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的有道理

昨天晚上,我把骑行的装备全部整理了一遍,不敢带很多东西,水、食物,修车的就不用带了,有保障车,我把零食分装成小份,到中途休息的时候,分给大家吃。车队里有不少人是我的客户。

出门的时候,我再次坚持装备,这是我发快递时养成的一个习惯,他们说这个习惯好,可是对我来说,有点像强迫症。觉得没有问题了,骑车出发。

自行车专卖店的门口聚集一大群人,有30口子,骑行的时候,我最害怕人多,要不是为了给自己恢复体力,是绝不会跟着这样的队伍去的,男女老少,像广场上骑儿童车的。

今天的线路是骑山路,可以肯定的是,得有四分之三的人会推着车。一个小时跑不了几公里。那些人就是喜欢这样的形式,纯粹为了玩。跟他们讲户外、讲户外运动的要求,他们不理会,可是,在朋友圈里,他们又是户外活动的参与者。其实,说白了,想享受户外运动的乐趣,却不想履行户外运动的义务。

跟着这支小姐、少爷组成的远征军,好不容易爬到半山腰,已经没有了出来时的气焰了,个个拖拉着脑袋,使劲的推着自行车,恨不得将自行车扔进山沟里。

有一条小河,从盘山公路下面穿过,几个稍有力气的人喊着要在这里修正一下。河边的确是休整的好地方。当我挺下车的时候,发现河边已经有一支徒步的队伍在休整,他们装备专业,人不多,十几个。如果将他们的衣服换成迷彩的,俨然就是一支特种部队。

在他们的人群里,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循着声音看去,我看到了帐篷。

我的嗓音大,远远的喊着帐篷的名字。帐篷也看到了我。

我问帐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帐篷说,驴友们要来这里穿越,知道帐篷以前在这里呆过,就让他带队过来了。

我说,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们玩?

帐篷说,他们的时间安排的很紧,而且他是领队,走不开。

我说,晚上住在哪里?我喊着大家来看看他吧。

帐篷说,不用了,等哪天不带队了,再回来看望大家吧。

我感觉,帐篷真的走了。

帐篷带着他的队伍出发了。

我们骑行队里的小青年们见我与帐篷聊,就跑过来问我那些人,感觉他们很专业。我说,和我聊天的是他们的领队,我以前的小弟。小青年们理解错了,以为是我带着帐篷玩户外的,纷纷对我投来崇拜的目光,从这以后这一路,这帮小青年都围着我转,都想做我的小弟,让我带着他们玩。

我心里清楚,我自己都玩不好。

我分给大家零食,大家吃的很欢,有几个加了微信,说回去再买。今天没白来,这些加了微信的人,能有几个人会成为我的客户的。特别是那些小年轻们。

每天大家都在忙碌自己的事情,其实,那是温室里的表演。户外这个活动真好,能够让你融入大自然当中,不至于忘记自己还是一个动物,是需要动物属性的。前几年,有人在谈狼性,生活在笼子里的狼,还能是狼吗?只有在野外的才是狼。公司里没有狼性,那不过是搂在主任怀里的京巴,撕咬主人棍棒下的大狼狗。

回到家的时候,我给大葱打电话,说我遇到帐篷了。大葱说,帐篷不会再回来了,以他的为人,他即使到了这里,也会给我们打电话的。那是以前。

世界小的有道理》上有1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