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有一个坏习惯,对于问题充满着好奇,手边的很多问题,都会习惯性的去搞清楚。就拿制作的榻榻米吧,为了说明问题,我到市场上去研究各种类型的榻榻米,最后明白了,榻榻米却没有做好。我做的时机不正确,如果在制作榻榻米之前,去市场上研究清楚的话,也许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了。或者说,我就难得糊涂一次,不去弄明白,就当这个榻榻米就是这么做的吧。可是,我的研究问题的习惯却又困扰着,让我不自觉的去做。

大刃对待这些事情的时候,口头禅似的,会说,专业的东西,就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我们只做我们专业的东西就行。

对我来说,对此却放心不下,如果遇到专业骗人的呢?社会有分工,分工越细,就会出现另一个结果,你对某个领域完全不了解,这些不同的领域在一个特定的圈子里自作自己的规则。

还说榻榻米制作吧,我们有钱,将这个服务交给某个公司来做,那么,做这个榻榻米的公司就是专业的吗?我觉得不是。当初高小华给我介绍这家店的时候,说他家有自己的工厂,还在某个较大的建材市场有自己的店面。这就是给我们的消息。而这些消息是否就与做好榻榻米有直接的练习呢?我说不是。高小华说的那些,只不过是外表的与榻榻米是否能做好无关的内容。

在装修的行业里,我发现另一个问题,你去咨询,他们什么都能做,可一旦做起来了,这个做不了,那个需要加钱,为什么?

一面墙,很整齐,你在这面墙上怎么折腾都行。可是,墙上有个漏出的管子需要处理,很多人做不了。他们是真的处理不好。当一个房子下来的时候,像这样的小东西到处都是。
大部分装修房子的,缺少的是处理非正常平面的能力。这些人仅仅有刷墙的能力,能够照着师傅说的,墙该刷几遍,每一遍刷什么东西。

阿来,安装监控,在业内算是高手,为啥,他仔细研究过,他在施工的过程中,能根据各个场合的不同,找出一条最佳的安装的方案来。别人安装的线路用钉子明晃晃的钉在墙上,阿来的不是,多走两米线,线都隐蔽在暗处,即使是摄像头,有的时候不自习看,都看不到装在哪个角落里。

我们常谈工匠,其实,现在大部分是工,还上升不到匠,什么时候工?做大统一的东西。什么是匠?不仅能做精品,还能够将废品改成精品。

我的一个初中同学,在初中毕业后参加工作。做了一圈下来,感觉没有技术,就去学习,想做电工。学了两年没有考下证来。为啥?上学的时候都分不清正负极,到底没有搞明白,零线火线外怎么还有根线。你敢让他去你家里装电线吗?我是不敢,他对电器的功率都不会。

什么是美感?故宫里展览的名画就是美的吗?我觉得不是。美的东西其实就在我们的生活中。阳台有水管,横在屋梁上,不好看,更有计较的,说是影响风水什么的,你去装修公司,找人处理,很多人做的不伦不类。找一个大师傅,花的钱少,费的工少,给你改成一个与房间融为一体的装饰物。这样的人多吗?不多,我们见到的几乎没有这样的人。

榻榻米,不是建厂的投资有多大,也不是多大的门面,最起码的要求是能做出好产品来。你说你是专业的,那么,你的产品不仅能满足客户的要求,还能把客户没有想到的问题也做出来。你说你的厂子大,大有个屁用,别人能做出来,你为什么做不出来。到最后要解决问题的时候,来问客户,要怎么解决?倒不如我学习,自己设计。

在装修行业,都说自己是专业的,专业在哪里?你有制作家具的工具就是专业的吗?其实,在我看来,你不专业,你脑子里没有东西,缺少了装修的灵魂。文化与技能的区别就在这里。

所以,这让我想起了米莉的那个外国朋友对我们教育的总结。

风独味零食

风独味零食

打破砂锅问到底》上有1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