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书店与一座城

微信里推送来一个消息,三联韬奋书店在成都宽窄巷子开了家分号。这就代表着,三联韬奋书店将在成都成为又一处地标,即是三联韬奋书店的地标,也是成都的地标。

这些年,不断的听到一些书店消失在街头巷尾,却又有新型的如三联韬奋书店、如是书店等书店,以地标的形式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尤其成为某种情怀的一个实物的可以做朝拜的圣殿。

我去过全国最大的图书超市:新华书店。几乎在每个周末,那里都是人满为患,每挪一步都要思量再三,脚踩在哪里才会碰不到人。时常,看中书架上一本书,却没有另一本新的书让你付款带走。

在本文中,提到的、地标式的书店,我只去过如是书店,也是在听说这家书店很多年之后的事了。其它的书店,例如北京三联韬奋书店等,曾经路过它们所在的城市,只因路不是那么顺,也因其它事情“挡着”,所以就没能成行。

如果非要用一本书来联系书店,我非常乐意用《莎士比亚书店》,在豆瓣看一篇书评,提到“莎士比亚书店”的伟大之处在于它出版了《尤文西斯》,我不曾读过这《尤文西斯》,我却从西尔维亚·毕奇的笔下体验到莎士比亚书店以文学沙龙式的存在,每一个读者,在书店里是那么的个性鲜明,而不仅仅是书的消费者。

再看这些遍布全国的独立书店,像莎士比亚书店的蒲公英飘落于华夏大地上书的种子,生根发芽。独立书店,阅读的存在,精神的存在。

我与书店的交织,仅因为书,但我觉得,书的一卖一买不足以说明书店的意义,每一个书店,都要像莎士比亚书店一般,成为一本小说,每一个读者都是这本小说里的人物,而不是“超市”里的一个顾客。

去了书店,即使买了一本书,那,由这本书带来读者的一个阅读的故事,或者这本书带给读者的心灵上的涟漪,不就是由书店开启的吗?

在如是书店里,台阶上有一壁的儿童书,书架前的台阶上,一级一个孩子,捧着书,正打着阅读的饱嗝。或许,一个跟妈妈去书店的孩子,会催促妈妈,走快点,去抢占一级台阶,书店里的故事,从台阶开始了。

这一篇是看了三联韬奋书店在成都开业的消息而写,只因离如是书店近,说了这么多如是书店的事,我想,这些独立书店,开在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装修风格,给予读者的,却无一例外的相同,都是城市里的一盏灯,点亮在每个读者的心理。

如果有机会,我愿走过每一个独立的书店,去文字的殿堂完成我的朝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