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哪里赛龙舟?

前面我还说过,现在因为零食的生意进入淡季了,然让日子清闲起来,却在我清闲的时候,有那么多的事找上门来。

我给孩子们研究的骑行线路,到底没有用上,孩子们都太忙,忙着应付各种的培训班。其实,也不是孩子们,是大人们忙,忙着应付各种事,忙着让孩子成龙成凤。哎,说别人也是说自己,我不就给孩子报了几个班吗!我自己贪玩,也想着带孩子一起去玩,可是,让孩子的学业压迫着,都捞不着玩。

转念一想我自己的事,为别人应付事情,要比应付自己的事情强一些的。出轨的表弟闹离婚,我可以把自己完全当做局外人,也不用去操那些闲心。

还有刘妍的事,我觉得年轻人会很快的忘记自己的失恋,可是,刘妍还是忘不了她的小男朋友。表面上跟大家说,她会很快的调整过来,可是,心里的苦楚只有自己知道。

所以,刘妍发信息给我说,她还是忘不了男朋友,还偷偷的在宿舍里偷着哭过。在这个情形下,即使再给刘妍找一个男朋友,她也不会要的。

我想了一个办法,让刘妍象征性的等她的男朋友一年吧。我给了刘妍一个邮箱,让她每天发“我等他,倒计时时间”到我的邮箱里。也许,慢慢的,刘妍会忘记发邮件,甚至很长时间不会去发邮件。那个时候,刘妍就忘记她的小男朋友了。

端午节的时候,我问刘妍有什么好的游玩计划,刘妍说,要去海边玩。还有,要去的这个地方,原本是要与男朋友一起去的。这个傻姑娘,哪壶不开提哪壶。这真是给自己的伤口上撒盐。

刘妍的心理创伤要调整过来,看来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了。

也许是到了端午节的缘故,大家要近距离的旅游,来买零食的顾客突然多起来了。在端午节假期的前一天,差点没把我累死,这是零食的生意进入淡季以来,第一次卖出这么多货。看着空掉的各种纸箱子,这又要去进货了。

熊子打电话问我,端午节有没有计划,我说,还没有想好。其实,我自己都没有外出的打算,大家都外出了,正好留下空闲的时间来给自己。

熊子说,想要去威海玩,开车去,要带孩子去野生动物园。

我说,带孩子去是假,是带老婆去吧。

熊子说,看情况,也许就是带老婆去的。

我说,动物园那地方,谁去还不一定呢。

熊子在电话那头哈哈的笑起来。

其实,端午节前,我是有个邀请的。广州的朋友邀请我去那里看龙舟,从时间上来看,太仓促了,去一趟来回的赶,能累死人。我还是推掉了。

不过,倒是引起我对龙舟的兴趣来,在我们北方眼里,到了端午节的时候,只有吃粽子。北方并不时兴龙舟。南方水资源丰富,到处都可以划龙舟,北方,适合划龙舟的地方太少。要说北方的水上项目,只有在夏天的青岛,有一个帆船比赛。可帆船比赛是没有办法现场观看的,即使远远的能看到,也不过是一个小白点在海里一起一伏的,没有多大的观赏性。

我跟朋友要了一些当地龙舟的相片看,那场面,就像看扭秧歌的,人山人海的。

龙舟也算是民俗文化了。我觉得,龙舟算是在实践中的民俗文化,可不像那些“经”,搞的都是排场,穿件古代衣服,读几字的经,就算是继承传统文化了。

如果有时间,真想到龙舟比赛的现场去看看。

端午节,孩子也放假了,不用早起,真是舒舒服服的睡了一个大懒觉。这真是空闲出来的时间,如果计划出门的话,现在应该在车上,堵在路上呢。

外面的温度挺高的,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就准备了点水和食物,骑自行车出去闲逛了。

街上的人很多,很多,加上天气的突然热起来,让人感觉,整个空气里流淌着烦躁,我小心的避开满街的行人与汽车,向郊区的地方而去。

出了郊区,路上的行人少了,可是汽车却并不少,而且速度都很快,冷不丁的就有会有一辆超速的汽车从身边呼啸而过,吓得我不得不贴着马路牙子骑行。

在柏油马路上骑行,让我很怀念以前的树荫小道,小道的两旁种着笔直的杨树,人就在树荫里骑车,而不用受现在毒太阳的炙烤,还有那漂浮在马路表面的超高温度了。

今天上午的这趟骑行,我估计,又要去层皮。

风独味零食

风独味零食微信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