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沙古树茶:百年贺开

晚饭后,一切收拾停当后继续去我的小茶桌读那本《寻隐日本》。这本书是日本白洲正子写的,以游记的形式写日本那些神山老林里“隐”的故事。我是比较喜欢这类体裁的书的,最早,我读过《旅行笔记》,随笔的笔调,可以穿插许多知识和故事。

《寻隐日本》中涉及的地名和人名非常的晦涩难理解,必须仔细“断句”才看的通。

读书少不了要泡一壶茶。

拿出臻浩御的百年贺开,就在要动手撕包装纸的时候,感觉现在还不是开这个饼的时候,班章黄片的味道已经深入《寻隐日本》了,换了其它口味的茶,可能会让书变味吧。

百年贺开这个名字取得不错,庆贺开张、祝贺开业、恭贺开始,好像非常适合开启一个“开始”。如果要开这个饼,最起码得在一件比较重要的事开始的时候喝吧。

阅读与喝茶,好像是两件比较隐秘的事。

比如阅读,在我认识的人里面,有许多都是在闲暇时读几本书的,可是,这些人,包括我自己并不会与人交流阅读的事。有的时候,我想将这些日常喜欢读书的人组织在一起搞一个读书会该有多好,起码,这也算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可是,正是因为阅读的隐秘性,而又让人退缩了,据说,一个人读什么书,很容易被人“读”出心里的秘密来。

看来,阅读的书也会出卖读者,深藏角落阅读,是一个很私人的事情了。

小区外是一个茶叶市场,不像农贸市场那么嘈杂。有的时候去逛茶叶市场,转头望向某家茶叶店里,会发现居然有满满当当一桌子人在喝茶、聊天,若不是眼见,耳朵是听不到的。喝茶时,茶水从壶里导入杯中时,是能听到水流声的。喝茶的人静侯泡茶,营造了一个安静的室内空间,这个安静的室内空间又静化人的心。

在得到手里的这几款好茶后,将阅读的习惯又寻了回来,在博客里,有一文章,记录的是我读过的书,看看上次的时间,已经许久没有更新了。最近整理书架,将那些陪伴我无数个日夜的书重新摆放了一遍,有的在日光下已经发黄,书似乎变得厚重起来,又如茶壶里积起的茶垢。

生活里有一个喜欢的习惯很难得,千万不要随手丢弃,坚持下去,会有许多的乐趣,帮我们化解生活的困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