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的小渔船 崂山文化

同学在群里分享了一个小视频,一座小岛在大海中荡漾,背景里是小渔船的马达声,突突的,有点急促。同学搭乘的是小渔村常用的一种出海用的小渔船,十几米左右的长度,使用的动力是柴油发动机,噪音超大。

这么一条船上,一个或者两个人出海捕鱼,维持生计。

出海捕鱼的这些小渔船也是看天吃饭的,年景好的时候收获会多一些,如果碰到不好的年景,收入会少很多。就如现在,虽然每天坚持出海,可是捕捞回来的海货并不多,有的时候连油费都卖不回来。中秋节那天上午去给舅舅送月饼,舅舅不在家,驾驶着他的小船出海了。前一天在海上跑了一天,却也没捕到几条鱼、几个虾,想着趁中秋节当天再出一趟海,起码将晚上吃月饼的菜给备齐了。

中秋节那天还是没有吃到新鲜的海鲜。

崂山区王哥庄街道有一个叫“港东”的渔村。以前这个村几乎家家都捕鱼,驾驶的船只是30米左右的大船,一般每条船上是6-8人。每到捕捞的季节,全村的船浩浩荡荡的出海,仓满之后结队而归,港东的码头上到处都是收获后的满脸笑容。

也因为是海里的鱼虾资源少了,渔民或慢慢上岸另谋生路,那些舍不得离开大海的人依然驾船在近海从事捕捞。

因为近些年旅游业的前景好,在港东的文武港码头上,游艇、快艇慢慢多起来。这些为旅游服务的船只让港东的码头又有了另外的一种姿态。

读青岛作家阿占写的文章《这些活体的海上样板》文中提到海边的舢板。我特意去搜了一下舢板的图片,与我记忆里靠“橹”为动力的小船不太一样。

乔宇创作的歌曲《让我们荡起双桨》就提高划船的双桨问题。海边的非机械动力小船用的是橹而不是双桨。一条长橹架在船尾,支着船橹的是一个十厘米高的小铁棍,一头定在船身上,一头焊着一个光滑的铁球,驾船的人就是靠着这么一个装置给船以动力,给船以方向。一些有经验的老渔民还能将另一支橹架在船舷上,与船位的驾船人合作,这个本事在渔民里也很少有人会。随着机械动力渔船的普及,这些摇橹的技术也在年轻一代里失传了。

渔民、渔船,看到这些的时候,让我们联想起来的多是满载而归。满载而归是可遇不可求的,海上的渔民生活其实是很艰辛的,风吹日晒下的干裂皮肤,满身的浆泥衣服,手指上永远是伤口;还要面对海上的风云突变与大风大浪。

当渔船停靠在码头的时候,游客们纷纷的以渔船为背景,拍摄几张相片分享出去,可是谁也不会想到,这些静静停靠在港湾里的渔船,前一刻刚从风急浪高的海里归来。看着那些满身疲惫的渔船,真是很难让人将它们与惊涛骇浪的大海联系起来。

太阳已偏西,山巅的最后一抹晚霞探出山头,为山景留下最后一线光彩。海边的小港湾里,船儿斜立在退潮后的浅滩里。港湾的堤坝上,一群无处可去的人与垂钓者一同盯住鱼竿,微风吹过鱼竿的末梢,引得鱼竿轻轻的晃动,人们立即紧张起来,误以为鱼儿已咬钩。远传的天际里,一艘突突的小渔船借着山边的余光正在往回赶,大海停止了咆哮,催动着海浪,将小渔船往海边拥来。

海边的小渔船 崂山文化
博主的微信

上一篇 2020年10月12日 pm4:13
下一篇 2020年11月1日 am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