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学是师叔

要来的同学,我们大家背地里都喊他师叔。自从大学毕业后,他的身边,总也少不了师母的身影。这一点,具体的细节问题,我也不敢打包票事情就是那样的。也有的人说,事情不是我们想的那样,只不过是师傅忙,手下有这么一个得意弟子,就把家里的许多私事让同学帮忙打理。

对此,有的同学说,也许真的是在帮忙解决家里的私事,只不过这解决的战线太深入了。

对于师母,我们的师傅是“霸占”了一个师姐,他们的年龄相差十几岁。当年上学的时候,我们班的男同学,就对师母想入非非。都说抢了朋友的老婆,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抢师傅老婆的。这话要是说出来的话,可真是轰动了。

可是,师叔是不是正在干这么一件事呢?

到了约定的时间,师叔一行5人,开着一辆商务到了我这里,车还是老师的公务车。我们的师母正在他们中间。

说起这个师母来,也挺奇怪的。现在的人都喜欢出去旅游。可是,师母对此却充满了恐惧,当别人提出要和她一起外出的时候,她总是会用各种网上的例子来说明旅程的可怕。

不知道这次,师叔是用什么方法将师母请来了。可别跑到我这里来偷情,那让师傅知道了,我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将师母一行人安排在海边,他们是内陆,见到海的机会少,也许对海能喜欢多一些吧。

我们同学之间,虽然知道彼此的工作,有时也会凑在一起胡侃,但是,对于旅游这种私事,彼此了解的也很少。在电话里,我问过师叔,具体想到哪里去玩,师叔说,就让我安排。

不知道需求,是最难安排的。那我就去问师母。

师母说,她也不了解,让我看着办。

这真是难以对付的一帮子人。

第一天,我带他们去海边溜达,我们这里有几十公里的海岸线,溜达一天,都走不到头。

也许是平时养尊处优惯了,这帮子半天走不出几百米去,这倒是让我省了许多烦恼了。

其实,一路上,他们也没有什么心情去看景物,都是在拍照,各种拍,当我手机响起的时候,就知道,他们在低头看相片的时候,就已经发到朋友圈了。

有的时候,他们也拉着我拍,在我手机里,看他们发的我,那是笑意,怎么那么苦呢。

陪别人玩,真不是一个好差事。

中午的时候,遇到一个海鲜店,进去吃了一顿海鲜。

师叔把桌上的菜发出去的时候,我见不少同学在留言说,有空一定来我这里。

我的同学总共是小一百人,这真来十个八个的,那还得了,那要卖多少零食,才能把饭前赚回来。

正在我心痛钱的时候,苏阳打了电话过来,她也知道师母来了,晚上她要请师母吃饭,我们作陪。

这对我来说,真是一件好事,天大的好事。

师母还是喜欢苏阳多一些。对于我,师母说我太铜臭了。这能怨我吗?只不过为了养家糊口而以。

饭桌上,师母一个劲的跟苏阳聊天,把我们都给冷到一边去了。师叔几个,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拼命的喝酒。我就使劲的灌师叔,想等他喝醉了,希望他能说出一个秘密来。

可是,这个师叔的酒量,真是厉害,把另外几个都喝趴窝了,他楞是没事,还喊着要开酒。

对此,我也只有打消了这个窥探别人秘密的想法了。

第二天,我还没有起床,师叔打电话过来,说今天我们不用陪他们了,他们想自由活动。师母、苏阳、师叔一起去逛商场了,另外几只醉狗还在宾馆里睡觉。

这是一个美好的消息,昨天晚上玩的太晚,整好补补觉。

白天忙了一整天。

下午的时候,又接到师叔的电话,他说师傅的一个大我们好几级的同学要请师母吃饭,喊我一起去。对于酒场,我是很打怵的,就推掉了,就让他们去吧。

夜里十二点,师傅的电话又来了,说是第二天要走。

我说,我们这里还有许多景点没有玩呢。

师叔说,到这里来不是来旅游的,在家里呆得没有意思了,想出来放放风,看看老同学,至于景点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

这真是枉费了我绞尽脑汁的去想要到哪里玩的问题,早知道这样,就真好办了。罢了罢了,都要走了。

第二天,我和苏阳早早的去送行。他们还没有收拾东西。我们就等他们,只等到中午十一点。

看时间,我说中午吃了饭再走吧。

师叔说,他们要去另一个地方赶一个饭局。合着他们是开着车出来吃饭的。

我给他们准备了一大包零食,带着路上吃。师母说,她最喜欢吃零食了。

得,到家了,我在给您老人家寄点过去。

苏阳也给没人带了一份土特产。

挥手告别。

只剩下我和苏阳了。

正好到了饭点了,我对苏阳说,不知苏小姐是否肯赏光陪在下吃个午饭呢?

苏阳上下打量了我,说,听这话的口气,怎么想图谋不轨呢?

我说,哎,大姐,有没有搞错,即使有想法,也要放到晚上,现在离晚上还早,知道不。

苏阳说,看把你激动的,算了,不和你计较了,念你诚心诚意,就赏你个面子吧。

臭娘们!

风独味零食

风独味零食微信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