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上的秘密

熊子,是我的一个朋友,是真正的朋友。

熊子在知道我的榻榻米的问题后,就去搞市场调研了。他刚装修过房子,市场上基本跑遍了,只不过是他用的材料与我的不同。通过他的调研,知道了更详细的信息:板子的品牌、环保标号、大致的各个档次的价格等,更重要的是,大致算出了市场上某个类别榻榻米的价格。

问题看似要解决的时候,我这里出了问题了。由于我经常在电话里与朋友们讨论这个问题,全家人一致反对我再去讨结果了,钱已经花了,就不是自己的,去找那个无趣干什么?

妻子也跟我说,你为了这个事,生了那么多的气,何必呢,榻榻米已经装上了,我们自己改造改造也能用,就像以前我们买的高密度板的床,不是也用了很多年吗。

我也不喜欢麻烦,当初找高小华的时候,我也就是怕麻烦。其实,当初我应该找熊子,是我找错了人。不找就不找吧。

在某种环境下,人就是被欺负的对象,克里斯托弗骑行在异国他乡,也并没有都收到欢迎的。在路上的时候,也好事的人,从车窗里伸出胳膊,从后背上拍克里斯托弗一巴掌。

这就是经验,这也是成长。

而高小华呢?我对他的理解是好心办坏事。他觉得做橱柜的老板是他的朋友,我是他的朋友,高小华就简单的把我与橱柜老板简单的捆绑为朋友了。更重要的是,高小华也不了解橱柜,他觉得橱柜老板给了我一个朋友价格,他不知道的是,他的橱柜老板朋友宰了我刀。

在这件事上,高小华肯定很郁闷,我给高小华打了一个电话,开门见山,说了我的意思,让他不必为此纠结,这些事与他无关,朋友还是朋友。既然让我受到损失,那就请我吃顿饭吧。

请我吃顿饭就玩事了,高小华当然高兴,时间地点让我定。路边摊吧,干净点的,想吃烤肉了。

高小华答应,那没有问题。

熊子那里,我也要赶快去说明,让他别再为这事忙活了。

熊子倒显得无所谓,说,你心里能接受就行,我也就是伸把手,出个主意,最终还是要你决定。

与熊子相处这么多年,就是相互理解,遇到事情,相互都会伸一把手。

我说,请你吃烤肉吧。

熊子满口答应。

是不是高小华很冤?冤就冤吧,即使没有这件事,让他请吃饭也是应该的,因为我脸皮厚。

通过榻榻米这件事,我又学到新知识了。

平时我们做的家具,就拿榻榻米来说吧,看似大家都说能做榻榻米,但在具体的制作以及到最后的成品,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就拿我这次做的这个吧,没有什么工艺,区别也只是板材,先不说大小的差别,价格高的与价格低的,是由板材决定的,就是看你用高密度板,实木板还是多层板等。

因为我用的是多层板,单单这个多层板就有很多门道,多层板的环保等级氛围E0级、E1级、E2级。国家规定,进室内的多层板必须是E1级的。

E1级的多层板又有很多情况,有大品牌的E1级多层板,有小企业的E1级多层板,当然也有小作坊的E1级多层板。一般顾客对这些不了解,只听说板材的环保等级,这里面的价格就差大了。

现在一个比较流行的家具装修名词叫“定制”,其实,当初我的也是定制。但是,此定制非彼定制。市场上的家具在我所了解的,有两个方式,一种是传统的制作,一个是所谓的现代制作工艺。传统的制作工艺是,卯是卯丁是丁,而所谓的现代的制作工艺是快销、拼装。

就拿我的榻榻米来说吧,就是所谓的现代工艺。

他几乎没有工艺,按照一个图纸,按尺寸用机床切割、打孔,就拿床来说吧,可以一米五宽的床体,也可以做一米八的床体,但是做不了床头。对工人的木工要求很低,但一定要熟练操作机床。

就拿我的榻榻米来说吧,它可以是任何大小的方形,也是九宫格,在机床上,这就像孩子在纸上用铅笔画九宫格一样。也就是大面积的多用一个螺丝钉,小点的,少用一个螺丝钉罢了。

而且,做榻榻米的每一块板材,几乎都是分离的。这种家具最怕的是什么?最怕挪动位置,动一次,就有可能散架。

而另一种定做,在我看来是真正的定做,它不注重你用的什么板材,而是让板材用到合适的位置上。比如,外框架承担了大部分的重量,就用结实一点的板材,内部起分隔作用的板材,就用薄一点的板材。外观上还用一定的颜色与形状,与你房子整体的风格配套,当然了,这种价格肯定高,无论是丈量与制作,需要一定的木工技术。

而我觉得,我知道的这些也只是表面上的。可能专业的人,会解释的更加清楚,他们却不会给你解释的。这是他们的商业秘密。

风独味零食

风独味零食

市场上的秘密》上有8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