亲许氏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苏鸿山更是赤红了双眸,要叫他们知道,疼爱的女儿已经没了,该是何等的痛心。
原主的小丫鬟半夏也一直哭哭啼啼。
依稀有吹吹打打的声音传来,看来靖南王府来接人的花轿到了。
苏寞问半夏道,“我爹娘呢?”
先前她醒来,人还浑浑噩噩,苏鸿山心疼坏了,说要去找皇上退婚,之后人就走了,“我爹不会真的去找皇上了吧?”
半夏眼眶通红,摇头道,“老爷是要进宫,可刚出院子,老王爷就把他打晕了,连带着夫人也一并带走了。”
要不是怕姑娘再寻短见,身边需要信得过的人陪着哄着,估计她也要被一起关起来。
苏寞心往下沉了沉。
打晕她爹,软禁她娘,看来她这会儿就是寻死,十有八九也会趁人还热乎的赶紧塞进花轿内了。
这般欺人,实在可恨,她要不做点什么给他们添点堵,她都觉得有愧原主。
苏寞示意半夏附耳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句。
半夏一脸错愕。
这时候,走进来好几个人,为首的是个嬷嬷,年约四十五六,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看着就精明能干。
嬷嬷走上前来,见苏寞还没穿上嫁衣,眉头一蹙,就训斥半夏道,“靖南王府的花轿已经到了,怎么还没给姑娘换衣,耽误了吉时,惹怒了靖南王府,吃苦头的还是你主子。”
半夏咬紧唇瓣,眼泪扑簌簌往下掉。
她怎么忍心催姑娘换嫁衣,看到那嫁衣她都恨不得一把火烧了干净。
嬷嬷也不指望半夏,对身后两丫鬟道,“赶紧伺候姑娘换上嫁衣。
 

上一篇 2022年7月3日 pm9:26
下一篇 2022年7月3日 pm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