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元起一何酥《阴阳斗宝》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阴阳斗宝)完结版阅读

奇幻玄幻《阴阳斗宝》,讲述主角赵元起一何酥的爱恨纠葛,作者“一何酥”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伏羲创建八卦,同时亦创立八灵将八灵将各守一方,与伏羲共同等待一个人的出现这个从他自己的梦中走出来的人,能否带来新的希望?前路坎坷,没人知道能否走到最后唯有不断前行,不论何处是归途

小说名:阴阳斗宝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一何酥

主角:赵元起一何酥

阴阳斗宝

《阴阳斗宝》在线阅读

第4章 会轩辕 议取鉴智刀

赵元起没敢离妖怪太近,仰起头看了看妖怪黑黢黢的脸,声音有点发颤地问道:“这位大哥,请问你妈贵姓……啊不是,请问你家贵姓?”

妖怪操着一口有些含混的声音说道:“啥是贵姓?我叫平山。小子,你就是赵元起啊,长得还没有我黑!”还没等赵元起回答,平山又问道:“刚才你为什么说我妈?你认识我妈?我妈长什么样?”

赵元起有点傻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平山。这个平山,不知道什么叫做口误吗?也不知道什么叫客套吗?

这时候,平山后面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平山,不动手你瞎聊什么?”平山回头说道:“大哥,赵元起说认识我妈。”

“先揍他!揍得连你妈也不认识他,他才会老老实实说你妈的事。”眼看着平山在犯浑,那个粗犷的声音语气中就带了点怒气,说话十分不客气。

平山也不生气,点点头说道:“大哥说得对!”

赵元起算是明白了,这平山,要么是刚变成人形,灵智还不怎么够用;要么是只顾埋头修炼,脑子不怎么灵光的呆子。嗯……妖怪中的呆子!

平山看见赵元起在发愣,也不打个招呼,举起大巴掌,照着赵元起的左脸就扇了过来。

身后传来一声刘秋鸿的惊呼:“小心!”

赵元起看似在发愣,其实早就留意着平山的举动,掌风袭来,急忙低头往后撤,没敢冒然出手格挡。平山一巴掌落空,往前一跟步,另一只手握拳,直奔赵元起的脑袋砸去。

赵元起有点生气,招招不离自己的脑袋,就算比你白,也不能这么干。想都不想,侧身闪过去,抬起一脚,用力地蹬平山的脚踝。

赵元起忽略了一点,平山个子高,腿长胳膊长,身高体壮,出招都不用助跑,伸手抬脚就能够着对方。蹬出去的那一脚,即使蹬中了也没有任何效果。平山一抬脚,借力打力,反而把赵元起弄了个趔趄,差点没摔倒在地。

还没等站稳,平山的拳头带着风声又砸了过来。赵元起瞬间起了一身冷汗,脚下使劲蹬地,脑袋尽量往后仰,脸皮贴着平山的拳风堪堪躲了过去,吓得手心里都是汗,后背已经湿透。

刘秋鸿在后面看得清清楚楚,大声责怪了一句:“真是个呆子!同一招打不同的人,都不知道变通吗?”

赵元起和平山拉开了距离,挠了挠腮帮子,回头尴尬地看了刘秋鸿一眼,呲牙一笑,又扭回头打量了一下平山,心想:硬碰硬肯定吃亏,投降更是不可能的,丢不起那人,那就只有比比谁更灵活了,在运动中总能找到反击的机会。

思路一变,招数也跟着变化,赵元起仗着身体灵活,不断周游在平山身侧。看着就要打到赵元起了,又被他躲闪开,始终没有得手,反倒被揍了几拳,气得平山哇哇大叫,却忘了使用自己的妖法。赵元起那几下攻击,对于皮糙肉厚的平山来说,根本伤不了他,也造成不了什么像样的伤害,伤害不大可侮辱性极强。

一人一妖斗了一会儿,谁也没能奈何得了谁。

紫棠仙子看得直皱眉,碍于神仙的身份,也不好主动下场子。身边的一个黑衣人靠过来,用低低的声音对她说了些什么,紫棠仙子看了看远处,点点头,说道:“今天就到这吧,改天再收拾赵元起。撤!”话音刚落地,紫棠仙子就消失在了原地。

那个粗犷的声音又喊道:“平山,别打了,我们该走了。回来!”平山听完,招呼也不打,抽空子往后一跳,看了一眼赵元起,也消失在了原地。眨眼间,房檐下面空荡荡的,全都消失不见,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赵元起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正要发问,忽听到后面有人喊道:“偷骨板的贼在哪里?抓到没有?大王来了!”

回头望去,只见不远处又涌来了一群人,簇拥着一个身穿华服的男人。赵元起不认识这个男人,但是刘秋鸿和解真却认识。

华服男人和阴阳使君相互行礼,又看着赵元起问道:“这位贵客就是赵元起兄弟吧?”赵元起点点头,学着解真的样子行了个礼,说:“想必您就是传说中的轩辕大王吧?”

轩辕大王哈哈一笑,说道:“赵兄弟不用客气,这里都不是外人。”走上前一把拉住赵元起的手,“赵兄弟愿意帮助抓贼,我代表子民们表示衷心感谢,让你们受累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拉住的手,赵元起心里始终有点腻歪的慌,这还是第一次被男人拉住手,碍于情面倒也不好意思直接抽出来,只好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出来,拱拱手问道:“大王,那些贼为什么偷盗骨板?这事怎么还有神仙参与进来了?”

轩辕大王闻言,苦笑了一下,说道:“这事说来话长。不如和我回去王宫,咱们边吃边谈。赵兄弟以为如何?”赵元起没说话,扭头看了看刘秋鸿和解真。看到阴阳使君点了点头,赵元起也对着轩辕大王点了点头。

轩辕大王高高兴兴,与赵元起并肩而行,没有一点当大王的样子。侯冈颉则领着人走在前面,一行人向着王宫的方向走去。

所谓的王宫,只不过是很普通的一所大房子,外表上看不出来有什么特殊之处,和寻常人家没什么两样,就是多了许多侍卫。

众人落座,轩辕大王想要吩咐设摆宴席,被赵元起劝住。

赵元起现在对吃喝没兴趣,心里有事,始终想不明白,高高在上的神仙怎么会参与到偷骨头这事上来。难道是天上的骨头不够吃了?肯定不是!难道是这些刻写了文字的骨头涉及什么秘密?那应该直接毁灭才是,不应该抹掉了文字又把骨头还回去。看来,毛病还是出在文字上面。

这时,轩辕大王已经让仆从给众人倒了些水,然后说道:“神仙参与偷骨头,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但是骨板丢失,却是因为我们要推广文字。”

轩辕大王拿起桌子上一块刻了文字的龟甲,接着说道:“我自当上大王以来,事务渐渐繁杂。以前的记事方法,经常出现谬误,耽误了不少事情。后来,我的左史官侯冈颉出去巡游的时候,在一个部落里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那个部落的记事方法与我们不同,而是在使用一种叫做‘文字’的图纹来记事。就是这个。”

指了指龟甲刻写的文字,轩辕大王继续说道:“侯冈颉在那个部落里考察了几天,发现文字记事确实比我们的方法好用,于是就学了回来。试用了几天,以前记事的弊端几乎都没有了。可是那个部落的文字并不多,在我们这里还是有些不够用的。”

侯冈颉在旁边不住地点头,表示轩辕大王说的都是实情。

轩辕大王看来看赵元起,发现他正侧耳倾听,才又说道:“我就派侯冈颉去巡游更多的部落,看能否发现更多的文字。果然,新的文字不断被发现。侯冈颉也渐渐学会了造字的方法,不再外出,而是潜心创造新的文字出来。搜集、整理文字的事情,就交给了我的右史官沮诵去做。”

说到这里,轩辕大王轻轻地放下那块龟甲,有点懊恼地说道:“有了文字,我们也想让更多的人学习使用它,就把文字刻写在骨板或者龟甲上,方便以后教授子孙,也让子孙们知道先祖的伟大功绩。可谁也没想到,那些刻了文字的骨板和龟甲会经常被偷。”

轩辕大王叹了口气,很是无奈地说道:“没有推广文字以前,子民们凡事都要去问问鬼神,自己很少主动思考如何去做,因此做出了很多错事、傻事。推广文字以后,经过学习,子民们也懂得了很多道理,很多事不再求问鬼神,反倒惹得鬼神有些不乐意。按理说,不用每件事都去烦劳鬼神,应该算是一件好事,不管对于人还是鬼神,都有减轻负担的好处。也不知道那些鬼神怎么想的,传话出来,禁止我们再去学习使用文字。”

说到这里,轩辕大王愣愣地盯着眼前的龟甲,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抬起眼皮看着赵元起说道:“我能感觉到,学习文字以后,我们的生活已经越来越好,但头疼的是,记录文字的这些骨板和龟甲频繁失窃。一开始,我们想到了肯定是哪个鬼神借着骨板龟甲的丢失,给我们来个警告,却没想到会有神仙直接参与进来。”

赵元起一直没有插话,静静地听着轩辕大王所说的一切,若有所思地说:“他们偷取骨板,只是抹掉了上面的文字,又把骨板还了回来。我觉得,这不只是警告,还是一种威胁。”说完,看了看轩辕大王,又看了看在场的其他人,“如果还不听话,下场就如同骨板上面的文字,直接抹杀。”

除了阴阳使君,在场的人听完赵元起的话都悚然动容,不管抹杀谁,作为领头人,轩辕大王和侯冈颉肯定都逃不掉。轩辕大王和侯冈颉互相看了看,脸上的冷汗已经下来了,都瞪大了眼睛盯着赵元起,迫切地想听听他有什么好主意。

赵元起挠了挠腮帮子,想了一会儿,说道:“推广文字,肯定是有利于子孙的好事,但也不能任人宰割,神仙也不行。有两件事必须要解决。”又朝着轩辕大王拱了拱手,“一是解决骨板上的文字被抹掉的问题,用什么办法可以让文字永远不会消失。二是你们的安全问题,应当早点做好防备。”

赵元起和阴阳使君交换了下眼神,继续说道:“安全问题好解决,多派人手,或者也去邀请和你们交好的、本领高强的鬼神,来保护你们。最好多请几位。”

说到这里,赵元起站了起来,环视全场,郑重地说道:“唯独这文字保存的问题不好办。以鬼神的手段,毁掉这些骨板和龟甲上的文字,不是什么难事。我们必须要找到一种方法,让他们毁不掉这些文字。”

人们议论纷纷,交头接耳,说什么的都有。人心难测,神鬼难防,谁也不知道那些鬼神会使出什么样的手段出来。看来,要么是能找到一种毁不掉的材料,在上面刻写文字;要么是找到一件毁不掉字迹的刻笔,刻写的文字难以被磨灭。

经过一番热烈的讨论,为了双保险,轩辕大王最后听从赵元起的建议,决定先派一部分人去寻找毁不掉的材料,另派一部分人去寻找毁不掉的刻笔。毁不掉的材料好办,只要有神仙的协助,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发现。可这毁不掉字迹的刻笔,谁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

轩辕大王有点犯难了。

赵元起一点也不犯难,扭回头去,上下打量了一下刘秋鸿和解真,心想:他们活了那么久,和神皇伏羲关系也亲近,应该会听说一些相关的传闻或者传说。伏羲大叔派他俩来协助自己,那他们应该也不是什么碌碌之辈。

赵元起的内心活动,早就被刘秋鸿看破。她先是看了一眼解真,确定了一下眼神,然后对轩辕大王说道:“关于那个刻笔,我和解真倒是有些耳闻,但也不知道真假。我们可以去试试寻找,但不一定能找到,只能尽力而为。”

轩辕大王听到刘秋鸿这么说,眉头总算舒展了不少,也十分诚恳地说道:“非常感谢诸位贵客的鼎力相助!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和我的子民定当全力以赴!只是这事很困难,能找到刻笔最好,找不到也没关系,不用刻意强求。一切当以各位的安危为重!”

解真拱手说道:“轩辕大王,此去前路渺渺茫茫,我们谁也不带,就我们三个就可以了。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说完,起身拉起来赵元起,和刘秋鸿向轩辕大王行礼告辞。

轩辕大王带着其余众人一直送出王宫,叮嘱了几句,直到看不见了赵元起三人的背影才转身回去。

赵元起到现在还是懵逼状态,完全不知道刘秋鸿和解真想去干嘛,一直到被他俩裹挟着离开王宫,也没搞明白要去哪里。

走着走着,赵元起忍不住地埋怨起来:“我说,咱们也不是外人,要去哪里怎么着也要告诉我一声吧。我还糊涂着呢!”

刘秋鸿问赵元起:“听说过盘古斧吗?”

“就是盘古开天辟地用的那把斧子?”

“没错。”

“斧子也能刻字吗?那么大个,怎么刻?劈柴还差不多……哎呀!你怎么又打我的头?”

“劈柴?亏你想得出,我都想先把你劈了……”

“秋鸿别闹,说正事。这事儿他得知道。”

“哼!看在我哥的面子上,先饶了你这回……你过来,离我那么远干什么?”

解真笑着摇摇头,这个妹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三千多年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她在别的男人面前这个样子,以前也不是这样的。

关于这个事情,赵元起也搞不明白,自从认识刘秋鸿以来,动不动就被她揍,一点都不见外,可自己偏偏还不讨厌,打情骂俏也不过如此。

看见赵元起老老实实跟在自己身边,刘秋鸿很满意,继续说道:“盘古开辟天地时,除了盘古斧外,还用了一件东西,叫做鉴智刀,是盘古刻画图纹所用……”

“这么说,鉴智刀也算是神器了?”赵元起两眼冒光地问道。

刘秋鸿瞪了赵元起一眼,说道:“看你那老财迷的样子!据说这把刀刻画的图纹,除非盘古亲临,否则谁也磨灭不掉,可是谁也没见过这把刀是什么样子。盘古死后,鉴智刀便不知所踪。”

一听到这个,赵元起双眼的光芒暗淡了下来。

刘秋鸿看着好笑,笑着说道:“后来,神皇伏羲创立乾灵将的时候,偶然间推算出鉴智刀大概的位置,于是亲自过去查看。神皇回来后,只是跟我们提起了鉴智刀大概的位置,一点也没透露出探查的结果,只是告诫我们,时机未到之前,不让我俩去查看验证真伪。刚才,你在轩辕大王的王宫里,提到了要寻找毁不掉字迹的刻笔,我和解真都觉得,可能寻找鉴智刀的时机已经来到了。”

解真点点头,说道:“按照神皇的意思推测,这把鉴智刀,可能还跟你有关。”

赵元起吃了一惊,不明白解真说的是什么意思,问道:“跟我有关?难道我是盘古大神的转世?”话问完了,赵元起又兴奋起来,盘古转世啊,想想就来劲。

解真认真地说:“不是。你想多了。你跟鉴智刀有什么关系,我们也不知道。也许只有到了地方,我们才知道答案。你也肯定不是盘古大神的转世。”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点走吧!我才不管它是不是什么转世呢!”说完,赵元起一个箭步,就窜到了前面,但却停在了原地东张西望。

刘秋鸿故意问他:“你怎么不走了?”

赵元起一副讨好的样子,笑着说道:“这不是还得需要二位大仙指路不是……大仙请!”

上一篇 2022年6月30日 am5:35
下一篇 2022年6月30日 am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