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故事与我们的现实生活_《江城》读书随笔

看过几页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对比我刚读过的《江城》,让我想起旅居作家这么个职业来。我曾在以前写过一篇关于旅居作家的博文,时间太久,也不知道还在不在这个博客里。在一个“他乡”,有条件在那里住一段时间,体验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没有生活的压力,想想都美的慌。

只是,多数人却没有这么个机会或条件,有的可能是出去旅个游,出个差一类的,匆匆的走一趟,留一个表面印象给自己,让你去评价这个地方好,或者不好。

我把《江城》和《撒哈拉的故事》当作旅居类的书,无论是海斯勒的教学,还是三毛追随荷西,都在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生活过,与那里的人有了交流,被两个擅长写作的人记下来,就成了一个故事,而且这个故事很有嚼劲。不过,《江城》给我的印象不好,不太喜欢这本书,最终,从这本书上,让我想到了《撒哈拉的故事》,可以在下面用其来表达我的观点。

我们生活的地方,也许在老家,也许在异乡打工,在这些地方,都有我们要天天面对的东西,但我感觉,有些人不太想去写周围的人和事,总想把故事留在旅途上写。比如《撒哈拉的故事》里所记录的异乡故事,大家对它喜欢,可能有异乡的味道吧。

我有的时候,也不太喜欢周围的人和事,总怕有人把这些故事对号入座,特别是生活中那些熟悉的人。在沈从文的《中国人的病》里,他提到过,在饭局上遇到甲乙丙丁等人与一位女性,恰巧那段时间有其它事情,勾引沈从文写了一个故事,发表在上海的刊物上。却被另外的甲乙丙丁几个人认为,沈从文在讽刺他们,还被一些人将故事里的人附上了真实的人名,直接指向了具体的人,也就是对号入座了。

我们的文章,没有沈从文先生那么大的魅力,能够发表在刊物上,或者点击比较高的地方,但也生怕偶然的被某个朋友看到,也对上号,那真有可能说不清了。

另外,我们也不太喜欢写身边的事,感觉身边的事没有太多意义,甚至厌恶自己的生活,感觉只有外面的事才值得写。

我在上面说了,我们并没有太多机会“出去”,我们大部分的时间,还是生活自己的圈子里,这并不是不能写,写了也是练笔,果真有机会出去了,写起来也顺手一些吧。

在网络上,并没有本地、外地之分,你的本地,就是我的外地。今天遇到一个去贵州的朋友,问了他许多关于贵州的问题,这些问题是我想到的,有些“蓝本”是来自于《江城》中的描写,虽然四川与贵州是两个省。对从来没有去过这两个地方的我来说,它们在我的印象里是分不开的。一个四川的人或一个贵州的人,觉得他们那里没有可写的,对我来说,那些人和事恰能引起我的兴趣。

阿兰·德波顿的《旅行的艺术》,是我很喜欢的一本书,这本书却不同于《撒哈拉的故事》,它是阿兰·德波顿去异乡探寻艺术的故事,通过时空去寻找,而非体验。空间广阔可以写,时间纵深也可以写,这些都是书给我们的提示。

平时多读书,能给我们许多灵感,能够激发我们写博客的思路,也能为我们提供素材,减少耗在电视与虚无新闻上的时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