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不是这么算的

 大闯的做事原则挺奇怪的,公司里有很多事,不找专门的工人,却喜欢找自己的朋友。他理论基础是,找些小工费用也不低,不如把找小工的钱拿出来,等干完活一起吃饭得了。看似有理有据,大家都不是小工,所以,很快,再找人的时候,不是这个人不在,就是那个人家里有事。还是要去找小工。

如果大闯请客吃白饭的话,大家一定会去捧场的。这个大闯的这个理论挺扯淡的,找个小工一天200,你喊上两个朋友去帮你干活,算是你请大家吃饭,还是大家干活请你吃饭,谁都不是傻子。其实,也不是大家就是在强调这个理,大家忙忙活活的在外面赚钱,得空就来这里打小工,自己不吃饭了?

大闯为人挺刻薄的,在他那里工作的,几乎没有老员工,如果说老,也就是来的员工要签两年的合同,第二年的比第一年来的员工老。大家劝他,将员工的待遇提高点,让他们在这里干的时间长一些,省得每年春天的时候到处招人。大闯听不进去,所以,有的时候,与他在一起坐一会,听他说的最大的一部分内容就是他的员工如何的不懂事。大家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当他开口的时候,大家都顾自的低头玩手机去了。

大闯是个十足的商人,说的好听点是先小人后君子,可是,与他合作的朋友们到最后都是不欢而散的。而那些与他合作不起来的那些人,私底下都是很好的朋友。就有一个大闯曾经的朋友这样说过,大闯到处说这个人不好,那个人不好,全世界都欠他的不成?

我也发现大闯有这个特点,身边没有朋友,没有真正的朋友,遇到事情的时候,跑都来不及,更别想去伸一把手了。大闯的生意挺大,老是怀疑手下人,手下的人没有一个人能让他放心的。

有一年,大闯把自己的一个同学给招回来了,专门负责他的生意。他的这个同学干着干着,实在干不下去了,其实,也不仅仅是干不下去了,是有人来挖他的墙角了,挖墙脚的不是别人,而是大闯对门公司的。所以,我们每次去的时候,都会看到大闯原来的员工,他的同学坐在对门公司的前台上。

这简直比抽大闯嘴巴子还痛,整整一年多,大闯无时无刻不在说他同学的种种坏处,其实,这个时候,大家已经有点厌烦大闯这种做法了。

大闯的心机很重,他跟你说过的话,绝对不是表面上的意思,你要是实在点,相信了表面上的意思,就要吃大亏的。开公司这么多年,没上大闯当的都不是朋友,把大闯当做朋友的,几乎都在大闯身上吃过亏。慢慢的,大闯的身边,朋友越来越少。

朋友之间,如果是酒肉朋友的话,那就谈酒肉的事情,如果是知己,就多多谈论生活、谈谈生意,就怕有人拿着酒肉朋友当知己,这些年,大闯的这些朋友,就是把大闯眼中的酒肉朋友当做知己来做了。最后吃亏的还是知己。

都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而有的时候,少一个朋友,就少了许多的坑。有了某个朋友的帮忙,做一些事情能顺手一些,少了某个朋友,也没见谁就过不下去了。

对此,我很佩服有些人,看朋友很准,不会被某个人一句、两句的甜言蜜语所迷惑。

家里的水盆破了,去建材市场看看,买个新的。老远的,看到高小华坐在小货车的车厢上,与一群装卸工说笑着。我过去打了个招呼,高小华拨开众人,跑过来,问,哥,你这是去哪里?我说我要买个水盆。高小华接这句话,拨了一个电话,嚷嚷道,我哥去你那里拿个脸盆,你给打六折。挂了电话,高小华指着一家店给我说,哥,去那里吧,我都跟老板打好招呼了,你过去拿就行,质量你放心。他接着说,我这里在等一个活,等晚些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咱俩吃个饭。

这着实让我感动了一番,高小华还是心地善良的,可就是有时候爱逞能。

 

帐不是这么算的》上有6条评论

  1. 芦苇大叔

    @铁路客流量:如果大闯是我见到的唯一的老板,或者,我见到的其他老板都是这样的话,我就不会这么说了。而我见到的其他的老板们却不是这样的。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