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崂山王哥庄租房的市民

摄影/芦苇叔叔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有人通过关系想来我们村租房。那个时候人心惶惶,哪还有闲心去出租房子呢。

晓望村不是城乡结合部,山村的人文风貌还是比较浓厚的,村里的人依然保持着劳动的本分。相对来说,人员结构还是比较简单的,不像城市里,各行各业、全国各地的人都有。在疫情爆发时,村民们也很配合,躲在家里不出门。这就给村民提供了一个防疫的好环境。

我家前屋住着一对城市里的老夫妇,过年也没有回家,也可能是那种将城市的房子租出去,到我们这里来租房的。他们与我们有共同的生活作息,7、8天出去买一次生活用品,如果在屋里闷了,就到院子里散散心。此时,有个小院子,可真成了宝贝,比起那些住在商品房里的人,我们可以呼吸新鲜的空气,可以在院子里淋淋雨,在下雪的那天,我们还堆了一个雪人。

其实,出去走走也可以,荒郊野外的,哪里能见到人。为了大局,忍忍也就过去了。

看朋友们小区,已经武装到单元门了,有些人真是一个多月都没有下楼了。

这就是农村的好处,大家住的都是平方,人口密度小,给人留出来的活动空间还是很大的。在这个时候,有些人想到农村来住,还是很正常的。

现在很多人谈“自然”,离自然那么远,哪里还有自然,城市化的进程建设的都是人工的东西,住在商品房里的人,总感觉是数字化中的一个数据模块,没有生命感。

晚上,我们小学的同学群里瞎聊天,说,如果疫情再严重,他会拖着吃的东西去山上藏着。在人传人的病毒面前,远离人烟的确安全。缺点是,山上没有野生动物,不能打猎,只能捡点蘑菇吃。不,蘑菇可能也被人在去年给捡光了。

这都是人多的缘故。

移居东北的亲戚,年轻时将村里的房子给贱卖了。在儿女成人后,想要回来,却回不来了。

摄影/芦苇叔叔

农村像是原点,有些人的农村房子拆迁了,换了几套房子,住着住着,再想办法去农村换套平方住,特别上了年纪后更甚。有人说,人是需要接地气的。也许吧,现在我还是没有体会的。但是,很多退休的人来我们村租房子却是真的。

天气晴朗的时候,我会爬上屋顶,看看远传的山,有的时候很通透,有的时候却笼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这都是自然的景色。腊月、正月,两个月的时间给了山以从来没有的调养的机会。现在,山上是什么情景呢?也许是比日常有了更多的生机吧。

博主的微信

那些在崂山王哥庄租房的市民》上有11条评论

  1. Mr.Chou

    生根发芽的地方是没有卖的,人老了总得落叶归根…
    城市快速发展一些原住民地和房征收了,虽然眼前是有钱生活条件好了,但得要考虑后代有能力可以养活自己,如果没能力那真的是一个自供自给的地方都没有…

    回复
    1. 芦苇叔叔 文章作者

      我们这里有个片区拆迁,每家得了不少拆迁补偿款,都去买高档车,大约一年半以后,那些买高档车的大部分在转手,原因是平时的收入水平低,买了车后才发现,自己赚的那个钱根本就养不起车。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