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拿读书填满某个时间段,何必读书?

英国文学家、思想家、诗人柯勒律治,他讲看书有四种类型:第一种是海绵型,读书时他可以把看到的内容全部吸收,然后又几乎原样吐出来,有点荒腔走板,可是基本上能够消化吸收;第二种是沙漏型,看了和没看一样,一无所获,只消磨了时间而已;第三种是滤袋型,精华的部分全漏走了,剩下的都是糟粕;第四种是大宝石型,他读书不但自己能够得到好处,还能把这个好处传播出去,使别人也收益。这种读者很稀少,很难得()。

按照柯勒律治的分类,我可能属于第二种,读书很多,留在脑袋里的不多,或者跟李敖说的“一般人一本书拿起来看完以后,再看第二本时,第一本就离他远了一点……读到第十本书,第一本书已经离他十万八千里了。”

只为了消磨时光的读书,一本笑话就足够了,只不过为了填满一段时间嘛。而有收获的读书,获得的快乐是从获得知识中得到。书架上,没有一本与笑话有关的书,看着那摆得整齐的书,我问自己,从这些书里,我获得了什么呢?脑袋里空空如也,想不起来。这让我想起了佛朗索瓦,把一生读书的事写成了《读书年代》,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就职于多家出版社,在阅读中度过了三十年的职业生涯,那么,他在阅读中的收获是什么?绝不会是只经历了读书的这个事这么简单吧。我想,佛朗索瓦的读书一定让工作收益不少的。

我在博客里经常谈读书,也只是局限于读书这件事,区别于读书与不读书,而我们为什么要读书?读书总归是要获取知识的,假如只是为了打发时间,一个手机加几个搞笑的视频就足够了。

何必拿着几本书给自己粉饰清高。读了一本书,就要这本书的精华尽量多、经量久的留在脑袋里,可以随时拿出来,用到手头上。如果我们没有那么好的记忆力,也可如李敖那样,把书大卸八块分门别类的整理好,以自己的方式整理成册,以便随时取用。

因此,再谈读书的时候,我们可不要只说读过多少本书,而要自己强调到底翻烂几本书。就像旅行的人说自己去过多少地方,徒步的人走了多少里路,如果只是走马观花,去一个地方跟两个地方没有什么区别。读书亦如此。

这是本博客的对应公众号,但不是博客的简单复制,有公众号自己的特点。

只拿读书填满某个时间段,何必读书?》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