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笔记:大丫在青岛

大丫,在济南泉城广场旁的一栋写字楼上工作,她是毕业后来的济南,找到了现在的工作,收入还算可以吧。只是,大丫的生活似乎每天的生活都在围着工作转,参加工作后的这几年里,几乎不知道自己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玻璃前,楼下的泉城广场每天都能从这里看到,外地的游客争相到广场一睹它的芳容,而自己看它也不过是一个广场,也算是挂在玻璃窗上的一幅画,从来没有去体验一下,漫步在泉城广场上是一种什么感觉。

此刻的她,心里隐隐的,有一种想跳出这种生活的冲动,可是跳向哪里呢?一队由导游领着的游客进入了她的视线,突然,大丫的眼睛一亮,心里有了一个决定。

今天是周五,大丫期盼不要再加班,果然,到了下午五点,大家伙开始收拾东西回家了,大家似乎要躲避大家伙一样,静悄悄的走向公司的大门,她害怕老板突然探出头来,叫住她。没有,出了公司的大门,大丫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出了电梯的门,大丫欢快的跑出办公楼的大门,就像下课奔出教室的淘气孩子一般。楼下的小卖部里,大丫买了两瓶水,两包饼干与几袋子零食,带着它们,钻进了停在路旁的出租车,一路直奔火车站。

整个季节,车票还是很充足的,售票窗口前只稀稀拉拉的站着几个排队的人,大丫排到最前面的时候,“哪里”售票员问。“青岛”大丫回答,“要最近时间的”,大丫再补充到。拿着车票,大丫来到候车厅,找了一排空着的座位,大丫坐下来,还有四十分钟就要开车了,大丫掏出手机,开始在手机上找青岛的酒店了,这对于她来说是强项,没有过多的在乎价格,大丫选择了离火车站不远的一处酒店,她想离开青岛的时候,走的从容一些。

上了去往青岛的动车,大丫心里还带着出公司大门的那份激动,两个多小时后,就可以站在青岛的海边了。想着这份美好,大丫忍受住了火车上的单调与无聊,听着音乐,吃着手里拎着的零食,看着窗外忽亮忽灭的片片灯光。

下了火车,大丫仔细辨认着方向,海边的天气有点凉,伸手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看到高楼上挂着的正是预定酒店的招牌,顺着招牌的方向,大丫找到了酒店,办理好了入住手续,大丫提着包一下钻进了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里,到现在为止,大丫几乎没有感觉到这是另一座城市,走在街上的她,却像是要回家。因为在火车上吃了东西,肚子里还不饿,就迫切的希望到海边,看看大海,她知道,只要保持向南的方向,就能看到大海。没想到,自己的酒店与大海离得是这么的近,没走几步路就闻到海边的腥气,过了马路,就是大海了。

与青岛的天气一般,这海边还是比较冷清的,没有什么人,也许夏天来的话,人可能要多得多了。伸进大海的栈桥,灯火璀璨,顺着回澜阁的灯光,大丫匆忙的往前赶着,在夜晚,这灯光就是最好的导航。回澜阁的四周,聚集了不少人,有游客,有附近的市民,此刻,大丫在想,如果今天下班回家直接回家的话,现在会在做什么呢?

大丫知道顺着栈桥的反方向就是中山路了,这是很容易就找到的。来到中山路上,这是一个不早不晚的时间,街上的人开始慢慢的减少,顺着中山路,大丫见到了教堂,黑夜看不清楚,她决定这两天找个白天的时间再来一次,从教堂走出来,肚子里有点饿了,抬头四望,见到了烤肉的招牌,看过的旅行笔记里,都说不错,就这么的,大丫站在烤肉店的门口吃了几大串的烤肉,拍拍肚皮,看时间也不早了,就边找边走,回到了酒店。

在酒店门口的时候,接到同事打来的电话,问大丫在干什么,想不想一起去唱歌,大丫压着兴奋说在青岛玩呢。电话那头却传来几声嘿嘿的笑声,问大丫是不是跟着王子在快活呢。大丫不想跟她争辩,随口聊了几句后就挂掉了电话。回到房间,大丫开始查看青岛的景点,开始为接下来的这两天做攻略了。研究了俩小时,大丫准备第二天去崂山,在周日的时候去五四广场、八大关、还有那没逛完的中山路。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在酒店里吃了早饭,大丫匆匆的下来,来到酒店旁边的商场,买了一双运动鞋与一个背包,并在超市里塞满了水果、水、零食、午饭,重回酒店收拾完毕后,出门打车去了崂山。出租车按照大丫的要求,基本上是沿着海边走的,从出租车里看到的大海,是忽隐忽现的,路与海边,都被盖满了楼房,靠着海边走,这是大丫在考察以后再来青岛可以去的地方。出租车整整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流清河收费站下车,购买了崂山的入山门票后就乘坐上了景区大巴。路很窄,而且人多,可是大巴的速度却不慢,吓得大丫坐在车里的时候,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直到她蹒跚的走下车,才算是松了一口气。顺着游人,大丫被带到了索道旁,也许是好久没有活动一下了,大丫决定爬山,离开索道后,大丫直奔门口而去,顺着人群开始向山上走去。

做在山顶的石头上,大丫觉得两条腿开始不听使唤了,只顾自的大口喘着气,脸上的妆早已被汗水浇花,多亏此地无人认识她。下山的路看来是走不动了,只有坐着索道下山了。索道上的大丫,看着秀丽的风光,后悔上来的时候没有乘坐索道,不知道明天是否有力气再爬起来去别处了。来崂山,太清宫是一定要去的,可让大丫没有想到的,从下车的地方去太清宫还要下一段不算短的台阶路,拖着已经麻木的双腿,一步一颤的向下走去。

这段路兼职是熬过去的,看着太清宫恢宏的建筑,大丫才满意的微笑起来,这功课做的太不好,早知道就不去爬山了。不过,这一趟下来,大丫倒是知道了崂山的旅游攻略了。从太清宫出来后,大丫因为疲劳不再留恋风景,就顺着原路返回了酒店,晚饭也是在酒店的餐厅里对付的,当大丫的脑袋接触枕头不会就呼呼的睡过去了。

早晨醒来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大丫几乎狂呼起来,一天的舟车劳顿,把自己搞的跟个疯婆娘一般,迅速的,大丫开始?饬起自己来,这也是她擅长的。昨天一天的劳累,虽然心里还是挺满意的,不过浑身的酸痛也是真切的体会。这个时间点儿,酒店的餐厅也歇业了,看到背包里还剩吃的,就胡乱对付了一顿,吃完了就到酒店前台结算了房间费。

按照先前的计划,今天应该去五四广场的,因为身体的劳累,大丫决定只去八大关。在酒店门口,大丫伸手拦下出租车,就去了八大关。大丫其实对这些德式建筑不是很感兴趣,举着手机找人帮忙拍了几张照片,算是作为来过这里的证据吧,无心恋战,随便的逛了几天街,大丫就打道回府了,确切的说应该去中山路,她听说那里有许多好吃的。按照先前的道路,大丫又走到了教堂前,白天里看得的确比夜晚清晰,只不过没有晚上那么的妖媚,教堂前的广场人很多,也有很多在拍婚纱照的。肚里的咕咕声,让大丫急于找到劈柴院,一想到吃的东西,大丫的嘴里就要流口水了。

中山路的天桥底下,隐蔽在那里的就是劈柴院,进了胡同口,大丫的嘴就没有闲着,手里的东西还没有吃完,已经开始问另一样的价格了,就这么的沿着胡同一路吃过去,在胡同劲头的时候,大丫几乎要撑得扶不住墙了,这是青岛之行最得意的收获吧。摇着滚圆的肚皮,大丫背着自己的家当向火车站挪过去。

青岛到济南的动车上,大丫几乎是睡着回去的,到济南的时候,是被列车员摇醒的,就这么迷迷糊糊的从火车站里出来,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明天是周一,早晨八点的时候,她又会准时的出现在泉城广场旁写字楼上那间办公室里,直到……直到下一次逃跑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