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流之末日游戏》小说更新最快,温辰良谢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无限流之末日游戏

小说:悬疑

作者:玫玫子

角色:温辰良谢俊

简介:[无限流,1V1双强,剧情私设,纯属个人脑洞。]欢迎各位来到末日游戏,就让我们尽情的享受游戏的快乐吧!一场突如其来的昏迷,让温辰良不得不去通关一个接一个的游戏副本来获得生存时间。副本一:游轮谋杀,√副本二:密室逃脱,√副本三:荒岛求生,√……“只是为什么每个副本都有你啊。”打不过他的温辰良只能无能狂怒。司墨温柔的擦干净温辰良脸上的灰烬,笑着说,“或许你能告诉我,我为什么就是离不开你呢。”本文也叫疯狂过副本赚取生命值的温辰良却在不自觉中把自己给送出去的故事。

书评专区

无限流之末日游戏

《无限流之末日游戏》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笛声向着岸上悠扬传去,我爬上游轮的顶端,望着海鸥飞不回彼岸。”

“他站在游轮的甲板上,背对着我,月光洒在他的肩上,落了满肩的霜。”

“晚宴开始了,我想喊他一起前往宴会,但是我却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好热好热,船舱是起火了吗?”

“在我倒下之前,我看见他向我奔来,眼里悲痛而死寂”

“啊,原来肩头那,不是霜啊…”

欢迎来到游轮谋杀,副本等级:B

过关条件:存活七日,找出隐藏起来的鬼,杀了他。

通关奖励:6000积分,b~s级武器盲盒一份。

那么,让我们尽情享受游戏的快乐吧!

再一回神,温辰良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会议室中,一眼扫去,加上自己一共有十个人,这是自他进副本以来到现在为止,人数最少的一次副本。

坐在最靠外座位上的谢俊,也在不动声色的打量大家。这已经是他过的第三个副本了,他在上一个副本获得了一个很不错的攻击武器,就是冷却时间太长,所以他需要找一个有力一点的队友,来弥补这个小缺陷。不过看来这次副本的对手看着也不怎么样,一对唯唯诺诺的双胞胎姐妹和一个染着黄毛看着就是小混混出身的小青年,竟然连高中生都有,也就一个大高个看着有点用。嗤,都是垃圾。最后谢俊把目光定在最靠近里侧的面无表情的青年。

没错,这个青年就是wuli温辰良,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他直接顺着视线直视过去,在看到了一个身穿褐色西装,从发丝到指甲缝都一丝不苟的精英男时,他愣了一下,现在过副本的人都需要收拾的这么得体的吗?默默看了看自己的休闲短袖长裤,这样才舒服嘛。

然后温辰良把视线从精英男身上收回,看向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没开口说话,仿佛自己只是个无关紧要的NPC。

好像这才注意到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一样,身穿欧洲中世纪女仆装的AI款款的走向前面,面对大家。这时大家才看清他太阳穴上的编码。其实在副本里会给你布置任务,会跟你说话的基本上都是有着生产编码的AI。像副本里的其他NPC,都是当我们不存在的。但是温辰良环绕一圈看了看,除了玩家,这个会议室就只有一个仿生AI。

“玩家们好呀,我是本场的法官,赛丽亚哦,欢迎大家来到#&—*公爵的游轮,本关游戏是游轮圆桌,游戏限时七天。请大家努力过关呢。”说完这句话,赛丽亚突然对着众人露出一个甜美可爱的笑容,停顿一会接着说道“好,接下来公布游轮圆桌游戏规则:本场游戏共有玩家十名,其中平民四名,预言家一名,警察一名,女巫一名,鬼三名。”说到鬼三名的时候,赛丽亚突然压低声音,全场扫视了一圈,发现有玩家被自己吓到之后,忽然恶作剧的笑了笑,好像吓到了人会让她很开心。温辰良抬眼看了看她,内心腹谤,果然是仿生AI,人类爱恶作剧的劣根都仿了个实实在在。等等,游轮圆桌?温辰良猛地抬头看向正笑盈盈的告诉大家规则的赛丽亚。他按耐住自己的极速跳动的心脏,平静下来认真了解游戏规则。

“预言师每晚八点可查验一人身份,女巫拥有一次自保和毒人的机会,使用方法只有女巫知道。警察可在被投票投死的前提下带走一人,若是被鬼杀死则失去该能力。鬼每天最多可杀一人,杀人时间不固定。每天的八点,十二点,六点为玩家吃饭时间,时间为半小时。集中讨论时间为每晚9点到11点,投票时间在每晚11点到12点。休息时间为12点到早7点。其余时间玩家都可选择在游轮上四处逛逛玩玩。但是,所有玩家除吃饭和集中讨论时间外,相互之间不得进行与圆桌游戏相关的任何对话。”话毕,船上突然从远处传来笛声,急促紧张的笛声让所有玩家瞬间把戒备心提到最高,高度观察着身边环境。

“哎呀呀,原来已经九点了吗?那么大家抽取卡牌吧,先看看自己的身份也是不错的呢。”

温辰良发现自己的面前多了一道模糊视线等我屏障,他看不清其他玩家的身影,更不可能看清他们拿到身份牌时候的样子。与此同时,面前突然漂浮着一张卡牌,想来这就是他在这场游戏中的身份牌了。

他把卡牌一翻,上面是一个穿着白色斗篷,用斗篷帽子把自己的脸全部遮的严严实实的一个老巫师,在他的面前放着一颗悬浮发光的水晶球。预言师。在卡牌的背面,印着703三个数字。

这十分之一的运气,都让他抽中预言师了,温辰良想了想,或许等自己出去以后,去买个彩票应该也能小赚一笔。算了算时间,大家应该都快看完自己的卡牌了,就在他把卡牌收进背包里之后,面前的屏障消失了。

“每人的身份卡牌仅此一张,不得伪造,不得交换,不得主动告知他人。请大家保管好自己的身份哦,不然会有很严重的后果呢。”赛丽亚用着小孩子恶作剧时的语气威胁着大家,但是语气下的恶意,让所有人胆寒。赛丽亚看了看被自己吓得不敢抬头的双胞胎妹妹,笑了笑转换了语气接着说“那么,请找出你们当中隐藏的鬼吧,杀掉他,你们就能通关了。也请拿到鬼牌的玩家也不要气馁哦,杀光他们,你们就能获胜咯。那么,请让我们愉快的游戏吧!”

在赛丽亚宣读游戏规则时,温辰良就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其他玩家,他之前的过的副本都是是P∨E模式,玩家协力一起通关。但这个副本照赛丽亚这么说,会是个PVP副本。他不想去主动伤害别人,但是别人可不一定这么想。在场十个人,除了他,其余人全部不明身份,更要命的是,他根本不知道鬼杀人是怎么杀的,是自己动手,还是副本帮他们动手。

而且,进副本的时候,他明明听到终端里说的是游轮谋杀副本,怎么一进来,赛丽亚却告诉他们是游轮圆桌副本。这个很不对劲,希望只是副本通告错误。不然……温辰良皱紧眉头,真的是,最讨厌动脑子的副本了

“噗呲…”突然有个人笑了出来。打断了这短暂的沉默,一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发出笑声的青年身上。外面这么热的天,这人却穿了一件高领打底衫,外面套了一件米色长款风衣,跟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是一个季节。在全场注目力的压迫下,司墨依旧没有感到有什么压力,笑着看着大家,目光一一对视过去。

“我说大家都不要太紧张嘛,狼人杀没玩过吗?这不就是变相版的狼人杀嘛,所以,如果我们大家依旧一言不发,不阐述清楚自己的身份,等到投票时间一到,难道你们打算投个无辜者上去顶罪吗?”言罢,司墨收了收笑意,摊了摊手,表示言尽如此,就看他们怎么做了。

“他说的很对,我们确实应该好好阐述一下自己的身份,同时也希望好人不要和稀泥,能老实交代自己的身份。”谢俊拿出上位者的气势,坐在那里,只简单几句话就给其他人施了压。

温辰良看向发言的青年,那个一开始就盯着他看过的精英男,他又用余光瞥了一眼最先打破沉默的男子。温辰良觉得这是个怪人。首先在外面世界已经步入夏季高温期,所有人都穿着夏装时,他还在穿着高领打底衫和风衣,还有明明是深邃立体,轮廓分明的五官,应该是一副容易给人冷漠感和距离感的长相,但是主人好像又偏偏很爱笑。也有可能已经被热的脑子不好使了。

他好像注意到温辰良在看他,抬起头,给了温辰良一个十分明媚灿烂的笑容。啊,眼睛竟然是碧蓝色的嘛,竟然是个外国人?偷看被发现的温辰良假装镇定的把眼神收回来,看着自己面前的桌子,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你说的倒是轻巧,把自己的身份都交代出来,好让鬼把神牌都杀完吗?你这么厉害,你怎么不先说,切…”

说话的是刘东,顶着一头显眼的有些发亮的黄毛,和耳朵上的几个不规则耳钉,整个人显得流气十足。但是大家都不否认他说的话,他们并不知道鬼之间是不是互相知道自己是鬼,也不知道他们的杀人方式和杀人时间,如果冒昧把自己的身份透露出来,可能被首刀的就是自己。

“可是…不讨论的话,投…投票咋办…”高雨举了举手,告诉大家这一事实,鬼知道在进副本之前,她还只是个刚步入大学的大一生,之前的副本都是侥幸过关而已,这突然要和人类玩家相互怀疑,相互厮杀,想想她的腿都是抖的。

“那就一个一个来,先介绍自己叫什么名字,进副本前是干什么的,拿的什么身份。”温辰良刚刚一直在计算时间,现在已经九点四十了,左右时间差不会超过五分钟,不能再这么拖延下去了,不然到投票的时候,只会两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所以他要抓紧时间掌控一下流程。

谢俊看着说话的青年,这是他从进副本到现在,第一次开口说话,是想要掌控流程还是神牌?把疑虑先放下,谢俊先开口应下青年的话。

“那就从我先开始,咳咳,谢俊,华天科技总经理…”

“切,这里可没人管你是不是总经理。”刘东不屑的打断谢俊的话,平日里他最看不起这种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之前要不是脑袋里装着终端芯片,他肯定要把他们这种人打一顿的。呵,现在还不是一样沦落到要靠进副本来赚取生存时间。

被人打断对话后,谢俊也不生气,只是不咸不淡的看了黄毛一眼,接着把自己的话补充完整“神牌,平民跟我,我会保护你们的平安。我说完了,下一位。”好像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这句话放出来,会让多少人的心思转一转。

“我叫林帆,扬帆起航的帆,目前高二,我是…我是好人,你们,相相信我。下…下一位”坐在谢俊右手边顺下来的林帆磕磕巴巴的把自己的话说完,不敢抬头看着别人目光,他身上还穿着华山附中的校服。即使知道自己介绍的磕磕巴巴的,肯定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但也没办法,自己一遇到点事,一紧张说话就容易结巴。他紧紧抱着怀里的笔记本,假装察觉不到落在自己身上的探究的视线。

“高雨,雨天的雨,大一生,我是好人。”秉着说多错多的原则,高雨言简意赅的介绍完自己后,轻轻拍了拍怕的人都有点发抖的林帆,试图安慰安慰他,换来林帆一个感激的眼神。

“赵子涵,普通白领,这是我妹妹,赵子悦,我们都是好人。”从副本一开始就没露过面的赵子悦,听着姐姐的介绍,手越来越抱紧赵子涵。她拍了拍怀里的妹妹,示意她起来介绍一下自己,但妹妹抖的更厉害了,她只好作罢。

“俺叫…”

“等等,你怎么知道你妹妹的身份是好人还是坏人,她全程没露过脸,你就这么说说,可信度恐怕不高吧。”王强强行打断了大高个的说话,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一直没看到过脸的妹妹,这里的人,少说至少都过过一个本,这样害怕的脸都不敢露出来的人,上个副本是怎么过去的。别说他这么想,这里大部分人可能都会这么想。

被这么多人看着的赵子涵,只能强硬的把妹妹从怀里带起来,让她把脸面向大众“子悦,介绍自己,乖…”

赵子悦知道自己如果不把脸给他们看一下的话,她和姐姐都会被针对的。他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看着大家“我叫赵子悦,幼幼师,我…真的是平民…”说完这句话,又迅速的低下头,躲到姐姐怀里。但是所有人都看清了她的脸,左半边脸和姐姐长的一模一样,而右半边脸上,交叉纵横着几道伤口,肉从里面被翻了出来,不仔细看,还以为伤口还在滴血。

突然气氛一下又尴尬住了。

“中转站商店有很多适合女孩子的面具,不贵。等之后过了副本,有时间后可以把脸修复回来,不痛的。”温辰良面无表情的看着赵子涵说完这句话,然后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留下一脸错愕的赵子涵。

“女娃,吃糖。”刚刚被打断说话的大高个把口袋里仅剩的一颗糖果放在双胞胎姐妹的面前,赵子涵使劲咬了咬嘴唇,才没让眼泪掉下来。“谢谢。”

“不客气”王成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然后接着说“俺叫王成,成功的那个成,是个搬运工,俺是好人,俺还有个在外面世界读幼儿园的女儿,俺得对得住自己的良心。”

“司墨,无业,神牌哦”

说完这句话的司墨,突然对着刚刚偷看他的温辰良眨了眨眼,给了他一个笑容wink。

温辰良按耐住微微跳动的太阳穴,表示没眼看,并不是很想搭理他。但也有个别人把他俩之间的互动记在心上,就是不知道是鬼寻找伙伴的暗号呢,还是他们俩结盟的信号呢。

接下来轮到温辰良介绍自己,在介绍自己之前,他先把视线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随后忽然笑了一下,狐狸眼微微挑起,但是这个笑容转瞬即逝,但还是足以让所有人的心都悸了一下。

“温辰良,吉日兮辰良的辰良,无业,平民。在刚刚暴露自己是神牌的人中,有人拿到预言师嘛?现在估计快十一点了吧,预言家应该早就查验过一个玩家了吧。”说完这句话后的温辰良就突然好像失去灵魂一样,双目放空,仿佛只是单纯的提醒一下她们。

“刘东,东西南北东,老子无业混混,好人。md你看什么看,没看过长的凶一点的好人呐”黄毛刘东瞪了瞪在听到他说好人的时候,睁大双眼,一脸震惊的林帆。

“赶紧下一个,磨磨唧唧的”刘东不耐烦摆了摆手,让下一个快点。

“王强,道上混的,好人,兄弟,缘分呐。”王强拍了拍刘东,笑嘻嘻的说交个朋友。虽然他没有和刘东一样,顶着一头张扬的黄发,但是就看他和刘东一样的气质,也不是什么好人。

“呵,副本里还真是什么人都有”高雨就看不惯这种混混做派的人,都是一些色厉内荏的东西。

“艹,你信不信,老子第一个先把你票出去,臭娘们,什么东西…”王强可不会就就这么咽下这口气,当即就怼了回去。

“你…”高雨被气的脸色煞白,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她真是给自己找了个气受。

“哎呀呀呀,大家好像相处的不是很愉快呢,那要打架吗?我可以当裁判哦,而且我们游轮上有专门提供格斗场地哦。要吗?要吗?”所有人都被突然出现的赛丽亚吓了一跳,看着此刻眼中无比期待着他们能真的打一架的赛丽亚,高雨和王强闭紧双嘴,保持沉默是金,绝不开口说话。

“不用了呢,我相信他们会自己解决好的,就不用劳烦美丽又动人的赛丽亚小姐了。”司墨露出他惯用的灿烂笑容对着赛丽亚,好像他面对的不是一个凶残的AI,而是一位美丽的小姐。

“那好吧,这可真是太可惜了。不过各位玩家,集中讨论时间已经结束咯,请问,你们准备好投票了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