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乡土情结

几个周前,孩子在家无聊,我就带着孩子去地里拔萝卜。萝卜没有长成,母亲有点舍不得,可为了满足孙子,可能拔光地里的全部萝卜也愿意。我跟孩子商量,只拔两个,剩下的等长好了再说。

上周末,问母亲,萝卜已经长好,想带着孩子去将萝卜收回家。孩子体验过一次拔萝卜了,这次怎么说也不去了。

母亲骑自行车取地里拔了几个,给我们吃。与几周前相比,长好的萝卜,酥脆而不辣。

孩子自己吃了半个。

母亲回来的时候跟我们说,地里的萝卜被人拔去了6个。自己一勺水、一把肥的种出来的东西,被人偷走,的确是舍不得。

在我们村的经济里,是种植茶叶,用茶叶换钱再买菜。可是最近几年,人们的观念变了,感觉买来的菜没有菜味,不如自己种的好吃。所以,很多人都舍弃一块地的茶叶,种上几垄应季的蔬菜,留作日常三餐吃。

现在这个季节,有时间去村外的田地里逛逛,满眼的瓜果蔬菜丰收的景象,绿莹莹的大白菜、敦实的瓜、在冷空气来临前结最后一次的扁豆……看到这些东西,的确诱人,也让一些人忍不住,当做自己的,带回家了。

也有的茶农舍不得茶叶,就将蔬菜种植在茶叶间隙,老远的望过去,还真分不出哪是茶叶、哪是白菜。

农民对于土地的感情是特别深厚的,每一粒土都舍不得浪费的。

家里买了不少花,要种到花盆里,土却不够了。想到外面地里有那么多,还不随处可以拉回几袋子来。可是走出去了才发现,哪里敢别人的土,惹急了,会跟人拼命的,土可能就是命。

土是宝贵的,农民对土地上的产出却是大方的,瓜果蔬菜送给别人是绝不吝啬的。家里种了萝卜,如果谁想吃,会挑好的送给他的。可是,偷,是绝不允许的。

这是规矩。

闲逛到家里的茶叶地里,在最北头儿有一口水井,那是周围茶叶地的邻居集资挖出来的,日常浇茶叶用的都是这口井里的水。在井的旁边,露着一点泥土,母亲在这点地方种上了几棵青椒和茄子。当她盘算要准备一桌子菜的时候,会记起这几棵菜,摘俩辣椒就可以回去炒一盘菜了。

此时,茄子即将落光叶子了,只挂着三个半边已腐烂的茄子;青椒的长势依然旺盛,绿色的青椒娇滴滴的,如要冒出水来。

就这么几颗菜,就可以点缀家里的饭桌,也就打理好了土地,总有吃的食物。

村里的茶叶地,在以前都盖着大棚,春天到秋天的时候,只有大棚的肋骨立在地里。夏秋季时,这些水泥制作的大棚肋骨上可热闹了,有豆角、扁豆、南瓜、黄瓜等,在上面斗艳,也在上面卖弄所结出的果实。

城市人家的阳台上,种几棵韭菜,割了韭菜炒个鸡蛋也高兴的要命,也许,这就是几千年的农耕文明在基因里留下的习惯。就像那些租房的,总要跟房东要块地,种上几垄蔬菜,过一过种植的瘾。

人与土地的情结是分不开的,总会在某个时间去了却种植的情结的。

在人们纷纷涌向乡村的时候,也就是这个土地情结点燃的时刻。

人,依然有乡土情结。

博主的微信

人的乡土情结》上有4条评论

  1. 北画

    乡土情结,农村人对土地的意识随着年轻一代外出打工显得有些模糊了,老一辈从苦难中过来的,省吃俭用,辛苦劳作,自然是对土地有着身后的感情,这些是城市生活无法体验的,显得如此的奢侈。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