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闲置的周末喝一壶好茶 闲茶札记

今天是周末,难得的一个不那么忙的周末。早饭后全家人将各个房间打扫了一遍,家里干净了,人的心情也好起来了。

深秋的阳光通过我给它们留好的空洞照在茶几上、绿植上,还有书桌上。有了阳光,心里也顿感暖暖的。

是不是该找个事来做呢?

上次说到妻看到我冲泡普洱茶,想分享我的茶,我在《寻泉》里说过,要和她一起品尝臻浩御的《百年帕沙》。

将茶具洗干净,用开水烫了一遍,趁茶具滚烫的时候用干布将热水冲过的差距擦干净。打开我的茶柜,拿出静心保存的《百年帕沙》,剥开棉纸,一个如暗色的满月呈现在眼前,透着悠悠的茶叶的光,“帕沙”嵌在茶饼上。

开茶饼的时候,一层一层,让我想起本地的脂渣,金灿灿的圆形,炸过的瘦肉被紧紧的压制在一起,吃的时候,也是一条条的掰下来。早知要喝茶,该准备一块脂渣的。脂渣是我们喝茶时的另一款“茶点”。

投茶冲水,金黄的茶汤自茶壶的壶嘴里流出来,看着茶汤,我在想,会是什么味道呢?如《百年贺开》那般轻柔还是如班章黄片那般浓烈?

我知道,帕沙的普洱茶,前几泡的涩味浓一些,第一泡的茶汤我并没有直接喝,继续泡出第二泡的茶汤,将两泡的茶汤合在一起。

看那茶汤,金黄色,挂壁。

《百年帕沙》的口感更精致一些,味道也是那么的细腻,回甘超快,这款茶可以留存,当作私房茶。等哪天与朋友喝茶,我可以神秘的跟他们说,我有一款好茶,给你们尝尝。

当然,我敢这么说,《百年帕沙》不会给我丢面儿。

妻喝不惯普洱茶,上次将带有花香的普洱茶毛料给抢走了。妻还是喜欢红茶和简单的绿茶多。

品完《百年帕沙》,妻说,这个茶的味道挺怪,感觉挺好喝的。

未喝过普洱茶的妻对《百年帕沙》做出这个评价,证明这个茶还是相当不错的。一直以来,她对茶叶的要求很高,对口感要求更高,市面上那么多的茶叶种类,只喜欢很少的几个品类。

这与我完全相反,我更喜欢品尝各个种类的茶叶,到现在,大江南北的茶也喝过不少。只不过,中国的茶叶种类实在太多太多,以咱的见识,也只是窥其一二吧。

喝茶的人,虽然每天可以做到茶不离手,可那也只是口粮茶,但凡在需要仪式感的场合都要拿出几款压箱底的好茶来的。与朋友喝茶的时候,喝到兴致高的时候,也是好茶出场的时候,好茶是品茶的高潮部分吧。

在我们每天忙碌的事情之外,能有一件事坚持下来,并乐于去坚持,是很奢侈的,可是,如果有这么一件事去坚持,是很幸福的,它在生活里起到的是稀释烦恼的作用,当我们心情郁闷的时候,这件事就会跳出来帮我们赶走烦恼。

有人说,喜欢的事情不要当成工作去做;而又有人说将工作做成喜欢的事。其实,无论哪种说法都有特定情形,而不是那个说法的例子。

这是一个复杂的处世问题,看不明白的话,就用手头的一件快乐的事去化解吧,不必非要在这个问题上伤脑筋的。

在一个闲置的周末喝一壶好茶 闲茶札记》上有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