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里住着很多大佬》庆云嘉月最新热门小说_(庆云嘉月)完结版阅读

《我的身体里住着很多大佬》是作者“没有毅力的人”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奇幻玄幻,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庆云嘉月,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我是谁?
一代武学宗师?
以技破天!
天下第一剑神?
剑开天门!
白鹿书院院长?
言出法随!
古今第一的诗仙?
琴曲万载的雅人?
心灵手巧的神厨?
巧夺天工的神匠?
为追寻真正的自己,
庆云打破世界意识的本源,
让承载在自己身上的的每一个灵魂人格都得到解脱!

小说:我的身体里住着很多大佬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没有毅力的人

角色:庆云嘉月

评论专区

女皇调教日记:看封面可知这是一本宅臭文,正常人慎入。

未来宠物店:这本之前看宠物天王不过瘾搜到过,不过比较一般主角太能闹腾了,一点不合理,里面角色智商全为负,各种神奇的动物都当看不到。。算了

无限邮差:这不是黑暗文,也不是神经病主角,是反社会作者的精神投射,令人作呕

我的身体里住着很多大佬

《我的身体里住着很多大佬》精彩片段

第4章 绝对是剑的问题

不到半刻,弄堂外便聚集了许多百姓,人头攒动,叽叽嘈嘈。

蹊跷的是,那声势浩荡的一剑却没有伤到弄堂里任何百姓。

仅仅是将屋子如糖葫芦串一样,一刀两半。等到城卫军姗姗来迟时,弄堂里已经悄无声息,哪还有肇事者半分影子。

张氏别苑。

富丽堂皇的府厅内。

张家家主坐在主座,两边是张家的数位长老和客卿。

张家家主张驰眉头紧皱,一言不发。

“家主,郝神医说了,大公子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了。”

大长老率先开口,他在家族里一向是个和事佬,只为家族发展,并不希望家族树立太多敌人。

“大长老,你这话说的是不是不太合适!大公子是无性命之忧,但是这事能就这样过去吗?这打的是我张家的脸面!”

大长老话音刚落,一边的二长老立马尖着嗓子道。

“家主,要我看,这事必须严查到底!恩儿是我张家最有希望冲击天人之境的年轻一辈,如今被莫名其妙的打成重伤,就算没有损伤根基,落下了这么大的心魔,日后能否突破天人都成了问题!”

“老二,你闭嘴!还嫌族里不够乱是不是?”大长老厉声一喝。

“如今古家,姚家和李家都盯着我们张家在,自从老祖宗上个月闭关开始,其他几家就一直暗中在我们商会、作坊寻衅滋事。如今首要的是,稳住家族产业,等老祖宗出关。到时候,老祖宗打破天人五衰,一切再报也不迟!”

“哼,兴许恩儿就是他们打伤的!”

二长老面色不悦,他是族里的主战派,虽然为人激进了些,但并不愚蠢,大长老说的确实有理。

“刚才雍政王府来人了,说恩儿的事,他们会去查。”

张弛扫视了一眼二人,停顿了几秒又道。

“巳时城东那股剑意,老祖宗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可能,渡不过这次的五衰了。”

张弛刚说完老祖宗的事,座下便一片哗然。他们张家之所以能在守士郡有一席之地,便是靠这位活了两百多年天人境大圆满的老祖。

但就算是天人境,也有寿元限制,三百年。如今已过了两百多年,随着天人五衰的来临,老祖不得不闭关。否则张家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也会被其他几大家族蚕食的一干二净。

“这可如何是好,如果恩儿不受伤,二十年内必成天人。我张家也还有喘息的机会,现在这是天绝我张家啊!”

五长老是个胖胖的中年男子,听到老祖的消息,一下激动的站了起来。

若是论血缘,他五长老还是老祖宗的直系子嗣。

“老五,不必激动,我已经让阿三去梨园了。”

张弛语气平淡。

“老祖闭关前交待过我,如遇族难,可带话给梨园,他们梨园会帮我张家避过一难。”

守士郡城西,庆云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发呆。

就在刚才,他又失忆了。他想破脑瓜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又突然出现在大街上了,背后还背着断剑。

他有点怀疑,是不是这柄剑搞的鬼。

第一次在和尚墓前,他见了鬼,然后出现在了守士郡茶馆。这一次又是他突然出现在了大街上。但是,两次,他都没有拿着这把剑,而这把剑都跟他。

“绝对是你搞的鬼!”

庆云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算了,我还是先去找季晁大叔吧。”

他想了想,望向路边。

在一家粮铺旁边,正好坐着一个穿着朴素的年轻男子。

他快步朝男人走过去,低头问道。

“请问一下,古家怎么走?”

男人抬头看了一眼庆云,又低下头去,没有做声。

庆云有些纳闷。

“请问一下。。”

“不知道,快滚!”

男人突然低声吼道。吓了庆云一跳。

庆云突然感到有些委屈,他不喜欢城里人的脾气。这些人都不如和尚待他好。

兴许是男人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抬起头又看了一眼庆云。

“一直往左走,快滚!”

看着男人的变化,庆云搔了搔头,傻笑的说了一声谢谢。

跟着男人的指示,他一路走走停停,一边欣赏大城市的繁华,一边向前走去,

一路上,他看到了很多新奇的东西。

如一个穿着简陋的白褂的男人,喝了一口烈酒,然后对着火把一口喷出,便是漫天的火焰,格外惊人。

还有的,是两人配合,一人躺在地上,胸前隔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另一人举着重锤一锤下去,石头裂开,而石下的人,毫发无损。

这些戏法看的庆云连连称奇,以至于等他找到路边挂着古府牌子的大院时,已经过了一个时辰。

在古府面前站立,他才发现古家有多大,光是门口立着的两个巨大的石头狮子,便比他樊云寺的大门还要巨大。

他走上前去,门口站着的两个护院武卫立马拦下了他。

“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没有感情的拒绝响起,庆云往后退了一步。

“我找季晁大叔。”

庆云伸着脑袋往里面瞅了瞅,但是门后一块巨大的石头屏风挡住了他的视线。

“教官大人?”

其中一人听到王季晁的名字,有些惊讶。

随后向另一人低声说了些什么道。

“稍等,我进去通报一声。”

说罢,便转身向府内奔去。

不多时,护卫的身影又从院内跑了出来,跟着出来的还有庆云熟悉的身影。

“大叔!”

庆云一喜。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唯一信得过的就是王季晁了。

“你怎么来了!我刚听说弄堂那边发生了些事故,正急着过去接你呢!”

王季晁看到庆云没事,吊着的心放了下来。他听着说,整个弄堂都被一剑劈成两半,就知道肯定是庆云出事了。能造这么大影响的,只有那把剑了。

如今看见庆云没事,他算是安下心来。

“这是我老家的侄子,过来投奔我一段时日。”

他转过头对着两个护卫交代了句。便领着庆云踏入了古府。

刚进大院,一个穿着华贵衣裳,身后跟着数十护卫的青年,便迈着大摇大摆的步子朝着二人走了过来。

“哟,王教官,这是带的哪来的野孩子来我古府了?连通报也没通报,当我古家是收容院了?”

上一篇 2022年6月29日 pm9:36
下一篇 2022年6月30日 am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