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筱沐原明安(我喜欢的马甲大佬暗恋我)全章节阅读_(林筱沐原明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我喜欢的马甲大佬暗恋我》,是作者“爱吃麦卷的小瑜瑜”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林筱沐原明安,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女主温暖乖顺人间小太阳?实则防备心强,坚韧装乖顶级画手】
【男主清冷克制禁欲系医生?实则腹黑强势,细腻专情商业大佬】
【双强马甲+甜宠爽文+互向暗恋+久别重逢】 两人互动超甜!!
落难千金林筱沐,与医学世家养子—原明安因缘邂逅,她以为是初遇,原明安却是重逢;
双向“暗恋”时,发现对方似乎是个穿着马甲的大佬;
因缘际会,掉马后:
林筱沐:小时候你给过我糖,现在还会给吗?
原明安:你究竟画过我多少张画像,之后还会画吗?
【tips】
1、男女主算是久别重逢;
2、双强马甲,因过度脑补两情相悦变互相暗恋;
3、掉马后报复秀恩爱,甜爽+救赎
4、男女主人间清醒,三观正!

林筱沐遇见过原明安三次:
第一次,5岁,小筱沐走丢,被落荒小原明安捡到;她被接回家后,只记得冷着脸但会给她糖的大哥哥;
第二次,22岁,林筱沐是青春洋溢的小太阳,站在讲台中央,周身光华笼罩,原明安坐在台下,看她发光发亮;
第三次,25岁,落难千金林筱沐,晕倒在原明安家门口,醒来后推开他,怒问,“你是谁?要干什么!”;
一场误会之后
向来沉稳持重的原明安:“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没反应过来的林筱沐:“啊??”
……

小说:我喜欢的马甲大佬暗恋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爱吃麦卷的小瑜瑜

角色:林筱沐原明安

书评专区

炽焰之魂:奇幻新书戳中我的看点。听说开篇就**了干姐姐……冲这个给个粮草先。

骑士号角:简介高大上,至于正文…算是粮草。

飞越泡沫时代:粮草日娱本来就小众,精品更少,这本应该是一流水准了。主角唯一天赋就是绝对音感,从做经纪人开始,做娱乐公司,推乐队。另外,明菜天下第一

我喜欢的马甲大佬暗恋我

《我喜欢的马甲大佬暗恋我》精彩片段

第5章 小男孩

那时林筱沐5岁,某一天放学后。

小筱沐一个人撑着把小黄鸭的雨伞,走在大雨磅礴的马路边上,车流疾驰而过,她一边流着泪,一边喊着妈妈,直到天黑也没找到回家的路。

不知走了多久,突然,路边冲出来一个浑身湿透瘦瘦高高的男孩,看着像是10岁左右,白皙的小脸上有些许淤青和泥污,一双通红的眼睛盯着她时,竟有些吓人。

小筱沐有些害怕,止步不前,可前后也没有什么人,强忍着恐惧,颤颤巍巍地问道,“大哥哥,你……你有看见我妈妈吗?”

不知是哪个字眼刺激到面前的男孩,他竟凶狠狠地瞪了过来。

“我……”小筱沐被吓得结结巴巴,但又得安抚着对方继续说,“你,你没见过就算了,别生气,别凶我,大哥哥。”

前面的男孩看了她一会儿,没再理她绕开人,准备往前走。

这时,小筱沐才发现他胳膊有个伤口正在流血,自小锦衣玉食的她哪见过这个场面,虽然有些害怕,但抵不过一颗纯真善良的心,她连忙将伞撑在他头顶,语无伦次的说,“你….你的手在流血…”

男孩比5岁的林筱沐高了不少,所以小筱沐要踮起脚撑着伞,才勉强遮住两个人。

那个男孩,回过头来,看着眼前这个粉妆玉裹的小女孩,冷冷的说,“别跟着我。”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小筱沐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听着很委屈,“妈妈没来,司机叔叔也不在,没人来接我回家。”说着说着那双大大的眼睛,又蓄满了泪水。

男孩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的小女孩,冷冰冰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嘲,“我也没地方去,别跟着我。”

说完就走进了大雨里。

雨幕中,路上空无一人,只有疾驰而过的车辆;小筱沐看了一眼身后,又看了看前面逐渐远去的男孩,心中的恐慌达到顶点;

片刻后,向着男孩的方向跑去,边跑边哭喊着,“大哥哥,别丢下我…..呜呜呜……”

男孩听到身后断断续续的哭声,脚步没有任何停滞,依旧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身后那稚嫩的小女孩声音越来越小,快被淅淅沥沥的雨声所掩盖了。

没过多久,男孩的步伐越来越慢,直到身后的小女孩跟了上来。

“大哥哥,你别丢下我,我害怕。”小筱沐睁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抬头望向男孩,充满了委屈与无辜。

男孩看了一会儿,没再说话,但脚步慢了很多,而身后的小筱沐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就这样,男孩把小筱沐带回了自己的家。

虽说是家,不过是别人废弃了的房子而已,勉强住着遮风挡雨罢了。

屋子里连灯都没有,男孩将自己简陋但铺着干净被子的木板让给小筱沐,勉强称作为床,之后还给了她一个馒头…….

就这样小筱沐“住”了下来。

接下来这几天,小筱沐都会跟在男孩身后。

他发传单,她就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去帮大老板捡球,她坐在会场边上等着他。

小筱沐哭过很多次说要找妈妈,但又无能为力。偶尔,男孩多挣几块钱,也会买几颗糖哄着她,让她别哭。

当然,小筱沐也好奇过,睁大眼睛问男孩,“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你爸爸妈妈在哪里啊。”

充满童真的言语没能化的了男孩眼中的冰冷,只是沉声说,“死了,别问。”

小筱沐不知道死亡是什么,但被男孩眼中的阴沉吓住了,不敢再多问。

之后,她就更乖了,跟着男孩到处流浪,但对亲人的想念和那天壤之别的生活环境,终是让小筱沐发起了高烧,浑身滚烫连连梦呓,一直喊爸爸妈妈。

男孩见状,一向没有什么表情的小脸,显得有些焦急,他带着本就空荡荡的钱包,将小筱沐送去了医院,在多次因为医药费寻求无果的困境中,一对年轻的夫妻冲到病房,抱住了小女孩…..

关于5岁走丢时的记忆戛然而止。

林筱沐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特别是小时候那场高烧后,小男孩的脸她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能记起些相处的零碎片段。

眼前这本画册里的小男孩,还是林筱沐小时候那场高烧后,靠着模糊的记忆画到本子上,勉强留下来的身影。

后来的事情,是听母亲房曼说,那个小男孩被他们送进了安城最好的福利院,可以得到很好的物质和教育资源。

那时,林筱沐一个心智未开的孩子,竟觉得安心了不少。

但当小筱沐过了一个月,偷偷跑去福利院,想看一眼那个大哥哥的时候,那个没有名字,没有爸爸妈妈,什么都没有的男孩,记忆里已经模糊了的面孔,早已经消失了。

据福利院的老师说,是他自己跑的。

从那以后,林筱沐再也没有过那个男孩的消息。

画册上那些画像,是林筱沐靠着自己的想象,画出来男孩逐渐长大的样子。

不管他在哪里,不管他现在过得怎样,林筱沐希望他能平安喜乐。

想到这里,林筱沐又拿起画笔,寥寥几笔下去勾勒出一个青年的身形,接着慢慢描摹,不到二十分钟又一张青年的画像在纸上成形,人物比例设计恰到好处,体态端正,栩栩如生。

那个小男孩长大了应该是这个模样吧,林筱沐忍不住想。

当画笔来到人物五官的时候,不知为何,她竟想到了那张棱角分明的清冷面孔,这个脑海中忽然跳出来的画面将她吓了一跳。

原明安的气质与谈吐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家庭,小时候定是锦衣玉食,哪会流落至此呢?林筱沐不禁摇了摇头。

可正当她继续手的动作是,低头定睛一看,画上那个青年的身形,竟然是初次见原明安时,他穿的那身白色衬衫和休闲裤的模样。

林筱沐当即心头大乱,她这是在干什么!正准备撕掉这页时,房门外有人敲了敲门。

“沐沐,吃饭了。”

“哎,来了。”

林筱沐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又小心的将手中的画册放在了书架上,才出门去。

餐桌上,林筱沐有些心不在焉,想了一会儿,开口问房曼,“妈妈,你还记得我小时候走丢的那件事吗?”

正在喝汤的房曼放下手中的碗,“依稀记得些,怎问起这个?”

“就突然想到那个救了我的小男孩,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林筱沐放下餐具,双手交叠撑在下巴,叹声道。

房曼看她一脸遗憾,正色道,“你当时哭着闹着想要去找他,我们费了好大力气才哄好你,不过后来你爸爸是派人找了好久,可惜没有一点消息。”

林筱透亮的眸子瞬间黯淡了许多,“他什么都没有,但对我很好,我记得我每次哭闹要找你们,他总会给我糖吃……”

“妈妈,你还记得他的样子吗?”

房曼这次思索了很久,才慢慢道,“过去二十年了,实在记不清楚,只记得我和你爸爸赶到医院时,他站在你的病床前,手中攥着几块钱看着你不说话。”

那个小男孩当时在想什么呢?

这句话留在林筱沐的脑子里很久,晚饭后她坐在阳台上,面前的画板上勾勒着什么,直到画完,她看了许久才起身离开。

窗外的月光透过树荫,洒下斑驳的倒影,投射在画板上,一个小女孩躺在病床上,小男孩站在一旁,手里攥着寥寥无几的钱,双目通红,无能为力……

右下角落款有一行小字:平安喜乐。

华灯初上,安城美轮美奂的夜景,错落在原明安身后的大落地窗,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段,自是繁华非常。

他坐在宽敞整洁的书房,身为心外科的医生,却盯着手边一本脑外科的书籍,足足愣了几秒。

这本书是他向脑外科的陈关医生借来的,至于为什么要借,连他都说不出什么缘由。

下午,原明安正在和陈医生讨论研讨会的事情。

忽然,被门外一个吵杂的声音打断。“陈医生,病人房曼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可能有些问题,要不要联系她家人…..”

小护士话说到一半,看见了号称医院的最想嫁的高冷男神原医生后,立即噤声,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但余光一直瞥向原明安。

“来了半年,遇事怎么还这么咋咋呼呼的,怎么了….病例给我看看。”

陈医生接过病历看了一阵,才说,“这个情况可能不太好,她的家属叫…..林筱沐是吧,待会我亲自打给她。”

听到林筱沐的这个名字后,原明安目光一顿,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上午见到的那张干净素白的脸庞,是他认识的那个林筱沐吗?

检查结果不太好……他不由皱了皱眉头。

陈医生正犹豫着要不要先让原明安等一会儿,没想到原明安先开口了,“陈医生,病人优先,我等你打完电话。”

陈关看向这个年轻的医生,心中不由得称赞,难怪那些小护士对他趋之若鹜,原明安不仅工作认真负责,且天赋极高,也肯刻苦钻研,不到三十就能升到主任医生,前途不可堪量呐,更何况他的背景…..

电话开的外音,接通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到了原明安的耳朵里,虽与原音有些许区别,但还是那个温和似阳光的声音,不过此刻带着一丝淡淡的疏离感。

“你好。”

“林筱沐是吗?房曼的家属吧。”

“嗯,是的,请问您是?”

“我是佳安医院脑外科的陈医生,你母亲的情况可能有些不太乐观,请你一周后亲自来趟医院,商量一下治疗方案….”

……

电话那端的林筱沐听起来很担心,追问了许多,不过最终还是担忧的挂掉电话,电话挂掉的一瞬间,原明安清晰的听到一声深深的呼吸。

原明安看了眼病历单,一向不多问别的科室病例的他,难得开口,“这位病人是,颅脑外伤引起的脑出血?”

“是啊,3年前这位病人出过一场严重的车祸,她丈夫还是当时的大人物呢,却不幸当场死亡;虽说她运气好点吧,但手术后常年头晕目眩,这次可能又要住院。”

“唉,得亏是这位家属坚持治疗,不然植物人的可能性很大……”

原明安怎么也没想到,林筱沐早上说陪母亲复查,看似轻松的一句话,背后竟是这样不为人知的故事。

人间疾苦每时每刻都在上演,谁都避免不了,他也是。

原明安脑海里想起来5年前的林筱沐,灿烂如阳光的笑容丝毫不加掩饰的在她脸上绽放开来…..

如今的她笑起来也很温暖,不过还夹杂着些许沉淀下来客套与疏离。

不觉间有一股难明的情绪慢慢浮上心头。

上一篇 2022年6月29日 pm9:35
下一篇 2022年6月29日 pm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