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行李回家_回家记

在咖啡店里,顾客稍多,服务员在吧台后面忙碌着。一个行李箱立在吧台出口的地方,服务员们进出要侧身通过,很不方便。

服务员小玲,端着托盘,站在吧台出口那里,高声喊了声:这是谁的行李箱?

正在磨咖啡豆的小霞头也没抬的应着:是我的。

小玲目光投向小霞,问:你今天就回家啦?

“是啊”这两个字欢快的从小霞的嘴里蹦出来,“我买了晚上的火车票”,小霞补充道。

收完钱的小小这时插话进来说:真幸福啊,我腊月二十七才能走。

安静的咖啡店里,三个服务员的对话,大家听的清清楚楚,不知道在座的各位,都准备何时回家呢?

在新闻里,回家过年只不过是一组数字,比如运送旅客数。作为这个庞大数字里的每一个“一”,才是回家的真谛,在火车的下一站,有一个朝思暮想的地方,那里住着你最亲爱的人。

人有爱,有爱才有家。此刻,火车的这一站,是你的世界,却不是你的家。

那天,在小餐馆吃饭。这是一家夫妻店。妻子跟丈夫商量,她想回家了。丈夫说,你不是刚回去吗?妻子说,她想囡囡了。丈夫不再说话,默许了。家是什么?是夫妻两个人的孩子,那个被称为留守儿童的人。

在出租车上,与司机聊拆迁、聊盖房。司机来自某市山区,据他说,在他们那里盖房子很便宜,3000左右一间。头几年,大家都在盖房。这会儿,又都在卖房,2000块一间,没人买。我问他家有多少房。司机回答,20间。我问,你自己出来打工,其他人在家里照看你的房产?司机说,他把老人孩子都接出来了,一个堂哥抽空去帮他照看房子。过年也不准备回去了。司机师傅把家带在身边了。

家的概念,很复杂。年轻人出来漂,出来拼,在城市里安了家,有了自己的家庭,而在过年的时候,还是会举家回家。却不是让火车那头的家来这头的家。这又有别于司机师傅的家了,在这里,家又扩大到家族了,我们也说那是根,但我们却不说回根过年。

进入腊月了,街上的人会慢慢的变少,过些日子,我也将回到那个小山村,去过不是单纯吃饭的年,去见一见从小看着我、陪着我长大的人,与他们在热炕头上聊聊这一年的喜怒哀乐。

过年真好,可以回家。

这是本博客的对应公众号,但不是博客的简单复制,有公众号自己的特点。

收拾行李回家_回家记》上有11条评论

      1. 夜阑静

        我是从高中毕业就离家,大学时还每年回家过年,后来则是隔三差五才回去。来英国以后就再没回家过过年,因为我们春节的时候,这边学校不放假。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