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怎么做到共享?

共享单车,怎么做到共享? 在小区的楼下,一把红色的链锁锁住了一辆小黄车。见到一辆小黄车,实在不容易。如果谁用APP,找到这辆车,看到上面的锁,该会多么的气氛。

我从外地带了一个小黄车的软件回家的。当我出门的时候,发现,找辆小黄车太难了,即使去离我家不远的商业街。所以,我卸载了小黄车,改为摩拜单车了。

摩拜单车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方便,在我小区的门口,多数时候是骑走的多于骑回来的。出门的时候选择摩拜单车,还要对着地图与位置对照挺长时间才能找到一辆。在小区的门口,只会偶尔的见到1、2辆摩拜停在树下。

以“共享”命名的单车,如何能做到与大家共享?就以我小区门口的摩拜单车来说,还不如那个长期驻扎在这里的摩的司机敬业,送走一个顾客后,那个摩的司机会原路返回,继续在小区门口等候新的客人。

就如我楼下的那辆被锁的小黄车,对于锁车的人,我们应该去体谅TA,而不是用道德绑架TA。你想,大家一起凑了押金,别人出门有那么多的共享单车可以选择,而这里却没有一辆,“享”的是什么?

共享单车在一座城市里的分布是很不平衡的,这一点在我以前的文章里提到过,就如同出租车在打车高峰的时候不愿意去堵车的地方一样,如果没有人为的干预,所有的共享单车会大部分的集中于某些特殊的区域的。

所以,要想让共享单车真正的流动起来,需要共享单车的企业定时将共享单车密集的地方的自行车,转移到另一个需要却没有人骑车过去的地方。

显然,企业在这方面做的很不足。虽然企业打着公共、共享等靓丽的口号,而却做着与公共、共享相反的事情。

当我们看到一辆共享单车被个人的锁锁住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这个人不道德。谁去挖掘深层次的原因吗?我想,从来不会有一个缴了押金,却从来不骑车的人吧。

在任何一座城市,都会有一座让大家挤破头都想把孩子送进去的最好的学校,就如同这么一个学校里,不会有家长说“教育不公平”的话吧。在共享单车里,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其实,说白了,共享单车不属于任何一个缴押金的人,它还是属于企业的。在遇到共享单车被锁的时候,是锁车人与企业的事,他们之间的纠纷。我们不是法官,这不是我们应该讨论的问题。

共享单车的经营有很大的问题,我们不能仅仅用“道德”这么粗暴的、简单的方法去解决。

我记得看过这么一个视频:

一个男的,拿着一把钳子,去街上寻找被锁住的共享单车,然后拿钳子把锁剪断。这很英雄吗?是否可以这样想,如果哪天你把车停在不允许停的地方,我可以自行把你的车处理掉呢?锁车人即使有错,处理锁车人的绝不应该是“个人英雄”。

你是否看到过这样的故事:

在国外的某个地方,为了几个乘客,一趟火车可以不取消班次,一直仅为这几个人服务。

看到这样的故事,多么温情。共享单车能做到吗?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有人缴了押金,却没有车可骑,共享单车会定时送过几辆单车去吗?

这可能就是大部分锁车人所遇到的需要解决的问题。

当然,有些是破坏了车锁,特别是小黄车的机械锁,被锁住了,就变成个人的了。那是超越道德范畴的行为,该是共享单车与法律部门去解决的。可惜,没见过共享单车企业关心过我们是否有车可骑。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使用共享单车交了押金,那是否可以这样:我不要押金了,然后带一辆共享单车回家呢?我记得我们所交过的所有押金里,都是有这个功能的。

总之,对于共享单车这个经营形式,我们是顾客,我们有享受服务的各种要求,做好不要用“道德”去约束任何一个和我们同是顾客的他人。共享单车给予每一个缴了押金的顾客的服务应该是普遍的,而不是局部的。

风独味零食

风独味零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