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姐的自我励志

高姐是我们小区里比较随和的人,与大家和睦相处,在我搬来这个小区的这些年,从来没有看到过其与任何人红过脸,也从来没有听到她背后说别人的坏话。

关于高姐是职业,年轻的时候属于供销社职工,后来供销社改制为商场,高姐就是商场内的普通售货员。因为我们小区是以前供销社里改制下来的房子,所以,后来有段时间,高姐还干过本小区的物业,其实也不是什么物业,就是帮着收水电费等,工资不高,干了不到两年就重新回到商场去做售货员了。

高姐的丈夫,原来也是供销社的职工,在改制的时候,被遣散回家,在小区外的车库里开了个卖海鲜的小店。其实,也不能说是高姐丈夫开的,高姐的丈夫一看就是老实本分的人,平时不善言辞,在家看店,进去顾客也不会介绍商品,只等顾客喊他称重。

在过年的时候,就经常见到高姐的丈夫背着袋子去送货。可能,以前在单位也只是个不惜力气的人,这种人老实木那,多数时候会成为遣散的对象。把这种人遣散了,首要的好处不会去闹。

平时遇到高姐的时候,我们都会站住了聊几句。从高姐那里能得到不少关于商场的信息,比如哪家的肉好,哪家的菜好,等等。

不过,高姐经常说自己与丈夫以前一心工作的不值,抛掉了家,努力的工作,却每个月还是赚不了几个工资。而她研究的就是如何做生意。她的小海鲜店就是个开始。

店小,还没有太全的手续,有时候揽到个大买卖,开不了发票,就到超市门口等购物小票,然后去商场开发票,许多路边的小店都是这么干的。

我也这么干过,不过,我懒,直接买的购物卡,反正日常都要在超市里买油盐酱醋,除了茶,茶我喝自己的。

有的时候,那些商场,表面上看开了许多年,其实,投资的股东可能经常换,包括高姐工作的那个超市。

在超市里,工作强度大,工资少,历史上遗留许多问题,高姐觉得售货员不好干了,就辞掉了,回家专门经营她的小海鲜店了。

这种小店,不大的门面,靠着周围的几个小区根本不管事,更何况周围还有几个大商场。辞掉超市工作后的那两年,每天都能见到她背着小包到处送货,能看出来,也就赚个跑腿费吧。

高姐的丈夫,则守着店,店里不怎么有人,所以见到高姐丈夫在店里做的事情就是抱着手机玩。

去年年底的时候,见高姐在运装修材料,我问高姐,大要装修房子吗?

高姐说,在西面市场盘了个店,要将这边的店搬过去。

我说,那边的市场人流大,肯定生意会很好。

高姐说,房租也贵,一年要五万呢。

不过,我却觉得并不贵,研究好了消费者的购买,赚钱应该不难。

从此,高姐起早贪黑的忙那边的店了,像我这种没好的作息习惯的人,就与高姐错开时间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过她,虽然我们是一个楼座的。

前天,遇到了高姐。

我问,高姐,那边的生意怎样?

高姐说,还可以。

我看高姐回答的轻松,猜想一定不错。

高姐问我,你零食卖的怎样?

我说,最近是淡季,马马虎虎。

高姐说,零食不好卖,不如卖点干果吧。

我说,我对干果没有研究,再说,许多朋友都是做这个的,我们的顾客有交叉,不好抢别人生意。不过,我看干果也不好做。

高姐说,我去年年底的时候就后悔没卖干果。去年,干果的批发价很低,零售价却没降下来,所以,卖干果的都赚钱了。

这就是从市场上得来的信息吧,看来,有机会得和高姐所聊聊,她接触的批发商多,消息比我们这种只盯着屏幕的人灵通。

高姐显然变忙了,说了没几句就要走,她说店找邻居帮忙看着呢。

以前的时候,高姐就经常给我“洗脑”,洗脑的内容并不是心灵鸡汤,而是她努力工作换来的“不公”。我认为这些内容是她的事实,也属于以偏概全。但结果是,她得到了某些经验,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坚持去做推翻以前自己认知的事情,到现在算是有了改观了。这一点,从我的理解,却不好去评价了,只希望高姐的生意越来越好吧。

风独味零食

风独味零食微信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