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编制的网

情商高的人,对于别人的帮助,都会找个合适的机会还回来的。

一天,苏阳打电话给我,说是要在他们单位搞一次零食的团购,让我把价格表给她发过去。

苏阳就是这么一个高情商的人,她这么做也是为了还我的人情。

其它的,苏阳不知道做什么事来感谢我。所以,她就想了这么个办法。

苏阳的单位同事,是购买力极高的,要了很多货,也有不少主动的加了我们的微信号。这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了。

一般近处的团购,我们都是送货上门的。

我提前给苏阳打电话,让她准备 一下接货。苏阳早早的在单位门口等着了。我提出要将零食给他们送到办公室去。苏阳说不用,放在单位的传达室吧,她的同事下班的时候,顺道就带走了。

我把几箱子零食搬进苏阳单位的传达室里。

我要走,她出来送我。

我忍不住的问,你们的关系真的断了吗?

苏阳说,断了。

我说,万一再想起来怎么办?

苏阳说,永远忘记是不可能的,就像你,能忘记以前谈过的恋爱吗?

汗。

我说,忘记就好,安心的回归吧,那样下去也不是个事。

苏阳说,是啊。

苏阳又说,上次还是很感谢你。

我说,这是什么话,只是,你也要给我保守这个秘密,说出去,我的糗更大。

苏阳说,肯定的,这个秘密不能说。

回去的路上,我在想,苏阳果真能断的了吗?这就跟吸毒一样,参与的人都知道吸毒不好,吸完了,就后悔,等毒瘾上来了,脑子就管不住自己了。爱情跟毒品一样。

苏阳这次的确帮忙卖了不少的零食,送完货后,就要回去补货了。现在手里的这几个厂家很作了很长时间了,听说要补货了,显然他们是很高兴的,就像有顾客来买我的零食,我也高兴。

好在是,跟厂家合作时间长了,他们会表现的与你的关系更近一些,很多事情都好商量。不像有些厂家,感觉你在他那里进货多了,就觉得你离不开他了。现在这个世界离开了谁,地球都照转不误。即便是苏阳与她的情人分开了,时间久了,就会变成回忆。当苏阳寻找到眼前的幸福的时候,可能会觉得以前所做的事情是很荒唐的。

苏阳的性格,我觉得像一个人,米莉。我去问大葱,米莉是否有情人。大葱说,这属于他们的商业秘密,不能说。

我说,不能说就表示有?

大葱说,我没说。

没说,这不就是默认了吗?情人是谁?大葱吗?说不定就是。

情人是不是像手机一样了,人手一个,伴侣像共享单车一样了,不在属于某一个人了。在感情里,真的变成了一张“网”了。

大刃打电话过来,要我们去他那里吃烤鱿鱼。为啥是烤鱿鱼而不是吃烤肉?因为他在做鱿鱼的生意。

地点是海边,时间是晚六点。

乡下的海滩,白天偶尔的会有几个人下海游泳,晚上就会被附近的农家宴占领,举行烧烤活动。也有的对外出租,每个小时20块钱。

大刃的烧烤器具很齐全,超过任何一家路边的烧烤摊。

都开着车,没人敢喝酒,只有饮料。

大刃的另一个朋友还把音响给带过来了,就是手机店门口无休无止的循环播放音乐来招揽顾客的那种。整个海滩都是整个音响的声音,吵得我们说话要靠到耳朵上。大刃生气,一脚把音响踹出老远,不响了,却听到海滩上男女酒彪子的哭喊声。

大家边烤边吃,天黑,碳、沙都沾在鱿鱼上,吃到沙子咯牙,也抹了满足的灰。

大刃的那个带音响的朋友是做小卖部的,听到我是卖零食的,说要帮我卖。让我先给他弄几斤尝尝,看品质如何。

我想拿竹签子捅死他。有这么品尝的吗?我不是小看他,他卖的没有我多。就他那种村里的小卖部,考卖假货赚钱。

远处的酒彪子喝多了,开始打滚了,男的、女的,都滚在一起了。

黑暗,的确可以让人随性起“舞”,看不清彼此的脸,所以,没有人认识。也要借助酒精的力量,反过来,我们这桌不喝酒的,就斯文多了,即使是讲个段子,也要考虑好了再说,旁边还有老婆孩子呢。

如果要喝酒的话,我估计今天能闹到晚上12点,只有饮料,大家在9点多的时候就散了。我吃的很饱,如果晚上回去就睡觉的话,我估计第二天的早饭都省了。鱿鱼的胆固醇高,大家都到了该注意这些一查就高的东西了。

风独味零食

风独味零食微信号

情人编制的网》上有8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