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君怀她笑颜小说(花影洛 秦玄知)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花影洛、秦玄知是女扮男装的一部小说《笑看君怀她笑颜》中的男女主角,原名《守得云开见月明》作者“风闹”独家原创,小说目前已完结,更多精彩纷呈的故事情节,放心阅读!作品主要讲述了:低沉磁性的男声响了起来,花陌离打了个寒颤。
这个声音,她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果然,一抬头,便对上了那面色俊朗,黑眸如星辰,儒雅又冷情,高贵的秦慎言了。
他此刻换上了一套白色锦衣,锦衣做工精致,领口边还绣着,几朵青蓝色的莲花。

小说:笑看君怀她笑颜

作者:风闹

角色:花影洛秦玄知

类型:古代言情

小说概述:主角是花影洛、秦玄知是女扮男装的一部小说《笑看君怀她笑颜》中的男女主角,原名《守得云开见月明》作者“风闹”独家原创,小说目前已完结,更多精彩纷呈的故事情节,放心阅读!作品主要讲述了:“这世上除了男人和女人可以,男人同男人,也可。” 秦慎言在她耳边轻语着。 然而这一句话,却让花陌离炸裂了。她一直以为房中事只能男女,现在竟然告诉她,男人同男人也行?这如何使得!因为,她并不是男人啊!若是再继续下去,她女儿身份必定会曝光。欺君之罪,满门抄斩,株连九族。花陌离吓得浑身冷汗直冒。“在想什么?”正想着出神的时候,头顶传来沙哑的声音,而他也在解着她的戎装…

书评专区

发几本:中式日常撕逼桥段,发言又日式二次元,看了只觉得不伦不类。人物塑造也宛如提线玩偶,按照女主打脸需求发言,说是墙头草都辱草了。

雾都侦探:故事可看,文笔干瘪,主角设定细致,感情线实属迷惑。

益额的:如果可以忍受略尴尬的感情线并对主角的人设感兴趣的话还是能看的。主角推理风格和剧情走向不太吸引人。

笑看君怀她笑颜小说(花影洛 秦玄知)全文免费阅读

《笑看君怀她笑颜》在线阅读

第04章

不。
不可以!
这怎么可以!
“圣上。”
花陌离声音颤抖的看着他。
她不能就这么继续下去,若是被发现,那是欺君之罪,那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她的哥哥,她的娘亲,她的爹爹,花家上下都会被问斩。
花陌离急的眼眶都红了,征战沙场这么多年,他从未听说过她怕过。
可独独面对自己,面对自己接下来的举动,她怕了。
秦慎言抿了抿唇,目光发深。
“末将有负圣上恩泽,末将……”花陌离脸色煞白。
她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如果不是她替哥哥出征,如果她知道藏拙不那么风头尽显,可能患上就不会注意到她。
而她也不会时常担心身份败露,连累家人了。
想到这,花陌离眼眶湿润了。
秦慎言阴沉着脸,堂堂大将,面对凶蛮强敌都不怕。
挨了几刀,也没见她哭过。
现在却因为他的强求哭了。
一时间,他心思也无了。
“来人,备驾,回宫!”秦慎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离开了。
几日后。
花将军凯旋而归,全城百姓夹道相迎。
花陌离去了殿前,秦慎言阴沉着脸,简单恭贺了两句就宣布退朝。
回去路上,花老将军和花陌离同坐一辆马车,花老将军询问道:“听闻几日前圣上私下去找你了?”
花老将军脸上更是布满了担忧。
那日之事,其实花陌离心中也有些忐忑。
只是为了不让老父亲担心,她还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圣上惜才,得知女儿又打了胜战前来给女儿祝贺。”
“既是如此,为何刚刚在殿上圣上又阴沉着脸?”老将军询问道。
应该是那日她薄了皇上的情面,所以皇上才这般恼怒吧。
不过,那日之事,她也很难说出口,只能低着头说道:“女儿也不明白。”
“自古君心难测。”
老将军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伴君如伴虎,小心点最好。
不过好在你兄长的毒已经解的差不多了。
如今可以正常行动了。”
“你既然回来,便在家里待着吧。
你兄长情况好转,这几日你们兄妹二人再好好交接一下,他便可顶替你,你也可以恢复女儿身了。”
“哥哥的毒都解了?”花陌离心中一喜。
才到将军府,她便迫不及待去偏房寻哥哥。
花戎此刻穿着一身戎装站在屋内等着她,看到哥哥那一刻,花陌离也不由愣了一下。
这如同在照镜子一般。
不管是从身形,还是长相,都一模一样。
尤其哥哥此刻和她穿着同样的戎装这让进来的老将军也看的直摇头,表示分不清了。
花戎点了点头,“你回来就好了。”
说着,花戎眼眶不禁有些红润,“邻家女子,二八芳龄就出嫁了。
却委屈了你,还要替为兄东征西战。
是大哥对不住你。”
“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花陌离安慰的笑着说道,”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
“去卸了这一身戎装吧。
娘亲为你备了女装。”
花戎说着,他的贴身丫鬟端着盘子进来,里面摆放着是才做好的女装锦衣。
“小姐,洗澡水已备好了,您就换上吧。”
莲儿也是迫不及待的喊了一声。
花陌离笑着点了点头,这五年来,她为了不让自己身份暴露,从未在军中同人一起沐浴过。
也导致军中将领都觉得她架子大,一开始所有人都看不起她,欺负她。
再到后面她忍气吞声直到沙场奋力杀敌,率领一千精兵击退蛮夷三万士兵,这才稳定了她军中地位。
习惯了男装,这还是五年来她第一次要换上女装。
房间白色纱帘在飘动着,而她正在温泉池中浸泡着。
氤氲热气让她思绪有些凌乱,仿佛将她拉回了那营中一晚。
他说,“这世上除了男人和女人可以,男人同男人,也可。”
他还说,“朕,只要你。”
闭上眼,脑海中全是秦慎言布满欲望的双眸,那灼灼目光仿佛要将她融化了一般。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