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艺术

青岛城阳有实力的少儿美术培训学校

一般,少儿美术培训在宣传自己的时候,多以名师、课堂作为营销的点。作为一所有实力的少儿美术培训学校,这些只是基本的配置。真正有实力的少儿美术培训学校,要有美术教育的附加值。

前面在《青岛城阳少儿美术培训》中,我只是大致讲了一下河马创意美术实验室的基本情况,也许各位读者觉得这些与其它学校并没有什么区别。的确是,随着大众对美术教育要求的提高,少儿美术培训学校的软硬件配置也是水涨船高。

难道一所少儿美术培训学校的软硬件水平提高了,就能培养出优秀的美术儿童吗?我觉得不太可能。
上周末,我看到河马创意美术实验室的姜姜老师在朋友圈晒出一个小学员送她手工制作的礼物的相片。如果我们单看相片,的确没有特别的地方,只要老师用心教学,总会感动学生的。

而这张相片里的小姑娘,是一个韩国小孩,不会讲汉语,姜姜老师呢?她也不会讲韩语。那他们的课怎么上呢?难道艺术真的没有国界,可以用美术符号进行沟通吗?绝不是。小学员会讲英语,而我们姜姜老师的英语也是超流利,上学期间,姜姜老师频繁的出国游学,日常英语对话、美术专业英语,早已不在话下。用英语教韩国小女孩学美术,对姜姜老师来说,就像我们见到的普通课堂那样简单。
所以说,在一节专业的美术课堂上,不只是简单的教授孩子绘画的技巧。马云做给老师们做报告,讲到一位老师去死海,不小心呛了一口水,连喝了五瓶矿泉水冲洗嘴里的海水。这位老师回来后,给学生讲浮力的知识,讲了这个五瓶矿泉水的故事,孩子们不仅更理解了浮力,而且通过老师的亲身经历,将“视野”一下打开了。

我想,在姜姜老师的课堂上,她也会将在德国、美国、法国、日本等国家的有学精力,通过画笔与小学员们一起分享的。这就是一节课的附加值。

杂谈:佛系摄影

今天,在一个摄影的微信群里,因为“佛系摄影”的问题,两个人吵了起来,我翻看了聊天记录,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我对佛系摄影这个名词提起了兴趣,去网上搜了一搜,也没找到确切的答案,在凤凰网上找到了下面这段话,感觉挺有意思: 继续阅读

有什么样的便携相机

布列松在《思想的眼睛》开篇,写的是相机的便携性问题,他用的是徕卡相机,这是一个相机器材里的奢侈品,不是一般的工薪阶层能接触的。在一个摄影爱好者的微信公众号里,专门介绍徕卡的相机和镜头,读者数量还挺多,阅读量也挺可观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