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为什么盲人带着导盲犬上不了车

在微博上有一个话题,讲公交车司机不允许导盲犬上公交车,司机称有规定。导盲犬是狗,这让人不得不想到狗的另一种形式,宠物。在我们小区发生了一件事,一个业主养了一条禁养犬,在小区里遛狗还不栓绳,问题是其它的业主找了无数的人和那个什么,都没解决,狗和人依然在小区里逛。

假使,我们小区的这个狗主人牵着它的狗去乘坐公交车的话,司机是否敢如对待盲人和他的导盲犬那般强硬的制止呢?

盲人是弱势群体,导盲犬也选出来的脾气很好的狗,两者结合在一起,是不具有攻击性的;而我们小区的狗主人和他的恶犬,两者都具有攻击性,主人骂人、狗更是具有要人的本性,所以,两个例子组合在一起就是受到伤害的一定是不具有攻击性的人和事。

粉丝将大衣哥家的门踹开,要求大衣哥与他们合影。大衣哥很有钱,却又与我们常见的有钱人不一样,他和气,不跋扈,现在遭受的事,连网友也可不惯了。

我写过一篇文章,每到年底的时候,环卫工人总会成为抚恤的对象,这说明什么?环卫工人这个职业的地位和收入处于的就是这么一个位置。而平时我们见到的那些被欺负的,总是老实人。

网上时而会聚集起一群人骂别人,其实仔细一看,被骂的不过是“只能挨骂的老实人”,换个人试试,也许只有低头哈腰说好话了。

上一篇 2020年4月28日 pm3:11
下一篇 2020年5月8日 pm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