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打上来的蟹子

买蟹子的时候,看到了鲅鱼,这是吃鲅鱼的季节,问价格,28一斤,想让老板便宜一点,老板坚决不松口。我们想,那么多卖鲅鱼的,总有便宜的,遂去隔壁摊位。老板还是咬住28元不松口。

我突然明白,今天在这里是买不到28元以以下的鲅鱼了。只要第一家没卖,后面知道的,都不会降价了。 这是市场里的规矩。

当去询问蟹子的价格时,老板说,本地刚打上来的蟹子,一百一斤。

我在心里问候了老板十八辈的祖宗,本地没蟹子了,亲戚就是出海打鱼的。

这就是老家的一个市场上遇到的做海鲜生意的。

海鲜到底是没买。回村的时候,在村口的市场上遇到摆摊的,鲅鱼25一斤,还有虾虎,35一斤。

这就是做生意的本份吗?

吃完中午饭,我躺在床上看《不如去飞》,突然想起我的榻榻米。捞起手机,查我的榻榻米的品牌,从搜索结果来看,这家店是专门做了推广的。

第一位的,是他们的网站。我逐条的看产品。他家的产品很少是拍摄的实物,多数是电脑做的效果图,还有的图片带着拷贝网站的域名水印。

这时,我挺懊恼的,还整天研究百度,当初去做榻榻米的时候,怎么就没有上网搜索一下呢。

在看到榻榻米的时候,我点进去,只看到三张效果图,也只是外表,看不到内部。

看网站上有电话号码,我试着加了微信,我知道,一般业务电话都会连着一个业务的微信,这是现在的形式。

果然电话号码就是微信,加好友,填写“我要做榻榻米”。

很快,好友申请就被通过了。

我直接问,做榻榻米要多少钱?

对方说,我们不同的板材,用不同的价格。

我说了他给我的板材。

报了价。

报价比给我的价格低了30元,我很不爽。

然后,我询问了制作的工艺与细节。

关掉微信,我打电话给一个哥们,让他咨询一下价格,看是否还有再低的可能。

这个哥们十分钟后给我回电话,他将价格给讲下一百元。这已经讲下了四分之一的价格了。

我夸哥们真厉害,哥们说,他去年做过榻榻米,跑了很多家,市场上的榻榻米价格差不多,如果上店里去讲的话,还能更低。

这让我更加的不爽。

我打电话给高小华,说明了此事。

高小华只是说了句“不可能吧”。

过了一会,高小华回电话,说,他也找了个朋友去问价格,果然价格低,不过没讲到我哥们的那个价格。

但是,高小华却也显得很委屈,说他也被骗了,不知道这个老板杀熟,杀的这么厉害。在我之前,高小华给他介绍过不少的客户,都是跟我一样的价格。

不过,高小华表示,他负责给我要多收的钱。还说,这样的朋友,是砸自己的生意,还害了他。

放下电话,我陷入沉思,我不知道高小华在这里扮演一个什么角色,我希望他是清白的。

而我,并不在意高小华赚回扣的问题,在事情明朗之前,我只是在坚持我的原则。就好比是一款手机,在市场上卖1000元,有人帮我推荐了一家店,卖给我九百,介绍人哪怕赚了八百,我也要感谢他,因为给我省了100,可是,如果你把一千的手机加价到1100卖给我,我肯定不乐意。这样的生意,还用介绍吗!

可能解决这个事,需要一段周期的,我也知道高小华会很卖力的做这件事的,我知道,高小华即使真的吃了很大的回扣也会给我去要钱的。以前他介绍的那些朋友,知道了此事,肯定不会轻饶高小华的。

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静静的等待。

其实,有些人做生意,真会把自己做死的。我本来做的那个榻榻米,价格就不高,多赚个几百块,也发不了财的,更何况还是熟人介绍的。这么一来,让我知道这件事,从我这里,是不可能介绍过生意去了,我也会将这件事告诉给我认识的人吧,等于失去了一个会继续扩大的群体的生意了。

在放下电话的时候,我并没有停止对这个品牌的研究,我继而发现,这其实是一家在城乡结合部里开设的小厂家,却在对外宣传上花费了大气力的,嫣然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大品牌。不过,我初次去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榻榻米有什么名牌,就像我虽然戴着眼睛,却从来不知道哪些品牌的眼镜是名牌一样。

本地的蟹子是名牌,被包装的小作坊也是名牌,拆穿假名牌其实很简单。亲戚告诉我,本地没有蟹子可打了,而榻榻米的假名牌只不过从网上结合我对厂址的了解就知道了。

本地打上来的蟹子》上有6条评论

芦苇叔叔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