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大尾巴狼

周一,那天参加骑行活动的人从我这里买走了不少零食。而,那几个小青年,却在微信里央求,让我带着他们去穿越。我自己都穿越不了。如果继续冒充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就跟他们说,我现在力不从心,以前登山的时候摔伤了,更有一个很好的队友摔残了,心理的坎儿过不去。

小青年不死心,说,只要我带着他们就行,他说他知道户外活动的准则,摔伤了,自己承担。

我想,屁,真是我带你出去,出了意外,我能跑的了?

就这么的,磨了一个星期,小青年也终于相信,我不会带他玩的。

许多男青年就是喜欢这种野外的东西,看到比尔就兴奋的要命,特别羡慕特种兵。年轻就是好,有大把的时间,有的是精力,可以随意折腾。等过去了“年轻”这个阶段,就会现实一些,更不会晚上抱着手机看一宿的陆战队了。

这一天,家里,在微信上,接待几个咨询零食的买家,电话响起。是大桥打来的,问我周末是否有时间。我问什么事。大桥说,让我去他那里帮忙面试几个学生。我说,我不懂面试。大桥说,不用懂,只是走走过场。

大桥是做培训的,为了给学员造成一个“稀缺”的假象,让参加培训的学生必须经过面试这一关。我告诉他,我不懂面试,是真不懂。大桥却忽略了不懂的含义。

到了大桥的培训学校,他手底下的员工都在忙碌着,我这个冒充的面试官,也坐到了桌子的正当中,给我一本本子,一支笔,还有一叠材料。面试很无聊,听他们在下面认真的说着,着都要把我讲睡了。

整整忙了一天,回到家的时候,我感觉自己都要虚脱了。不知道那些大公司的面试官,会不会遇到面试就头痛呢。

过了几天,我问大桥,那些学生面试的怎么样,大桥唉声叹气,说,可能学员是第一次看到穿着短裤与拖鞋的面试官把。

我把这个茬忘了。

到底是我不专业,还是大桥不专业,他来找我就是不专业。我当然不把我自己当专业的,我打心里就不会去装象。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卖我的零食吧。

最近几天,来打听代理的特别多,从谈话里,听出的是不放心,也听到想发大财。对于零食的生意,这个不用装,又不是卖白粉,利润大,价格、产品都摆在那里,也就是赚个服务费。

还是顾客给力,做了一个团购,几千块钱的销售额,卖得多了,我当然高兴,但我很明白,买了那么多,顾客也要吃好久的。生意就是这样。

出了小区,想要到街上溜达溜达,遇到了隔壁小区的大壮。我们老家是一个地方的,住的小区离得也近,可就是很难碰到。大壮是吃公家饭的,与我们不是一路人,虽然臭味相投。好久没见,晚上约着喝一杯。我说,我现在戒酒了,大壮很失望,既然约好,那就一起吃个饭吧。

到晚上的时候,我们在街对面的烤肉店碰头。大壮可能觉得不喝酒没有意思,就把他姐夫给叫来了。坐定后,大壮点菜。其实,这样的街头聚会,没有可以聊的,无非是用吃、喝打饭一点时间罢了,就像一起约着在茶楼里打麻将。

我喝着可乐,大壮跟他姐夫频频举杯,他们的酒量很大,算账的时候,每人喝了酒瓶啤酒。大壮的姐夫喝多了,抢着去结了账。大壮叫他姐夫来,我就知道什么意思,他姐夫喝醉了喜欢摆面子,大壮就是叫他来结账的,这也算是套路了。

冒充大尾巴狼》上有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