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有副业

聂哥的健身房开的很早,早到他是第一批下海的国企员工。当别人的健身房的在维持健身房的时候,他把健身房的的费用降至了极致,业务不多,只能节省开支。

在我认识聂哥之前,曾遇到过他们的宣传,大街上,向过路的行人发传单,却不给,当你伸手接的时候,就拿着传单往健身房里拉人。我跟着进去看了看,普通的健身房,没什么特别的。拉我进去的健身顾问太差,也许把自己的能力看的太高,想要给我增肌,也许,给我喝添加了激素的蛋白粉可以实现。

在我们都觉得健身房钱难赚的时候,聂哥却把健身房坚持的有声有色。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他有什么独到的策略,其实,他也是在咬着牙干,设备陈旧,更新一批需要不少资金,而且建设行业前途渺茫。

后来,跟大葱交流这个问题的时候,觉得他可能在借健身房这个平台,一年当中接几个工程干干,也有不少的收入。就比如给大葱介绍的这个活,他是研究很多次了,实在接不了才给大葱的。因为这里面聂哥有一块做不了活。他很希望大葱接这个工程,答应别人却做不了,也能赚个消息的钱吧。

项目谈的很不错,大葱也答应接这个工程。我以为大葱胸有成竹。出来的时候,大葱却说,到哪里去找下家去接这个活,这个我很吃惊,问大葱,你做不了?大葱说,有些东西他也做不了。我说,既然你做不了,为什么还要接?大葱说,他欠聂哥一个人情。

接下来的一周,都没有见到大葱,他在到处找人接聂哥的工程。

一周后,大葱打电话过来说,他找到接活的了,老板是南方的,在这里建了个施工队,不需要我们做什么,他们是专业的。大葱还告诉我,他似乎找到如何经营公司的方法了。我问他,他不说,只给我留了一句“还没有完全想好”。

路过大葱的工地,就跑过去看,四个工人在不紧不慢的干着活,大葱跟一个年轻人在旁边聊天,我凑过去,大葱给我介绍说,小伙子叫,阿涛,是某品牌的LED屏的区域经理。我们寒暄了两句。看这个小伙子很精明,不过,也佩服他的魄力,也许他跟帐篷是一类人。

中午的时候,大葱请客,在工地旁边的面馆里吃了碗牛肉面,算是工作餐。下去没事干,大葱提议去喝咖啡。大葱喝咖啡只在一个地方,米尔的咖啡馆,咖啡馆的名字就叫“米尔咖啡”。

去的时候,是下午2点多,店里没有人,只有米尔在招呼服务员擦桌子。

大葱不流氓,不会调戏妇女,进门就轻声喊米尔。米尔正相反,风花雪月见多了,她调戏每一个熟客。见到大葱,两手往大葱肩膀上一扶,就嗲声的喊,大葱哥,你可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阿涛眼里有异样,也许以为米尔是大葱的情人,也许,下次来的时候,米尔也会这么对待阿涛的。

人人都有副业》上有1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