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来则安之最新章节,健康贵妃太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即来则安之

小说:系统

作者:饺子吃醋

角色:健康贵妃太尉

简介:本来可以顺着故事线一直发展,等到主角登上皇位之时就是他得到之时,可是系统告诉他主角脱离了故事线?啥?他对他?不会吧,不会吧?!系统:【宿主是个/恋/爱/脑/怎么办?】正直阳光的主角竟然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单于又冬觉得好像被刷新了认知。

书评专区

爱吃牛肉炒面的裴姨:gay文,不知道后边咋样,看不下去

即来则安之

《即来则安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成元至今34年间,当今今皇上于15岁登基,知人善任、勤政爱民深受百姓爱戴,唯一感到遗憾是皇上的子嗣甚少后宫也仅有皇后与贵妃两位娘娘,无论朝中大臣如何劝皇上,皇上依旧拒绝纳妃,这也让朝中的大臣因天子子嗣问题发愁。

要知子承父业自古就有,可皇上不愿纳妃,后宫只有贵妃娘娘诞下公主如今也不过四岁,再看皇上已年过四十,子嗣问题终究是个大事。

成元35年十月初八

这一年天降祥瑞,皇后娘娘诞下皇子,于此时边疆传来战报——我军大胜,皇上龙颜大悦,大赦天下!举国同庆三日!

成元35年十月初七

皇城内无论是臣子还是太监宫女都是眼开眉展之情,渡步向着颐佳宫而去。

此时颐佳宫内当朝皇帝祁宸正抱着刚刚出生的皇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中丁点大的孩子心中欢喜。

“皇上……”床榻上传来微弱的声音

皇帝抱着孩子走向床榻边:“皇后受苦了”

皇后裴氏年以三十二龄刚刚诞下皇子的神情甚是虚弱却依旧柳弱花娇,当听嬷嬷说已为为皇上诞下龙子急切道:“孩子,让我看看我的孩子……”

皇后虚弱的声音使得皇帝为之动容:“莫动,你身子虚还是不动的好”

说罢将手中的那丁点大的孩子轻轻地放在皇后的枕边:“你看这孩子眼睛跟你甚是相像”

皇后侧过头看着那襁褓中的孩子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甚至嗅到嬷嬷方才将皇子清洗好身子上留下那淡淡的奶香味。当皇上将孩子完全放到枕边她想伸手摸摸她的孩子时却发现自己的手抬起来已然无力并酸痛不已,最终还是坚持将手轻轻放在裹着孩子的被褥上像是感受他的体温。

在看这孩子的眉眼是跟她有着八分的相似之处:“皇上说的不错,可这鼻子跟您那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呢”

“来,让我看看!”皇帝转身坐到床榻边上脸上喜悦的神情掩饰不住“没错!着鼻子着实是随了我!哈哈哈哈”

“可不是呀,当年我与你相遇之时你年纪尚小,若是这么一对比我们的皇儿与你相似甚多……”皇后倚靠在床榻边说话越来越虚弱

“佳儿,佳儿?”皇帝察觉到皇后的气息越来越小急忙唤来太医“御医!快!看看皇后!”

一直在屋外守候的众太医听到皇帝的声音急忙与从屋内跑出来的宫女嬷嬷折回屋内刚要拜见皇帝“皇上……”

“起来!先看看皇后!”皇帝没时间听他参拜急忙打断“医治好皇后!不得有半分差池!”

“遵旨!”御太医一边回着一边叫身边的产婆去查看,产婆快步走到来皇后的床榻即察觉不对“不好!准备干净的热水!快!”

此时的宫女们不敢有丝毫怠慢急忙向门外跑去

“皇后如何?”皇帝急切的问道

产婆急的回到:“皇上,皇后大出血!”

“什么?”

“情况不容乐观”

“医治好皇后!”

“臣/老奴定当竭尽全力!”

“治!治!医治好皇后就饶你们不死!”

短短的一句话到最后竟听出来颤音

出血什么意思皇帝是知道的,年前听太尉的夫人大出血医治好成功坚持看几天儿子便撒手人寰,月前还听太傅说到尚书的夫人因大出血大人和孩子都未能保住。

此时房间内人来人往宫女手中的水由清水变腥浊再由清水变腥浊。

皇后脸色逐渐苍白突然抓住身边嬷嬷的手“去……请皇上出去……”

“娘娘您……”嬷嬷还想说些什么

皇后打断她“我不想让他在这里……唔……出去……”

见皇后坚持嬷嬷只得遵命

“皇上……”嬷嬷走来“皇上,您在这里实属不便还请您移步到偏殿”

“皇后如何?”

“娘娘此时身子甚是虚弱……”

“告诉皇后不要怕,朕一直会在!”

“是——”

偏殿在正殿的东侧,但皇上并未去偏殿而是坐在了正殿对面的凉亭里

“皇上!皇后如何了?”身边传来一道询问的声音

皇上转过身贵妃宫氏已经走到身边“她身子一向虚弱,孩子倒很是健康”

贵妃见皇上未回答便不再多问“臣妾去看看孩子”

皇上微微点头,手中玉佩摩擦的越发有光泽。

贵妃行了礼便渡步向偏房走去,来时的路上皇后的情况她已经知道了。

走进偏房看到一个嬷嬷三个宫女在守着,上前几步便看到那婴儿躺在摇篮床上睡的香甜。

“没有哭闹吗?”贵妃好奇地问了句仔细打量着婴儿。

“回娘娘,刚出生时喊过几声便没有了”嬷嬷回道。

“眉眼甚是相像……”

“什么?”声音太小嬷嬷未能听清

“没什么,今儿风大窗户关紧了吗?”

“回娘娘,都关紧了”

“嗯”看着那红扑扑的小脸蛋甚是可爱,忍不住小心抱起来。

似乎感受到了有人触碰了他,皱起小小的眉头嘟起了嘴巴。

“噗——”贵妃轻轻地笑出声来

“皇后——薨了——”一道声音传来

霎时间,脸上的笑容僵住

正殿外,皇上依旧坐在凉亭内手中的玉佩被大力的摩擦着。

太医、嬷嬷、宫女跪着一片没人敢出声,屋内屋外所有人都寂着。

持续了很久很久——

偏殿内贵妃低头抚摸着婴儿的眉眼轻轻地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