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狗东西

狗这东西,躲着它总归不是办法,你要学会打。打狗,不仅要打得它咬不到你,还要打的它没有咬你的想法——芦苇叔叔语录

小时候,邻居养一只狗在平房上,每当有人经过的时候,这狗就跑过来,在你头顶上“汪汪”的叫唤。特别在晚上的时候,黑咕隆咚的,突然头顶上出现狗叫声,常把路过的大姑娘小媳妇吓得吱哇乱叫。

有的时候,我在自家门口站着,这个狗东西,不厌其烦的在头顶位置“汪汪”的叫不停。

这个狗东西得治治。

我有弹弓,我站在胡同里,制造点动静,这狗就“汪汪”的跑过来了,刚一探头,弹弓里射出的石头,就飞向狗头了。就听一声凄厉的狗叫声,伴随着狗跑开的声音。

如此反复多次,这狗还不长记性,路过,它还叫。

我爬上邻居屋顶(狗跳不过来),狗在平房上,没有躲避处,我连环开弓,只把狗打的快要说人话,、跪地求饶了。

从此,这狗见我来了,一定“凄厉”的跑开,绝不敢露头。原来,这狗东西还是有记性的。

我写的是狗,说的是狗。狗,不打不行。

风独味零食

风独味零食微信号

这个狗东西》上有20条评论

胡俊杰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