崂山茶,一个崭新的茶文化品牌

刚出村口,在一小块空地里放着一口大缸,一边已经碎裂,像是谁家搬到地里的时候不小心给碰坏了。这种型号的水缸搬到地里来,不是用来蓄水,而是用来蓄肥的。这是中国几千年的农业社会为土地增加肥力的方式。这是不蕴涵任何现代高科技的土法子,却是现代人最期盼的天然污染。

在这里,并不是要跟大家讨论如何制肥,制肥是为了茶叶,也就是茶叶安全的问题。在我与人谈茶的时候,常听到人们抱怨茶叶里的农药、化肥等,这个担心好像已经涉及了所有的农产品了。为了快速提高产量,有些人总会不择手段,喝茶,最重要的也是茶的安全,所以,种茶、制茶不要迷信高科技,越是自然的才是最好。

每天下午2点,全家人都要去爬松石山,爬到松石在旁边的亭子里休息一会,然后绕过松石,顺着一条踩出来的小路往山下走,下山后是一片芦苇,芦苇旁边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小路,往北走几十米,隐没在茶叶里有一条水渠,莹莹的水在水渠里静静的流淌。孩子们在水渠旁玩五到十分钟,我们从水渠上的小桥走上另一条田间小路,顺着这条小路从西南面回到村子。

这条散步的路并不长,每次都要花去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当作活动筋骨了。而我们走过的这条路,是走在茶叶地里的。从出了村开始,满眼的茶叶,远的,近的,大块的,小块的,露天的,大棚的,高处的,低处的,有着所有茶叶在这个村子的存在形式。

村子的西面是连绵的高山,村子离山又是那么的近,下午太阳下山格外的早,在我们走过的这一路,也是落日余晖在村里、田间遍撒的时候,特别是茶丛上头透着金黄的光,让抖出茶丛的片片茶叶子,如金叶,闪着灿灿的金光。

今冬,年关,天气暖和,每天一次的闲逛成了一种享受。村外的行人并不多,偶尔的会有一辆车闪过,剩下的时间,都是我们一家人独享这一片的田野。

这一路,见到的不光是茶叶的田,还有村民种植茶叶的痕迹,本文开头所说的大缸,还有挖在地头的用水泥砌成的肥料池,还有村民用树枝围绕起来的篱笆,一块茶叶地,就是一件艺术品,是村民用茶叶的需要以及家的需要绘制、雕刻成的,是纪实种茶生活的一种表现。

出门前,我们会先泡好一壶茶,浅浅的放一撮茶叶,等结束这一天的步行后,全家人争着和壶里温乎的茶汤。

当浅绿的茶汤出现在一室内一桌上的时候,让人的心灵获得片刻的安宁,当行走在茶田的垄间时,获得的是一片天地的祥和,茶,源于田,止于杯,结果给人的都是心灵的净化。

腊月二十九的下午,我们重新调整了线路,顺道去家里的茶叶地看一看,那一百多米的两垄茶叶如两根筷子搁放在地上,因为没有盖棚,表面上挂着枯黄的叶子,这些枝叶在春节后都要被剪掉的。旁边的大棚里,依然如春,不见有秋冬的败叶,塑料薄膜盖住了一个春天的季节在里面,连地上的青草依然保持着夏天的样子。一张薄膜,分开了两个季节。

每次在茶叶地里散步时,我一直在构思如何写崂山茶的思路,崂山茶就在眼前,最远的也不过是在临近的镇子里,用旅行的方式去写?当然不合适。但可以用生活去诠释,如崂山茶可能摆在很多人的桌上。

现在有许多纪录茶叶的方式,每次出门去散步,我都要带着相机,遇到吸引我的地方,都要将之拍摄下来,在相机里的SD卡上攒了不少茶叶的图片,只不过冬季的茶叶没有春夏季节里那么生动,依然带着北方冬季的特点。但是你旁边的杂草要明亮一些,杂草已经枯黄了整个冬季。

前些天去冰箱里拿茶叶,在一个袋子里发现单独一个包装样式的茶叶,仔细回想,这是家里第一锅茶叶的最后一包。本就不多,另外的一些都去了别人家的桌子上,也不知道是否有人还存有今春的第一锅茶。

大年三十,微信里的茶叶广告终于告以段落,为一年的茶叶画上了一个休止符,而对茶叶来说,这只是几天的修正,春节一过,茶农重回茶园,开始新年的劳作,那些广告开始积蓄客户。当茶叶第一次在崂山扎根的时候,是农业方式的一种改变,当祖辈的人在地里撒着麦种或玉米种子的时候,是否会想到,这能长出小麦的地里,有一天居然种上了茶叶,是否会想到,为种粮食打造的农具也改换成了种植茶叶的了。

那天,与朋友聊起小时候干过的农活,这一样那一样的说着,有些农具的使用已经变为历史了,新成长起来的这一代人,已经遗忘了几十年前的农具了。

旧有的农具被淘汰,管理茶园的各种工具在村民的家里齐全了起来,这就是种植时代变革。同时,种粮的村民也悄悄的改变农村的种植文化,新的农耕文化形成了。

文化需要积累,也要发扬,崂山地域上的茶叶文化在悄悄的向外传播,靠着茶叶的品质和崂山的人,别处的人通过与崂山的联系知道了崂山茶,崂山茶在他们的心里慢慢扎根,新的茶文化品牌逐渐成熟起来。

新春的鞭炮声在村里响起,拉开了过年的序幕,也开始了崂山茶文化篇章里新的一个段落的叙写。

崂山茶
崂山茶购买微信
                       
崂山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评论列表(6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