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品班章黄片(一) 闲茶札记

我用相机拍了几张臻浩御普洱茶的相片发给小马看,小马要我拍一些茶叶的汤色相片。只要茶叶开了封,少不了要将品茶的过程记录下来的。只要手里有茶,这些都是随手可做的。

手里三款饼,先喝哪一个呢?

打开一款茶叶的包装,都像是洞房花烛夜时掀开新娘的盖头,掀开了,就见到新娘的真容了。

看着眼前的茶饼,我决定先从班章黄片入手。

轻轻的打开包装,在揭开纸的那一刻,忙将鼻子凑过去,从纸缝里透出一股憋久的茶香,这股茶香像是某种花的香味,花的名字就在嘴边,却喊不出来,就如遇到久未见面的挚友,曾经是那么熟悉,却又喊不出对方的名字来。

当整个的茶叶包装剥落开来,看到整个茶饼的面貌,密密实实,茶叶抓在一起,就像帕沙山上古茶树密不透风的茶叶枝条。

我用的是粗矿的饮茶法,茶刀等器具都未备齐,左手按住茶饼,右手暗自发力,硬生生的从茶饼上掰下一块茶叶来,然后将这块茶叶拆散,掰茶饼时散落的碎屑也一并收拾进茶壶,茶叶是浪费不得的。

如果用一整套的茶具来冲泡班章黄片,会让喝茶更有仪式感;无耐,手头的几套茶具因日常保管不够周全,都不完整了。手里只剩一套参加某活动时附赠的礼物茶具,也是现拆的包装用来“装点门面”了。

至于茶汤的色泽、茶汤口感,下篇文章再叙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