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菜了

澳大利亚的大火烧了半年,地球的肺有一块被烤焦了。如果每人种一盘菜,会不会对此有所弥补呢?

希望澳大利亚被烧掉的森林赶快恢复过来。

小时候写作文,说自己如何刷了一双球鞋,最后还要加上一段感受,穿了自己刷的鞋,跑起来格外的轻松。其实,鞋根本不是自己刷的。看现在的小学生依然在写类似的作文。这不像是教育经过这么多年没有改变,而是人依然留着自足自给的基因。

我们每天工作,赚钱养家,在此之外,却对某些小钱特别的感兴趣,比如那些兼职做微商的,块儿八毛的赚,一个月不及工资的一个零头,却也屁颠屁颠的,充满了向往。

自从在微信公众号里做了流量主,每天都有个块儿八毛的收入,收获感特别的强,积少成多,现在也接近五百了。可是,这些收入根本不足成本,大约用了五个月的时间,比起投入,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稍微让人有点安慰的是,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没有收入也会去发的,收入只不过是以外的收获。

这是不是“外财”的兴奋感?

种盘菜》里,种下的那几盘苗,是为了收获一盘菜,过程却如在家里种了一盆花。在这么一个节骨眼上,每天有了几件事可以做,浇浇水,或者无聊的时候去看一会,满眼的绿色让人心情舒畅。

眼见着,这几盘苗如炸开了一般的生长,越长,如何吃的问题越要提到日程,这么有收获感的事情,不得让它更有仪式感吗?

最先长起来的萝卜苗是第一盘菜,如何吃?我觉得凉拌最佳,用剪刀剪下,洗干净,加糖、盐、醋,成菜了。口感酸甜,清爽,给了早已失去的胃口一点点醒。

其实,人是不太适合做那种一眼望到头这类工作的,那是程序化的生活,记得看过一篇日本的悬疑剧,科研部门的一个老专家收到一份礼物,打开看了之后突然自杀了。专家收到什么礼物了?是一窝蚂蚁和一盘录像带,那窝蚂蚁,每天在重复的干一件重复的事情,而录像带里记录的也正是专家如蚂蚁般的生活,它们“点悟”了专家,他在过去岁月里就是在干这么一件事,他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怀疑。遂自杀了。

一个人想要在某一件事里获得所有,包括收入、生活、乐趣等是非常难的,在一定的人生阶段还会产生怀疑,人就要去找事做,用不同的事情满足自己不同的需求。

这并不是否定坚持做一件事,做事也要有主有次。

本文的图文并茂版:《来菜了》

来菜了》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