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有洞天

晚上约6点的时候,高小华给我打来了电话,约我在建材市场旁的一个饭店见面。单间里,高小华请了一桌子的人,也都是和他干装修的伙伴们。在座的,表面上看灰头土脸的,但是,我知道,“灰头土脸”的掩盖下,可能就是一个小老板,有的时候,大家说的开着宝马车去给客户刷墙的人,就是出自他们。

给我装脸盆的老板也在,通过高小华的介绍,脸盆打了折不说,老板还亲自上门安装,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饭桌上,我对脸盆老板表示感谢。高小华不客气,说,都是弟兄们,甭跟他客气。

看到高小华这样扯高气扬的,我心里也挺高兴的,到底是多年的朋友了。希望,不要因为米尔的事,让他一蹶不振。

这帮搞装修的很能喝酒,都是海量,多日不见,我发现高小华的酒量也见长不少。多亏我滴酒不沾,否则的话,早就被喝到桌子底下去了。

吃完饭,高小华等众人要去唱歌,在酒精的作用下,大家说着一些下流的段子,彼此嘲笑着。我对高小华说,我就不去了。高小华知道我不喜欢这些场合,就没有勉强我。送走了我,他们可能就去了某个KTV鬼哭狼嚎去了。

遇到高小华,挺让我惭愧的,自从他与米尔产生矛盾之后,时时在想着我们,而我们却没有关心过他。高小华对朋友的热情,就比帐篷要好,高小华对朋友的态度都是认真的。心里想着要帮高小华一把,可是,自己又能做什么?

想想高小华以前做的荒唐事,的确让人感到厌恶,可是,他至少没有对我这样吧。在路上遇到我,还这么的热情,也许,这就是吃人嘴短吧。

周末带孩子去辅导班学习钢琴,路过大闯的公司,有心要进去坐一坐,但是一想到他那些喋喋不休的言语,就头痛。最后,我宁可找个地方低头看手机。

孩子下课的时候,低着脑袋,不用问就知道,孩子可能学的不好,老师倒是挺客气,说,孩子挺聪明的,只是不用心学。孩子说喜欢学钢琴,就给报上了名,要说学习,孩子一节课不拉,从来不迟到,可就是不喜欢回家练,钢琴这东西,学了不练等于零。既然孩子不想学了,何必再为难孩子呢。我跟孩子说,要是不想学,就不学了吧。孩子却倔强的说,他还想学。我知道,孩子的倔强并不是因为琴,也许换一样会好一些吗?

孩子能自始至终喜欢一样东西吗?在我做零食之前,都是去超市里买来吃的,每次都要跟孩子抢。做了零食之后,家里的零食多了,孩子倒是没有以前那么能吃了。写作业的时候,会突然抬起头来,向大人要点芒果干吃,或者边看书边吃黄金豆。

也许孩子对于钢琴也像零食这样吧,没有的时候想,真正有了后,就不喜欢了。孩子也喜新厌旧。孩子的兴趣就是这样吧,我们做家长的能去强求吗?

大人喜新厌旧吗?

我想到了徐观,工作几年,他换了不少车了。

那对待老婆呢?仔细想想,身边还真没有换过老婆的,这真要感谢朋友们给我们营造的良好氛围,其实,有的时候,在一个朋友圈子里,朋友们的做事风格也会给这个圈子里的其它人洗脑。就像,整天与赌博的人在一起,总有一天会染上的。

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别有洞天》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