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行回家_街头见闻

一只被丢弃在外面的绒毛熊,一只胳膊挎着栏杆,像一个调皮的孩子。

《步行回家》里,我说,我与孩子喜欢上,在美术课结束后两个人步行回家。

今天下课,孩子出了画室的门,第一句话依旧是“我们走回家吧”。这也正合我意。

臭豆腐

这段时间,美术学校要把寒假期间的美术课补完,下午连着上了两节课,总共是四个小时。即使是坐在画室门口,也让人腰酸背痛。下课后,我与孩子都觉肚子有点小饿,我们敲定,去买两份臭豆腐吃。出了美术学校的大门,街对面就有一家,以前吃过,还不错。

我跟孩子每人要了十块钱的,十几块油炸的豆腐,添加了些汁液,我还要求加了点辣椒。不过,这家的臭豆腐,却不是别家的那样,第一次吃过后,我就给它下了结论,这根本不是臭豆腐,只能是醋汁炸豆腐干。因为要记着往家赶,就不能到稍远的地方去买我认为的那种口味了。就这样,我与孩子边吃边走。

安徒生童话

只是吃还不行,得和孩子有个话题聊聊。昨天晚上睡觉前,孩子主动找出安徒生童话来看。我就问孩子,看了个什么故事。

孩子就给我讲了以下的故事:

一个人遇到一个巫婆。

巫婆让这个人去一个没有人的树洞取金银财宝。

巫婆说,这个人取出来的财宝,她一点不要。

这个人第一次下去,取到了财宝,藏了起来,然后给巫婆说没有见到财宝。

巫婆再次让这个人下去。

这个人第二次还是把取来的财宝藏起来,并告诉巫婆没有财宝。

巫婆第三次让这个人下去取财宝。

这次,这个人带着财宝上来,问巫婆,为什么让他下去取财宝,她却不要。

巫婆没有说原因,这个人就把巫婆给杀了。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故事,把我说的云里雾里的,问孩子这个故事的名字,孩子说忘记了。

一辆膜拜单车停在油污上,远处看,像是一辆漏油的自行车。

快递小哥

回家的路要穿过一处公园。我们进了公园后,发现地上嵌着荧光石,在光线不好的情况下,莹莹的发着当绿色的光。我和孩子循着荧光石往前走。突然,黑暗里有亮光晃动。我仔细一看,原来是黑暗的长椅上躺着一个人,正在看手机。这个人穿着灰色的大衣,戴着的帽子把脑袋捂得严严实实。在这个人的旁边,停着一辆摩托车,车的后座上是一个方形的箱子。这是送餐快递员的行头,借着微弱的光,我看清,那是某家公司的标志。

在《浮光》中,吴明益即写到,他用了两年的时间,晚上去街上观察那些睡在公园、街道的长椅上的人。今天,我所见到的,难道也是没有容身之所,准备在寒冬的夜里,在长椅上睡觉的半流浪者吗?如果不是,为什么在一个送餐的黄金时间里,却抱着手机躺在那里呢?

在十年之约里,最近组织了一个活动,要写一个共同的话题,其中就有回家这么个主题。我知道,这个“回家”应该是过年回家,而非我说的这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