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个饭局


如果你与别人一起去干一件事,很难产生话题,大家都忙,没有闲工夫谈论事情。话题从哪里出来的,闲出来的。我们说农村的留守妇女喜欢传闲话,这不是农村特有,也不是现在特有,很早的时候,城市里也有。
公司里的妇女同志们,聚在一起悄悄的咬耳朵,不是在谈购物,就是在谈别人的家事。如果男人们也参与进去的话,形象会大打折扣店 。
其实,男人们也喜欢闲聊,既然是闲聊,就要有一个闲聊的时间,闲聊的地点。饭局,是最常用的。如果你不经常参与饭局,就会从某个圈子里消失。
今天,接到了约饭局的电话,只有一个人,请客的是我。同学过来出差,事先给我打电话,定下饭局,然后他去忙他的事,忙完了,就过来吃饭。我挺喜欢跟这个同学吃饭的,请他吃一顿饭的价格,要远远小于他所带来信息的价值。他全国各地的跑,知道每个同学的近况,与他吃一顿饭,我就在遇到老同学的时候,不用问“这几年忙什么?”,直接会说出,你与老婆离婚了没?你的老二还有几个月才出生,这些直接的问题。
当然,我的消息也会通过来找的同学,传布给其他的同学。来的这个同学叫徐观。上学的时候,他不喜欢饭局,因为他不能喝酒,一瓶啤酒下肚后,就找地方趴着了。上学的时候大家都缺油水,喝醉了,就没办法吃菜了,所以他说自己很亏。
毕业后,第一次遇到徐观,是在毕业后的第五年,见到我后,非要拉着我喝酒,有上学时的例子,我怕你?结果是,他是吹着瓶子看着我掉在桌子底下。这个家伙,了不得了。不过,徐观挺坏,败坏我的名声,说我是被他吹瓶吓桌子下的。
练就了喝酒的本领,徐观总结了经验,分享给我,有了酒什么事都好谈,你把对方喝糊涂了,事就更好谈。这是近几年他事业大顺的法宝。
既然喝不过他,就不喝。每次他来,我滴酒不沾,喝酒跟打羽毛球一样,需要一个对手,没了对手,他也不喝,说来找我不喝酒真没有意思,说是说,可是每次还是来。
徐观是个富二代,也是个热心肠。喝酒给他办成了不少事,也给自己挖了不少坑。有一次,遇到他的一个发小,喝酒比徐观强,那个饭局的主题是,他的同学想要他做一个担保。喝糊涂了,就答应了。醒酒后,觉得不妥,可又爱面子,这个保给但上了,20万。他偷偷的做这个事,谁都没有告诉。
一年后,徐观发小的公司彻底破产,赔了个底儿朝天,担保的钱,还不上了。徐观的发小也不跑,人就在那里,就是没有钱。徐观傻眼了,银行就找他来还。媳妇知道了,没有和他离婚,因为他的媳妇不傻,富二代不缺钱,老爷子之所以不管他贷款的事,那只不过是让他长个记性。 到现在三年过去了,以他的收入,应该早就还上了。
徐观现在的小日子过的很不错,也很有规律,我们看惯了富二代的负面消息,在徐观身上看不出来,也许,即使大家说的那些负面的消息,属于一个人的另一面吧。我们需要看到他们努力的一面,不能只盯着别人的缺点。大家看到那些关于炫富的负面,用阿Q精神来说,应该高兴,他们没钱了,除他们之外的人就有钱了。
走的时候,徐观问我,华子在这边的饭店开的怎么样?我说,早关门了。他说,一开始就劝他不要来。

约个饭局》上有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