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夫人她是个小作精》季温暖秦弈沉

小说:夫人她是个小作精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喔喔
角色:季温暖秦弈沉
简介:《夫人她是个小作精》男女主角季温暖秦弈沉,是小说写手喔喔所写。精彩内容:第19章
“我女神来了,我过去打个招呼,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
霍一泽兴奋极了,把手里的红酒杯随手一放,就要上去和季温暖打招呼。
席沐瑾瞥了秦弈沉一眼,还是拽住了霍一泽,“你是不是傻?”
霍一泽不明所以,一脸懵逼,“我怎么了?我和你说,我这次可是奉旨选妃,和以前……”不一样。
秦弈沉的目光扫了过来,“奉旨选妃?”
“是啊,我爷奶想抱曾孙很久了,我……”
兴奋的霍一泽再次意识到不对劲,看向秦弈沉,缩了缩脖子,“哥,你怎么这么看我?我今天哪里得罪你了?你怎么又这么不对劲?”

书评专区
食色无双:什么叫淫人,什么叫想象力,让**插上幻想的翅膀,静公公将带我们见识一个充满吃和日的世界(冰火魔厨鼻涕泡都哭出来了好不)。
纪元崛起之无限空间:作为一个坑了我三十的书不想说什么,妈蛋,我连帐号都忘了,所以说小站别冲钱 重新说明一下,现在是半太监状态,偶尔断根重续
双头食人魔旅法师:待读摘:“可惜作者太没自信了,和人战个旅法师的设定自己就崩了,改去写同人锻炼自己,这么单纯不做作的作者,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啊,完全断了和此书读者的联系”
热门小说《夫人她是个小作精》季温暖秦弈沉
《夫人她是个小作精》全文在线阅读
第6章

第6章

宽敞的豪车,后面和驾驶座用挡板隔开。

季温暖坐在秦弈沉的身侧。

她觉得像秦弈沉这样的人,肯定不喜欢有人在耳边聒噪,没有说话。

车子里很安静,她的手机突兀的震动了起来。

季温暖看了眼号码,没接。

很快,手机又响了起来,她直接调成了静音。

“可以接电话。”

季温暖放下手机,看着秦弈沉,“是我不想接。”

她玩笑道:“现在的人不经气,万一弄出人命,我不好收场。”

秦弈沉顿时明白,是温静怡打来的。

季温暖看着可以俯瞰大半个江城,逼格一绝的西餐厅——

这种地方,一般不都是男女约会搞事情的吗?秦四爷怎么喜欢这种调调?

应该有点贵。

季温暖暗暗肉痛,跟在秦弈沉的身后,进了包间。

秦弈沉绅士的拉开椅子,让季温暖先坐。

他落座后,餐厅经理亲自送来菜单,秦弈沉点了几样,看向季温暖,“还想吃点别的吗?”

季温暖摇头,“不用不用,够了够了。”

这死贵死贵的,她哪有胃口?

秦弈沉了然的笑笑,“就这些,再拿一瓶你们老板私藏的红酒。”

“是。”
经理离开。

“四爷还喝酒?”

“我只是信佛,又不是遁入空门,不需要真正的六根清净,不过每月的初一十五,我都会戒荤戒酒。”

季温暖哦了声,很快有餐厅的工作人员把东西送上来。

牛排,鹅肝,龙虾鳕鱼,沙拉,红菜汤……

季温暖看着酒店经理双手捧着的红酒,脸上的笑容僵住。

1945年罗曼尼·康帝干红葡萄酒,一瓶酒几百万,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她不想请客了!

秦弈沉眉目舒朗,嘴角勾着,故意道:“不想请了?”

季温暖咬了咬唇,摇头。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和一个多亿比起来,这几百万算得了什么?

秦弈沉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脸上的笑容,左手拿叉右手拿刀,开始用餐。

他动作优雅斯文,看他吃饭,简直就是视觉享受。

季温暖并不喜欢西餐,不合口味,规矩还多。

不过这家的味道确实还可以。

秉持着既然花了那么多钱,一定要好好享受的道理,季温暖也开动了。

秦弈沉就餐时,不忘观察对面的小女人。

她左手拿叉按住牛排,右手切,切一片送进嘴巴,两唇合抿,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吃到一半,她放下刀叉,以‘八’字型,分别放在餐盘边上。

然后,用右手端起刚倒好的红酒,轻轻的摇了摇,放在鼻尖闻了闻,喝了一口。

在口腔里停留了几秒,才缓缓吞下,略带满足的眯起了眼睛。

餐桌礼仪,无可挑剔。

就算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也做不到这样的让人赏心悦目。

秦弈沉看着季温暖唇角还残留着的红酒液体,眼神暗了暗。

明明是个不大的姑娘,包裹的也严严实实的,看不出风情,却比云京城那些勾引他的女人还要惑人。

妖精似的。

“有人教过你餐桌礼仪?”

季温暖点了点头,“学过,教我的老师,要看到我今天的表现,应该会很欣慰。”

餐桌礼仪,插花,骑马,品鉴,云京城名媛淑女学的,她都学了,她们不学的,她也会。

但是在餐桌上,她第一次这么用心认真。

这样的气氛,在这样的男人面前,她实在不好意思粗鲁亵渎啊。

“四爷带我来这里,是为了看我的餐桌表现?”

季温暖敏锐。

她能感觉到自己刚刚用餐的时候,秦弈沉一直在观察她。

那眼神,带着审视,颇有深意。

秦弈沉没回。

他端起面前的红酒,晃了晃,送到了嘴边。

色泽诱人的红酒,在他握着的高脚杯中摇曳。

他微眯着眼,喉结滚动,看的季温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速度移开目光。

她有些明白为什么温老夫人每次提起这个男人,都一副惋惜的表情,把作孽挂嘴边了。

作孽啊,这样的男人,怎么偏偏就伤了那里不行了呢?

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季温暖见秦弈沉不想回,她也不是很感兴趣,没有再追问。

她起身,端起红酒,给秦弈沉把酒满上。

坐下,然后举杯。

“今天的事,太感谢四爷了,不知道四爷有没有兴趣继续合作?”

“合作?”

秦弈沉看着季温暖,意味深长,“各取所需才是合作,你现在自身都难保,能给我什么?”

“秦志轩还欠我一套房子和一个多亿,等拿到手,我们一人一半。
蔚暖的房子归我,如果他值四千万,那您就再给我……七千万,剩下的就当是您的辛苦费。”

今天在秦长君家,她临时涨价,就是因为有和秦弈沉分赃的打算。

如果只是一亿,一人就几千万。

她打一场架就八千万,她的婚姻大事当然不能比这个低。

秦弈沉要愿意帮忙,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拿到预想的一个亿。

她不亏!

秦弈沉看了眼双眼放光的季温暖,勾着嘴角轻笑了声,“拿秦家的钱,和你分赃?如意算盘打的不错。”

季温暖不赞同,“是把秦志轩的钱,变成您的钱。
这对四爷来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就动动嘴皮子,动动嘴皮子就能拿到差不多一个亿。”

“我对钱不感兴趣。”

“……”

对钱不感兴趣?竟然会有人对钱不感兴趣?

呵呵哒!

季温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要是我说我能治好……”

秦弈沉看着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下来的季温暖,轻笑,“怎么不说了?”

季温暖灵动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她看着秦弈沉,紧抿住了嘴唇。

男人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他不行,尤其是有这方面问题的人。

什么吃斋念佛,不近女色,可能都是他掩人耳目的手段。

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她要大喇喇的说帮他治,万一他恼羞成怒,帮着秦长君对付她,那她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季温暖摇了摇头,一口将杯中的红酒全部喝完,站了起来,礼貌道:“没什么,四爷为难就算了,这顿我请,就当感谢您今天在秦家的帮忙,希望四爷看在这顿饭的份上,不要为难我一个弱女子。”

总共就拿了两千多万,不打算帮忙,还点这么贵的酒,难道不知道她很穷吗?

一点都不知道体谅她们这些没钱的人,真是讨厌!

上一篇 2022年5月30日 pm2:43
下一篇 2022年5月30日 pm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