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赵融赵茂林阴阳黄泉路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阴阳黄泉路

小说:悬疑

作者:小峰哈哈

角色:赵融赵茂林

简介:在我出生的那天,爷爷烧掉价值不菲的百年老宅,只为让我活下去···…爷爷去世之后,我继承爷爷衣钵,离开山村。待破劫之日,我便要纵横于人世间,渡人渡己,逆天改命!

书评专区

阴阳黄泉路

《阴阳黄泉路》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我从出生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

吃饭能噎死,喝水能呛出血,走平地能崴断脚,总之一切倒霉的事情基本上都在我身上发生过。

我将这一切归结于我们一家住在乱葬岗旁边,试想一下,一屋子大活人跟死人做邻居,这得多晦气,长此以往,能有好吗?

可我爸却告诉我,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

这一切,得从头说起。

我爷爷赵茂林是十里八乡有名的风水师,也会算卦看相,乡亲们有什么婚丧嫁娶,盖房挑墓啥的就不说了,连城里的大户人家,将军老爷遇到这方面的难题,也得屈尊降贵来请他上门。

别的风水师改转不了的风水,他能改。

别的风水师定不下的风水格局,他能定。

据我爸说,每年都有那些在外面名声大噪的风水师偷偷上门来找我爷爷帮忙。

虽然我们赵家并不是什么风水圈里的名门望族,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名气,但在爷爷那个年代,他就是西南地域所有风水师心目中的神!

只可惜,这样一位传奇般的风水师在四十三岁那年便封了罗盘,再不给人看风水,由我爸顶替了他的位置。

我们风水师和那些专门算卦的卦师不同,泄露天机的事儿干的不是特别多,基本上不存在什么到了一定岁数就要收手,否则就会遭到天谴的说法。

可是爷爷年轻的时候,实在是太穷了,家里还有病重的老母亲要照顾,为了挣钱,他不管找他办事的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能出的起足够的钱,他就为其赴汤蹈火。

这人的命数和福报啊,是上天注定的,有些人坏事做尽,杀人放火,伤天害理,就该他倒霉,该他连年灾祸。

若是强行替其改转运势,就是逆转天命,轻则透支寿命,重则五雷轰顶,万劫不复。

爷爷意识到了这一点,十三岁出道,四十三岁就封了罗盘,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只可惜还是晚了。

我奶奶生我爸的时候,明明一切都十分顺利,最后却莫名其妙的难产而死。

我爸从出生到成年,总共经历过大劫十三次,小劫三十二次,每一次大劫都足以致命,若不是爷爷拼尽全力帮我爸化解劫难,他根本活不到十八岁,这世上也就根本没有我了。

化解完全部的劫难,我爸平安活过十八岁,一切的劫难全部消失,之后再没发生过什么怪事。

他们本以为一切都到此结束,谁成想我妈在生我的时候,也难产死了。

我虽然顺利降生,却是进气多,出气少,七窍流血,眼看就要夭折。

我爸说,我爷爷当时连棺材都给我准备好了,一边哭一边救我,拼上了半条命,连祖传的老宅都烧了,这才将我救活。

我们赵家的老宅下面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不管是住活人还是葬死人,都可保其后世子孙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太多的大老板和同行觊觎我们家这块地了,只是碍于我们家的祖宅修建于此,我爷爷的实际地位又摆在那里,他们才只能觊觎,不敢有所行动。

我们家祖宅被我爷爷烧掉这个消息一传出,大批的人来到这里,将我们的新家围得水泄不通。

一百大洋,一千大洋,甚至有人出到了十万大洋的恐怖数字,可爷爷愣是谁也不卖。

有的人见谈不拢,失望的走了。

有的人很愤怒,拍着桌子骂街。

而有的人更加过分,以自己的身份和势力威胁,非逼着爷爷将这块地让出,甚至说着说着,还有了要动手的意思。

我爸脾气暴躁,挡在爷爷身前,瞪着铜铃般的大眼,怒道:“我看谁敢乱来!”

一声大喝,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爷爷看着他们,沉默了好半晌方才缓缓开口:“这里的风水已破,宝地变了凶地,你们之中要真有人不怕住在这里断子绝孙,一生灾祸不断的,这块地白送给你又何妨?”

说完,爷爷转身离去。

见老爷子走了,这些人看了看杀气腾腾的我爸以及他那双接近砂锅一般大小的拳头,只得默默起身,灰溜溜的离去。

临走,有个人指着我爸的鼻子,恶狠狠的说道:“云峰,转告老爷子,我是真没想到他会过河拆桥,这些年我帮了你们这么多,说好的却就这么不算了,你们赵家欠我的,我迟早会讨回来!”

说完,还不等我爸回复,这个人也离开了。

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来了。

我爸后来告诉我,为了救我的命,爷爷已经破开了这块风水地,将里面的灵气基本上都引渡到了我身上。

这是十分高深的风水术,我并不是很懂。

但总而言之,爷爷为我得罪了很多很多人。

爷爷的那些老朋友都劝他放弃我,当初救我爸的时候他已经付出了太多代价,降临在我身上的劫难比当初降临在我爸身上的,要恐怖太多了。

可是爷爷并没有放弃我,而是将全部的心血倾注在了我的身上。

他给我取名赵融,他希望我生机顽强,能够挺过这些劫难。

可我似乎有些辜负了他的期望。

从小到大,我没有一天不生病,走路从来没有不摔跤过,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和小伙伴撒尿和泥玩,尿着尿着能直接昏死过去。

久而久之,这些孩子都当我是怪胎,对我敬而远之,爷爷为了保护我,也不准我离开家,离开他的视线。

我只能像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鸟一样,在有限的地方活动。

一开始我心里也难过,别的孩子都能在外面自由自在的玩耍,尽情的蹦蹦跳跳,不用担心会崴断脚或者晕过去,而我却只能待在家里,住在这乱葬岗旁边。

可爷爷说,知足者常乐,既然我当下不能摆脱这样的环境,不如学会换个角度去看待这一切。

虽然不能出去和其他的孩子玩耍,但我并不孤独,因为还有疼爱我的爷爷和父亲在我身边,无聊的时候,我可以到爷爷的书房里去看他收藏的那些书籍。

时间一天天过去,到我十三岁那年,我已经经历了二十次大劫,在鬼门关前走了这么多遭,我几乎都麻木了。

也是在那一年,爷爷过了他的七十大寿,过完寿的第二天,他便开始传授我风水术,说是一旦我成为风水师,就能以比平常人快上不少的速度积累福报,能减轻劫难对我的影响。

风水师是术士的一种,不光看风水,也学占卜、看相、择日等术数,我先学的风水,只用了两年的时间就全部学会了,而我爸当初花了十二年的时间,就这也已经算是天才级别了。

之后,爷爷又教我其它术数,还传授了我一种强身健体的内功,让我每天修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从学会风水术之后,劫难出现在我身上的次数似乎没有之前那么的频繁了,我也终于可以和其他孩子一起上学了。

虽然我入学晚,但好在我够努力,对知识的渴求也远超过其他同学,很快便赶上了进度。

三年后,我十六岁了,爷爷也七十三岁了。

他的大寿临近,我准备跟我爸商量一下给他老人家过寿的细节。

这一天,我刚做完功课准备运行几个大周天,爷爷却将我叫到了他的房间。

“融娃,爷爷有个事情要交代给你。”平时慈祥和蔼,总是笑眯眯的爷爷,此时却无比的严肃。

我点了点头,他从被褥里摸出一个布包,上面画满了我看不懂的符咒。

紧接着,他打开布包,里面装的是一本书。

黑色的封皮上一个字的没有,不知道为什么,这本书给我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也说不上来。

爷爷要我在十天内将这书上的每一个字,每一幅图都印刻在脑海之中,并且每天晚上都要盯着书上最后一页那个符号看至少半个小时。

这本书并不厚,但也绝对不薄,十天的时间似乎有些仓促了,但爷爷的语气十分坚定,我不敢不听他的话,只能接过书,回到自己的房间,立刻开始记书上的内容。

之后的十天,我作业都放在了一边,全身心扑在了这本书上。

这书很奇怪,不是纸质的,摸上去好像是某种动物的皮,里面的字我全都认识,但排列在一起,我愣是看不懂其内容。

我卯足了全力,总算是在第九天记住了书上的一切。

爷爷让我将这些内容全部写在纸上,看了一遍确定无误之后,他微微点了点头,总算是露出了平常慈祥的笑容。

而后,他将书收了起来,轻叹了一声。

“融娃,我的本事你已经都学会了,等你成年之后,就可以正式成为一名风水师了。但你一定要记住两点。”

第一,给人看风水也好,算卦也好,不该说的不要说,不该帮的,对方说什么也别帮,你要多积累福报,报酬可以收,但不能多,具体多少,你自己一算便知。

第二,绝对不能跟任何人谈论这本书的存在,也别让任何人发现你知道这本书上的内容,不管那个人和你的关系有多么亲密,你明白了吗?

我使劲点头,爷爷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他摸了摸我的头,就这么盯着我看了好久,似乎要将我的模样烙印在他的脑海之中。

半晌,他终于开口:“行,记住了就好,去做功课吧。”

我应了一声,当时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并没有多想。

几天过后,到了爷爷七十三岁大寿的日子。

从早上开始,天空就乌云密布,让人心情都有些压抑。

临近正午,爷爷的老朋友都已经到了,我和父亲正在厨房忙活饭菜,突然听到外面传来阵阵啼叫。

出门一看,成群的乌鸦在半空中盘旋,叫声宛如丧钟一般刺耳,好一阵过后,它们都落在了我家门口的那棵大树上。

正所谓“喜鹊报喜,乌鸦报丧”,今天我爷爷过生日,这些鸟跑来这里瞎叫,多不吉利啊!

我气不打一处来,抄起立在院墙边上的扫帚就朝那些乌鸦打去,想把它们赶走。

可奇怪的是,我扫帚都打到它们身上了,它们仍旧不肯离去,反而直勾勾的盯着我看,看得我心头有些发毛。

我叫来我爸帮忙,我爸看了看树上的那些乌鸦,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走吧,现在还不是你们来的时候。”

说来也奇怪,此话一出,这些乌鸦立刻便飞走了,就好像听得懂我爸说的话似的,我刚想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便吩咐我去厨房给爷爷煮一碗长寿面。

每次爷爷生日的时候,我都会生病,虽然不至于太严重,但每次的寿宴都被迫缺席。

难得今年我一切正常,自然要亲手给他煮一碗长寿面,好好给他过一次生日。

马上就要开席了,我的时间不多,于是我只得将疑惑和不安暂时压下,回到了厨房。

不一会儿,酒菜上齐,长寿面也煮好了,我将这碗面端到爷爷面前,祝他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爷爷摸了摸我的头,一口气吃完了这碗面,吃完还回味的咂了咂嘴,一边点头,一边夸我厨艺大有长进。

我坐在爷爷身边,平常的他因为担心我,脸上总是愁云密布,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脸上露出如此开心,如此轻松的笑容,我发自内心的感到喜悦,默默许下愿望,希望他老人家长命百岁。

这场寿宴从开始到结束,爷爷一直在跟老朋友推杯换盏,兴致颇高,忍不住的在老朋友面前夸赞我,我在一旁给他斟酒布菜,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照理来说,看到爷爷今天这么开心,大家都应该高兴才对,可我却发现,包括我爸在内的所有人似乎都有心事,虽然在笑,却好像并不高兴。

当晚,送走客人没多久,外面便开始电闪雷鸣。

我从未听过如此响的雷声,隔几分钟就闪一次的闪电将黑夜照射的宛如白昼一般。

窗外风声呼啸,像是有小孩儿在哭泣一般,极为疹人。

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爷爷居然提出要去外面散步。

我感到很奇怪,连忙阻止他,可他却摸了摸我的头,拉开了我的手。

走到门口时,爷爷回头看了看我,嘴角扬起一抹慈祥的笑容,朝我挥了挥手,而后毅然决然的走出了家门。

我刚想说什么,却突发重病,七窍流血,浑身发烫,喘不过气来。

我倒在地上,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只恍惚记得,我爸冲进了爷爷房间,将那本爷爷之前要我背的书拿了出来,扯下最后一页,塞进了我口中。

说来也奇怪,那一页纸进到我口中的一瞬间就化作了冰凉的液体,顺着食道滑入了我的胃中。

一股前所未有的畅快且清爽的感觉瞬间扩散开来。

我的身体不再沉重,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畅。

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以至于我不知不觉就熟睡了过去。

那之后,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爷爷。

梦里面,他就像要出去散步之前那样,站在不远处,什么话也不说,静静的看着我,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

我告诉他外面太危险,这样的天气不适合散步,很想劝他回来,他身后漆黑一片,着实让人不安。

可他仍旧不开口,只是朝我挥了挥手,像是在和我告别,而后便转身走向了黑暗之中。

我害怕极了,想追,却怎么都追不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