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崂山茶(13) 《民宿笔记》

在村头(村南)散步,遇到两个村民依在茶叶地旁的大棚骨架上闲谈,谈论的话题,应该说不是谈论,更像是在倒苦水,控诉一些游客去地里“抢劫”。其中说,她去地里浇水,却看到一群人在她家茶园里采茶叶,对于辛苦呵护的茶园,哪允许别人随意践踏,当她上去制止的时候,哪知道几个游客嬉皮着说,他们还以为这是野生的茶叶呢。另一个符合着说,我都不敢在靠近马路的地方种东西,不知什么时候就被人偷得一点不胜… …

这种事也发生在我们家。

滨海大道与去拐去峰山西村的路口那里有一块我家的地,不大,种着几垄茶叶,母亲在茶叶的垄间种几棵萝卜给我们留着,自家种出来的萝卜好吃,也让人放心。只是,那块地里萝卜经常失窃,小则拔几棵萝卜,有时候丢失的是一垄。有些路过的游客,车一停,后备箱一开,见到什么都进给扔进车里拉走。

几个萝卜并不值多少钱,但对那些偷萝卜的人来说,拿回去分给亲戚们,说是出去旅游给捎回去的绿色无污染的萝卜,没有人会说萝卜是到别人的地里偷来的。便宜的萝卜,对我们来说是一份心情,也是一种期望,种下去了,浇水施肥,无比的呵护,只为收获的喜悦,所以,那些人实际上偷走的是我们的喜悦。

我们种下的萝卜,多数也不是自己吃了,分出去的较多,即使家里来了邻居,也种了萝卜,我们也会切一个让他们尝尝,吃着萝卜交流来年种什么样品种的萝卜。

现在出去旅游也不是难事,大家的物质生活水平已经提高到了不会为外出旅游而皱眉担心费用和时间的问题,而这个时候,我们更要做文明的游客,即使在以经营为目的的景区内受了气,也不要转嫁到景区周围朴实的农民身上,他们的淳朴善良正是这个社会所缺少的。

此刻,我要感谢住在逸兴山居的住客们,并没有因为条件的简陋而为难我们,相反,母亲在一拨客人走后,总在电话里跟我说与住客如何在一起拉家常,小孩子的可爱,年轻人的活泼,等等。

在每个房间的桌上有一个小茶叶筒,那也是母亲精心挑选的,里面放着的都是家里的好茶叶。有一句话时常挂在她的嘴边,“人家大老远到咱家来,喝几壶茶叶值几个钱,咱也不是供不起,再说了,喝好了茶叶还能从咱家买呢!“

也正是如此,住客评价住宿时,全是她的好当我们说给她听的时候,她总笑着说,就怕招待不周怠慢了人家。

虽然逸兴山居只有两间房,可是,与住客们这么一交流反而超越了经营,变成了相互“倾诉“的平台了,即使有年龄的代沟,地域的差异,统统的丢在旅途里,一家人与另一家人的融洽的相处,较之于那些专业的民宿,我们就是一个家。敞开家的大门迎接各地的朋友,一起来喝崂山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