崂山第一锅茶 2020春茶随想

崂山茶有两个“第一锅”茶叶,一次是大棚茶叶,一次是大田茶叶,大棚第一锅茶叶大约在大田茶开始剪枝叶的时候出来,现在的数量越来越少。春节后,站在山上,山下茶园里的大棚越来越少了,可以说是零星的有几个。

北方的气温低,开春后要想茶叶长起来,需要挺长的时间,原生态的大田茶还不如樱花开花早。

因为北方一直在宣传明前茶的缘故,每到开春,我会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对崂山春茶的咨询,每年都有这么一块时间。

我也盼着崂山大田茶早一点下来,留着的茶叶已经不多了,特别是最近这些天,天天喝茶都没有停过。问母亲,茶叶还剩多少,母亲每次都说,够你喝的。母亲保管茶叶好,也不用我去操心。

青岛的春旱挺厉害的,印象里,每年在茶叶正需要水的时候,都要遇到春旱,人畜缺水。水利设施的建设,实在太重要。晓望村周边几个没有大水源的村子,每到干旱季,都是要眼巴巴的在家等水。

崂山区虽然有几万亩的茶叶,可是平均到每户,也分不到多大,这些年我在思考这个问题,现在的土地对农民到底意味着什么?我觉得,更像是一种标识,农民要有块地,在上面种些东西,或者说是农民的副业。

记得前几年,有个别的地区将土地租给市里人,周末的时候,城市人居家开车到地里劳作,种些瓜果蔬菜,收获了,带回家说是亲手种的。其实,最后算下来,成本比买鲍鱼还要贵,并且真在田间劳作了,那也是很累的事情,所以,这样的活动无疾而终了。

农民有这么一块地,种上茶叶,不会忘记自己还是农民,地不多,可以思考一些茶文化的问题。我觉得,种茶叶的这些年,村民的思想意识发生很大的变化,也开始谈陆羽,也开始在茶具上下功夫。这是不是新时代的耕读?

现在,在有些农业生产上,机械、云端等,人的参与度越来越低了,人可能不再与土地亲密接触了,那些以土地为题的大地文化还会被传承下去吗?

人与土地的亲密还是应该保留的,即使机器能替代人干很多事,只有机器,人也是机器了。

崂山茶

崂山茶购买微信

崂山第一锅茶 2020春茶随想》上有2条评论

    1. 芦苇叔叔 文章作者

      在我们这里有一种毒蛇,名叫“TUHUI”,这是当地话说的。你说的我第一次听说。现在,我们这里的蛇很少了,可能老人们能知道吧。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