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的伴侣

我正在给客户装货,听到微信声想起,拾起手机,是大葱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约了一起吃饭。回复了他。

顺手打开朋友圈,看到了刘妍发的一段话,貌似是失恋了。

我在微信里问刘妍,失恋了吗?

等了好久没见回复,放下手机,继续装我的货。

刘妍,一个名校的大学生,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如果用学习来评价,是个学霸。更或者说,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吧。

这个小姑娘,出于浪漫的年龄,对于爱情,要求的也挺多。就如一些女作家,比如三毛,素养高的女生,都想要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在爱情上,眼界也不过局限在学生上,找男朋友的标准,需要有吉他,有篮球,会写情诗,还要用漂亮的手写字体。

而她找的男朋友,就是这么一个奶油小生。

与刘妍并不熟悉,懒得管人家的私生活,在微博里,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两句。

在和大葱吃饭的时候,收到刘妍的回复,到底是和男朋友分手了。正痛苦着呢。

安慰她?我不知道如何安慰。

刘妍却把我当做了倾诉的对象了,给我说分手的前因后果,跟我说,大家对她的关心等等。不过,刘妍却提到,大家对她的关心,却无法接受。为什么不能接受?大家多数是用批评的口气说这件事。

这是国人的习惯,在安慰失恋者上,也会表现出来的。

既然知道了刘妍的事,是要去安慰她的,那么一个充满幻想的小姑娘,别再出个意外什么的。

其实,安慰失恋的人,不要去提谁对谁错,无非是转移一下注意力,用时间来疗伤。所以,我的安慰是瞎聊。

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那么长了,肯定有感情的,而且,从时间上来看,正是甜蜜期的。这么无缘由的分手了,肯定回不过神来的。

这段时间,刘妍肯定都在想着失恋的事。

刘妍心眼不坏,我跟大家说去安慰他,大葱张口就说,去给他找个更好的。

米莉骂大葱,像头猪。也许,这件事交给这些身经百战的女人,效果比我们强。女人更了解女人。

米莉找刘妍去了。

我问米莉,问题解决的怎么样?

米莉说,还那样。

我问,你没安慰刘妍?

米莉说,安慰什么?我请她吃海底捞火锅了。

我说,吃火锅不喊着我们!

米莉说,女人之间的事,男人少插手。

这就把我们排除在外了,就好像跟刘妍分手的是我们似的。

我说,我还以为女人有什么好办法,也不过如此。

米莉说,看把你能的,如果你离婚了,我去劝劝你。

我说,我要是离婚,肯定拉着你。

米莉说,拉我也没用,大家信吗?

有学问的女人真可怕。刘妍毕业了就能就会成为这样女人。三毛,这还是我能想到的一个例子。

晚上的时候,留言发微信说,她又想男朋友了。

我给她指正,应该是前男友。

我说,找个事做吧,分心才能忘记。

世事险恶,一个单纯的在读大学生,居然喜欢找校外人员,假如遇到一个居心叵测的,可就毁了。

这些话肯定不能现在就告诉她,刘妍还在回味以前的甜蜜,没有接受分手这个事实。

我让刘妍把前男友的东西都收拾起来,刘妍却不以为然,她不知道那些东西,都是记忆打开的钥匙。

心情好的时候,刘妍与我讨论积极的事情,对分手也能看的开。有的时候,刘妍的大脑就短路了。她会想起以前的事情来。比方,晚上十点准时给刘妍打电话。

世代变了,我等也体会不到现在的学生失恋应该是什么样子。说不定,过段时间,小姑娘会甜蜜的挽着另一男孩的胳膊去逛街呢。

大葱似乎对这些事情不以为然,他总觉得失恋的状态就是欠揍。我在犹豫,是否该将大葱上学时的失恋故事写出来。唉,还是不写的好,但凡我身边的人都知道那件事,就会很自然的将博客里的故事对号入座到一个人身上。

我通知认识刘妍的人,如果有时间,多带她做点高兴的事。大家一致同意,和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在一起,自己也会快乐起来的。

我跟刘妍说,她像一只小兔子。刘妍问我什么意思。我说,小兔子活泼可爱。但是,我不知道兔子是否还有其它的意思。

找个男女朋友,与找伴侣真是不一样。社会开放了,有人换异性朋友,就跟换鞋一样,一季一换。年轻真好,不仅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而且没有过多的负担。

年轻的时候,回不去了,这就是时间的可怕。

风独味零食

风独味零食微信号

小姑娘的伴侣》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